評論 > 好文 > 正文

新州:中共末日哀鳴「抓特務」

作者:
面對中共紅魔這個人人應當得兒誅之的萬惡極權,無論國內國外的,還是中共體制內外的,所有能夠為解體紅魔中共做出的任何行為的人們,都是正義的,合法的、神聖的,都將被歷史視為勇士或英雄,中共狗急跳牆,意圖將一切正義者界定為特務間諜,顯然是一種抹黑、污名化的強盜行為,是在混淆是非,顛倒黑白,

中共新《反間諜法》擴大間諜行為範圍,引發國際關注。圖為一名武警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監控攝影頭前站崗。

近期,中共出台了所謂新版《反間諜法》,鼓譟各地黨官布置上下抓特務,甚囂塵上,好不熱鬧,令人感到又好像回到了動亂年代。中共為什麼現在號召全民抓特務?到底誰是真正的間諜特務?實際上,中共培植豢養的那些特工人員才是真正的間諜特務,被中共貶斥為「特務」的那些人卻是人間正義勇士和英雄,在中共一步步走向解體滅亡的當下,中共突然號召全民抓特務,只不過是末日哀鳴而已。

特務即特殊工作任務,簡稱特工或間諜,這其實是一種下賤骯髒、卑鄙無恥的職業,因為操持這種工作的人必須在隱秘處開展工作,始終見不得陽光,人前一面,人後一面,白天一面,晚上又是一面,為了取得情報,不擇手段,矯揉造作,封場演戲,謊話連篇,行為詭異,說不定哪一天被敵方發覺殺掉或被主子處理掉,總是在擔驚受怕中延續著生命,人不人,鬼不鬼,心理靈魂是陰暗扭曲的,道德是下流敗壞的、行為是作案犯罪的,給對方造成的破壞力通常是無與倫比的。正常人是不會幹這種工作的,但中共因為在奪權、保權、內鬥、外交中得益於特務間諜們的情報,所以中共時常把它們稱作民族英雄,還在影視作品中誇張渲染,混淆是非,欺騙世人,加上現代社會國家政府之間經常互相使用間諜特工刺探情報,人們也就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了,更難區別間諜特務和民族英雄的概念界限了。

那什麼是真正的間諜特務?筆者以為,如果能把握好兩點就能找到並確定答案。第一點是特工效力的一方是不是合法正義的政權政府,第二點是特工刺探情報的目的是行善還是作惡。如果一個政府是建立在非法、邪惡的政權基礎上的,它派出的特工無論多麼會表演所謂智慧精彩的手段,取得的情報多麼成功重要及時,但這個政權的邪惡性質決定了其特工是真正的特務間諜,因為它獲得情報的目的必定是不懷好意的、是行使陰謀詭計的、是隨時製造罪惡危害人類的,這樣的特工才是人間真正的間諜特務。

反過來說,有些看起來像是特工人員的,為了制止罪惡殺戮,好像也在秘密的做著某種特殊工作任務,但他們不應該被視為間諜特務,因為他們是在為了人類的正義事業而忙碌,特別是那些為了拯救人類命運,敢於揭露邪惡搗毀暴政而默默工作的正義人士,他們不但不是特務間諜,反而是真正的勇士和英雄。

那中共到底是什麼樣的政權?我們知道,共產黨雖然是以一個黨派組織出現在人間,但它並不是人間的正常黨派組織,它信奉的是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及由此衍生的運動論、鬥爭論、暴政論、革命論。它曾經以「解放全人類」、「建立人間天堂」等極大謊言迷惑了人類,戰天鬥地,一路殺人,以上億人的生命代價在人間建立了十幾個血腥的共產主義邪惡極權,其罪之大、破壞力最強當屬萬惡的中共,其殺害的生命竟然比其它共產極權禍害的人數總和還多的多。共產極權信奉的邪惡理論,恰恰與天地間神佛道秉承主持的正信、正教、正法、正道、正的力量形成天然的敵對關係,什麼東西會與神佛道相對立?只有魔鬼。所以共產黨是魔鬼政權,它的極端暴惡,嗜殺成性,證明它來到人間的目的是毀滅人類。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在人類的覺醒抗爭下,東歐共產陣營幾乎全部垮台,之後,共產紅魔毀滅人類的初心使命就自然落到了中共這個魔鬼極權身上。中共既然是個魔鬼極權,當然就沒有人類的法統、民統、政統可言,更淡不上正義之說,而是一切正義的力量必須得而誅之的邪惡極權,為其效力的特工人員取得的情報自然都是為中共殺戮民眾、毀滅人類而服務的,它們自然是真正的間諜特務。

