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百年真相】如何成超級騙子?恆大發家內幕

至2023年,恆大負債2.4萬億元人民幣,相當於中國從夏朝一直到2023年,每年負債6億元。恆大是如何一步步變成債務帝國呢?(《百年真相》提供)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反覆強調:「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

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是入黨三十多年的老黨員。他曾說,「我和恆大的一切,都是黨給的」,很重視將恆大置於黨的領導之下。

然而,對於習近平「黨領導一切」心領神會的許家印、曾經風光無限的許家印,2023年9月突然因「涉嫌違法犯罪」被採取強制措施,一下子淪為了階下囚。這是演哪出戲呢?

今天,我們就根據海內外媒體的報導,跟大家聊一聊恆大如何在黨的周密領導下,變成超級大騙子的。

恆大與黨緊密配合

2002年8月23日,恆大率先成立廣州市第一家民營企業的黨委,董事局主席許家印兼任黨委書記。到2019年,恆大黨委從初期的6個黨支部、100多名黨員,發展到有38個黨委(包括5個二級黨委、1個國資改制上市公司黨委)、27個黨總支、1133個黨支部,管理12,075名黨員,基層黨組織覆蓋率達100%。

許家印深諳中共官場套路,堅持一把手兼任黨委書記,黨委專職副書記、紀委書記同時是執行董事兼副總裁;二級黨委的黨委書記都是各產業集團或地區公司一把手。

我們看看,在黨領導一切的恆大,打出過哪些迷人的口號,獲得過哪些黨給的榮譽。

許家印經常給黨員幹部上黨課,反覆強調企業和個人的「初心與使命」,他說:「作為民營企業,我們依法依規、專心專注、兢兢業業做好企業,把企業做大做強。」

「支部建在連上」是中共的「傳統」。恆大「始終堅持」把支部建在項目上,說通過黨員「先鋒模範」作用,形成「堅強的戰鬥堡壘」,為企業「健康快速發展」提供「堅強的組織保證」。

恆大黨委也很「重視」紀檢監察工作。恆大黨委下設巡視室、監察室、打擊官僚主義辦公室。聲稱:從項目投資、設計、施工、招投標、售後、物業和農民工權益等方面,全方位、常態化、制度化開展反腐倡廉建設,為企業「健康快速發展」保駕護航。

恆大黨委還制定《幹部守則36條》《員工守則36條》,對各級幹部職工提出「嚴格要求」;《恆大集團工作作風檢查實施辦法》自稱實現了「查處流程標準化、處罰原則標準化、證據取得標準化、文書出具標準化」。

這一路來,恆大黨委獲得了「全國思想政治工作先進單位」「全國企業黨建工作先進單位」「廣東省非公經濟組織先進黨組織」「廣州市非公企業黨建示範單位」等。

作為恆大黨委書記,許家印2005年成為「全國勞動模範」,2006年成為「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2011年起連續8年獲「中華慈善獎」,2012年獲「中國光彩事業獎」,2016年獲全國脫貧攻堅一等獎,2018年,獲得「改革開放40年百名傑出民營企業家」稱號,「70年70企70人中國傑出貢獻企業家」等。

許家印還是第十一屆、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這一切,看上去都很光鮮、亮麗、美好。但是,黨在恆大領導一切的真實圖景是什麼樣呢?

恆大領導一切的真實圖景

第一,恆大成為有史以來全世界負債最高的房地產商。

至2023年,負債2.4萬億元人民幣。這是個什麼概念?有人計算了一下,說,這相當於中國從夏朝開始一直到2023年,每年負債6億元。2021年、2022年,恆大兩年虧損8,000億,平均每小時虧5,000萬。恆大的巨債、巨虧,可能空前絕後!

第二,恆大黨委書記許家印的驕奢淫逸達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

許家印的海、陸、空交通工具都堪稱豪華。他擁有包括空客ACJ330、空客ACJ319在內的4架私人飛機,其中空客ACJ330售價2.2億美元;他也擁有一艘由荷蘭設計師設計的豪華遊艇,市場售價約6千萬美元;他還擁有2輛勞斯萊斯幻影,單車售價800萬至1千萬元人民幣。

香港北京和美國,許家印擁有多處豪宅。他曾以9.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香港中環最貴的豪宅,創下全球最貴住宅紀錄。

2023年9月30日,大陸女作家陳嵐在微博發文說,這幾天認真看了看許家印的很多資料。有「京城第一收藏家」之稱的馬未都,曾與許家印見過面。馬未都的描述真是切中要害,一個字的人格評價都沒有,但許家印的形象就栩栩如生立在那兒了。

