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神秘女子在酒店住了40年直到在去世 身份仍是謎

說到住酒店,大多數人都是在出差、旅遊時短暫地住幾天,畢竟再高級的酒店客房,住久了也會覺得缺點生活氣息。

但是,位於紐約曼哈頓西48街的麗城酒店,竟然有人在那裡住了40多年.

麗城酒店位於曼哈頓劇院區的中心地帶,遊客們有的來附近的景點打卡,有的來劇院看表演,人來人往,大多數人都來去匆匆。

不過有那麼幾個人,把麗城酒店當成了他們的家。

幾十年來,他們從世界各地來到紐約,無論酒店換了幾個主人或者城市有啥變化,他們一直住在租金穩定的酒店房間裡。

這其中有一位名叫長谷川久子(Hisako Hasegawa)的女士。

久子於1934年出生於日本,據說是上世紀70年代來到紐約,入住208號房間。

她這一住就住了40多年,但即使酒店裡每天都能見到她的人,也對她知之甚少,覺得她就像一個謎。

久子是個很受工作人員歡迎的客人。

他們還記得周五早上會看到她推著一輛購物車穿過酒店大堂,帶著燦爛的笑容向每個人打招呼。

(紐約麗城酒店)

而且,久子會製作小卡片向工作人員表達感謝。

「如果你給她填了一張租金收據,轉天就會神奇地在辦公桌上發現一張手繪卡片,」酒店員工阿里說。

「居然還有人肯花45分鐘製作這麼一張卡片。」

另一位酒店員工傑瑞也記得她的筆跡。

「她的字很漂亮,寫字就像在寫詩一樣,我從來沒見過別人這麼寫字。」

「有一次我跟她打招呼,她只揮了揮手,就推著小購物車衝進電梯了。」

「後來她給我送了一封信,裡面寫著:『你好,傑瑞,很抱歉之前沒有好好跟你打招呼。』」

傑瑞說,這封信讓他有些觸動。

「這裡有些租客沒人可以說話。」「沒人會對他們說『祝你擁有美好的一天』。」「沒人說『節日快樂』。」「沒人說『我愛你』。」「也沒人說『我恨你』。」

酒店員工對久子的印象,除了「「和善」就是「孤獨」。

「我總看見她獨自一人,孤獨卻也快樂。」「看到這樣的人,你會忍不住想知道她的生活是啥樣的。」

要說對久子最了解的人,大概應該是住在她對面207號客房的蕾妮·奎里赫羅(Renee Querijero)。

在久子的鄰居中,蕾妮是唯一一個跟她說過話的人,久子還知道她的名字。「她沒說過太多話,通常都是問候一下『你好嗎?天氣真好,我要去拿郵件。』」

蕾妮經常在晚上下班後彈鋼琴,音樂聲能穿牆而過,飄到久子的房間裡。久子曾在酒店走廊里攔住蕾妮,感謝她的演奏:「你昨晚彈的鋼琴太好了。」

久子平時很低調,很多人都想不起她在麗城酒店住了多久。直到2016年的一天,服務員發現久子沒有像平時一樣下樓,叫了管理人員去她的房間查看。這時他們才發現,久子已經死在了她的房間裡,享年82歲。

那天蕾妮下班回到酒店後,發現走廊里擠滿警察,這才知道老鄰居久子已經過世了。

一名警察來問她久子有沒有家人朋友,蕾妮這才意識到,雖然住在她對面那麼多年,但從來沒見過久子跟其他人在一起,酒店的工作人員也是如此。

這件事讓她一直困擾到現在:「我真應該問問她啊。」

「人們會覺得這是在侵犯別人的隱私,但其實並沒有,我覺得真的應該問一下。」

大概因為蕾妮也是一位酒店的常住客人,所以才對久子的經歷更能感同身受吧。

的確,麗城酒店裡的長期住客不只久子一位,南希·博伊斯(Nancy Boyce)也是一位。

她是上世紀80年代初住進麗城酒店的,入住的套房跟久子的房間一樣大,包括一個大房間,既是客廳也是臥室,配有私人衛生間和一個壁櫥大小的小廚房。

房間裡電器很少,但有一個電磁爐和一個酒店常見的小冰箱,可以做一些簡單的飯菜。

一開始,南希只打算在酒店住一年。可她發現酒店的租金很穩定,不會大幅度漲價,所以她就一直住下去了。後來她結了婚,生了孩子,還在酒店裡把孩子帶大。

「不知道的人,比如遊客或朋友會說,『哇,你住在市中心的酒店裡啊。』」「這對他們來說是一件挺不錯的事。」

但是,空間有限的酒店房間早就讓南希覺得厭煩了。「在這兒住了那麼久,幾十年了,我已經在這個房間裡待夠了。」「總的來說,我覺得自己還算幸運,我有家人和不少朋友。」「我看到過很多老人家,就像久子那樣,他們都很孤獨。」

曾經,紐約市有很多經濟實惠的房子,能供久子這樣的單身人士居住。

比如一些酒店,會準備帶有單人床的小隔間,或者帶公用廚房和衛生間的單間,用於長期出租。

到了20世紀中葉,紐約有近20萬個房間被指定為SRO單人宿舍(即single room occupancy,類似於住宅改建的出租屋,房間裡帶洗手池和爐子,走廊配有公用衛生間)。

但到了70年代,那裡開始變成犯罪活動的溫床,這種房子也就逐漸被取締了。

在生活成本越來越高的城市裡,少了一個普通人負擔得起的住宿選擇。

像久子這樣孤孤單單住在酒店半輩子的人,以後也會越來越少。

酒店員工阿里感嘆:「紐約是夢想家的地方,我們都來自某個地方。」

「離開家鄉,把家人拋到身後,人們都會希望你能找到真愛,結識新朋友,組建家庭,大概不會是孤單地待在某個酒店的房間裡。」

在麗城酒店住了40多年後,長谷川久子被安葬在紐約哈特島集體墓地的379號墓穴。

這個美國最大的公共墓地,成了她永遠的家......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118/1979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