人類應該牢記的教訓是,中共這個大特務頭子在培植豢養使用特務的規模、範圍、手段及對人類的破壞力、顛覆性和危害性,要遠超古今中外任何政權,這是在歷史和現實中都證明了的。

中共早期在周恩來領導下組建了特務結構中央特科,在國民黨內部秘密活動,1931年4月,中共高官顧順章叛變,如果沒有特工錢壯飛和李克農的及時密報,中共及共產國際的許多領導人可能被一網打盡,也就不會發生顧順章被中共滅門的慘案。

中共紅軍在第五次反圍剿大敗出逃後,幾近滅亡,如果沒有劉鼎、謝葆楨等地下特務們的遊說迷惑策動西安事變,中共不可能起死回生,中國的歷史就要重寫;抗戰時期,如果毛澤東不派潘漢年這個大特務漢奸與日軍密約聯合抗蔣,八路軍只需一役就被日軍殲滅,也就沒有現在中共惡政的存在了;國共內戰時期,如果沒有熊向輝、劉斐、郭汝瑰、韓練成、段伯宇、吳中禧、謝和賡、趙榮聲、何基灃、張克俠、廖運周、葛佩琦、衛立煌、閻又文、趙煒等等共諜們提供的軍情密報、策反倒戈和率軍投降,中共根本不會輕易在全國各大戰場、各大戰役及關鍵戰鬥中擊潰國軍,並最終奪取了大陸的統治權。

中共建政後,不是與民休養生息,而是閉關鎖國開展血腥的政治運動,期間,特務手段常態化、擴大化,全民學特務,全國抓特務,大特務抓小特務,有權的特務抓無權的特務,新特務抓老特務,無中生有,羅列罪名,互相撕咬,無限上綱,直至把人整死。當時的地、富、反、右、壞們以特務手段被一一抓走弄死了;許多開國功臣士卒將領甚至元帥被懷疑不忠,被一夜間打倒害死了;許多狡詐的老牌軍情特務,以為自己才會玩特務手段,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會被打成「狗特務」判重刑死在了監獄裡;就連國家主席劉少奇被劃為「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頭目,政敵毛澤東大筆一揮對他「炮打司令部」,劉還被扣上了「叛徒內奸工賊」大帽子,有口難辨,很快悽慘死去。

運動中,不知有多少中國人含恨以終,中共則從中漁翁得利,把特務手段鍛鍊嫻熟,而中國人民卻從此被蒙添了一層陰暗恐怖心理,在物質和精神極度貧乏的年代,處處小心,互相提防,欲哭無淚,欲笑不能,艱難生活,苦度時光,真是生不如死。

中共在所謂開放後,立即迎來了許多已開發國家的資金、技術、人力、物力、貿易、市場等支援,西方民主強國後來為了幫助中國人民儘快擺脫貧困,乾脆讓中共國破例加入了世貿組織,享受最惠國待遇,這是許多發展中的國家可遇不可求的獨特待遇,但中共貪心不足,韜光養晦,有備而來,再次使出了特務間諜手段,來對待國際社會的友好援助,偷、搶、摸、卡、拿、要、買、逼、誘、賴、騙各個已開發國家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科技、商務等機密情報,加上中國人民的勤勞苦幹,中共竟然在幾十年裡,從一個經濟崩潰的國度一躍發展成為一個核武軍事強國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其間諜特務機制也被經營達到了制度化、網絡化、社會化、網格化、科技化、智能化、國際化,形形色色的中共間諜特務分布在世界各地,聽從中共的發號施令,成為中共隱密的一條特務戰線和統戰力量。