陳嵐轉述馬未都的描述說:馬和許家印約好時間見面,許發消息說,哎喲馬老師您在大堂等我一會兒,我健身呢。馬就在大堂等。

五分鐘後,許家印穿著運動服走進來,臨走到跟前兒,肩膀一聳,啪,大衣從身上滑落,他身後的人正好接著。許在馬面前坐下,一抬手,一支雪茄正塞進了他手指中間。啪,點上火。抽幾口,往後一擺,後頭人正好把雪茄拿走,篤篤幾下,敲掉菸灰,這邊兒許家印一抬手,雪茄又塞回來了。

陳嵐寫道:我以為,只要文明社會理智還正常的人,看到這些行跡,都能分辨出這真的是個瘋得不像話的人。

第三,許家印欠巨債仍不忘分紅並轉往國外。

有人根據公開資訊統計,從2009年恆大上市到2020年恆大爆雷前,許家印每年的分紅情況是:

2009年分紅1.02億元人民幣(下同);2010年分紅15.21億;2011年23.33億;2012年及2013年分紅54.87億;2014年55.89億;2015年45.72億;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三年共分紅160.56億;2019年72.15億;2020年18.29億。

在恆大爆雷前,許家印僅明面上分的錢,就高達447億元。據海內外媒體報導,至2023年,許家印獲得的分紅超過500億元。

一名公司治理領域的資深觀察人士表示,此前恆大集團累計的分紅逾900億元,而許家印和他的妻子丁玉梅分別100%控制的英屬維京群島和開曼群島的離岸公司,透過「小紅籌」架構在香港上市的協議安排,經恆大取得了分紅的大部分。

出事前後,他們將分紅轉移至境外,並通過「技術性離婚」,將錢最終放進了境外「前妻」丁玉梅的口袋裡。

第四,許家印由恆大的控股人變成恆大的債權人。

過去幾年,恆大發行了很多海外高息企業債。已知的恆大海外債券達190億美元(1400億人民幣),且只有許家印家族和許家印的特定關係人才能購買。這樣,大量資本被轉化成外匯進行付息,以此躲過中國的資本管制。這是把錢從中國轉移到海外的操作手段,也是一個掏空恆大的過程。

比如,2018年11月6日,許家印認購了恆大兩隻美元債,共計10億美元,分別是2018年發行的2022年票據和2023年票據。這兩隻美元債為期四年和五年,年利率高達13%和13.75%,合計金額為12.35億美元,其中10億被許家印認購。這些美元債具有優先兌付權,一旦恆大出事,許家印可優先兌付。

通過這個方式,許家印從原來恆大的控股人變成了恆大的債權人。另外,據報導,許家印的兒子得到了一個金額高達23億元人民幣(約合3.3億美元)的單一家庭信託基金。這也被認為是他向國外轉移資產的一種方式。

第五,許家印把好處留給自己的同時,把巨額債務留給別人。

據恆大2021年年中報告,恆大欠材料供應商和建築商1萬億元,欠買房人0.22萬億元,欠銀行或其它金融機構0.24萬億元。這些債主,眼睜睜看著本應還給他們的錢,流進了許家印在美國的帳戶,卻鞭長莫及。

截至2023年8月,被恆大牽連的上市公司有26家,其中20家業績虧損,6家業績大幅下滑;26家企業公開對恆大計提的壞帳超353億元。其中,廣田集團、金螳螂、文科園林、江河集團、全築股份、上海電氣、索菲亞、嘉寓股份、皮阿諾、世聯行等10家企業對恆大的壞帳均超10億元。

據大陸多家媒體估算,恆大的爛尾樓數量已經達到162萬套,涉及600萬業主。這些業主交了幾十萬首付款,未來30年還要每個月還數千元的房貸,但夢想中的房子卻一天也沒有住上。而恆大除了欠國內銀行大筆的錢外,還「綁架」這些國內銀行替他還債,因為這些國內銀行是恆大「內保外貸」業務的擔保人。

層層監管下的超級吸血器

在中共中央、中紀委,廣東省委、省紀委,廣州市委、市紀委的層層「監督」下,許家印領導的恆大,成為一個吞噬2.4萬億元巨債,以肥其家族及其背後中共權貴家族的超級吸血器。

作為恆大黨委書記,許家印也確實在恆大實現了「黨是領導一切的」,恆大那麼多黨委、紀檢、監察、黨總支、黨支部和上萬名黨員,所起的監督作用等於零。

談到蘇共為什麼垮台時,習近平曾總結說,一個重要原因是,「各級黨組織幾乎沒有任何作用了」。

恆大走到今天這一步,是不是正好體現「各級黨組織幾乎沒有任何作用了」?

中國大陸還有一個順口溜:「上級壓下級,一級壓一級,一直壓到種田的;下級騙上級,一級騙一級,一直騙到總書記。」

恆大走到今天這一步,是否也是「一級騙一級一直騙到總書記」的結果?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兒了,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channel/1f702725eeg3uz4eAgKxHgadC1kh0c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111/1976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