但崛起的中共,並沒有對合力援助中共的歐美等已開發國家感恩戴德,也沒有善待為中共當牛做馬拼命苦幹創造財富的中國大眾,它除了大搞貪腐淫亂和戰狼外交,則憑藉強大國力繼續展示害人毀人的初心使命,這其中包括實施了三十多年的計劃生育一胎化暴力政策,以墮胎方式殺死胎兒五億之多;包括故意形成住房、教育、醫療、環保、就業等多座大山,緊緊壓在中國人身上,讓百姓生不起、活不起、死不起;包括以酷刑冤獄殘害虐殺正信群體法輪功、藏疆少數民族、六四學運人士、香港民主勇士及各種維權群體,並活摘善良人的器官牟取暴利;包括製造散播新冠病毒,感染和毒死了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的數億人口,其中大陸因病毒死亡了四、五億;包括縱容、力挺、援助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戰爭,致目前兩國數百萬軍民傷亡;包括謀劃並伺機發動武統台灣的侵略戰爭,一旦戰爭爆發,周邊國家及英美等都會介入參戰,兩岸人民就會出現大面積傷亡;包括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挑戰改變世界秩序,搶奪全球霸主地位,為實現全面毀滅人類做準備等。

中共的倒行逆施,終於引起了人類的憤慨和警覺,特別是在法輪功真相的感召下,逐漸認識到了中共紅魔的本性和危害,人類開始反思覺醒,並著手應對紅魔帶來的劫難,於是,人類首先迎來了激盪人心的全球三退大潮,目前已經有四億多中華兒女勇敢的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拋棄紅魔,走向新生,世界上正義的國家組建了多個政治經濟軍事聯盟,正在合力圍堵、遏制和制裁中共。

正邪對壘大戰中,中共終於敗下陣來。國內民心盡失,黨心離散,軍心動搖,官心大亂,經濟崩潰,內鬥激烈、四面楚歌,敗相盡顯,就連中共高層最信賴的現代化武裝力量火箭軍也涉嫌泄密、貪腐、政變,軍中高官突然被一窩端查辦,當局現在深感內憂外患,人心離散,滿眼間諜,遍地特務,其政權人身等皆不安全,如同坐在火山口上,隨時垮台蒸發,無奈之際,當局急忙出台新版《反間諜法》抓特務,以為抓抓特務間諜就能起死回生安全了。

但據中共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稱,新法律將「間諜活動的定義從涵蓋國家秘密和情報擴大到與國家安全利益相關的任何文件、數據、材料或物品,但沒有定義術語」。該法律還「擴大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反間諜法的範圍」。特別是第十條規定,境外機構、組織、個人實施或者指使、資助他人實施的,或者境內機構、組織、個人與境外機構、組織、個人相勾結實施的危害國國家安全的間諜行為,都必須受到法律追究。

如此看來,新版《反間諜法》的適用範圍無邊無際莫須有。境內境外的組織、團體、企業、個人、機構都有可能成為其反間諜對象,任何組織個人、任何原因、任何情況下都有可能被訴諸《反間諜法》。甚至只要有一點對中共不滿的言行,就會被定為特務間諜,國內外那些維權抗暴的正義組織、群體個人和與中共話語和價值觀不一樣的政府國家,自然會被中共視為特務間諜打擊,但到底誰是真正的禍害人類的特務間諜?在真相目前,人們自有定論。

其實,面對中共紅魔這個人人應當得兒誅之的萬惡極權,無論國內國外的,還是中共體制內外的,所有能夠為解體紅魔中共做出的任何行為的人們,都是正義的,合法的、神聖的,都將被歷史視為勇士或英雄,中共狗急跳牆,意圖將一切正義者界定為特務間諜,顯然是一種抹黑、污名化的強盜行為,是在混淆是非,顛倒黑白,妄圖以此為藉口打擊陷害,挽回其行將就木的命運,這註定是徒勞的。

是的,在天滅中共一步步接近現實的今天,中共這個即將被抓捕審判的最大的特務頭子,突然賊喊捉賊抓特務,除了再次暴露自己卑劣的歷史行徑,也不過是在作末日掙扎哀鳴之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917/1954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