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南海「聽床師」?引誘中共闢謠?如何解讀美媒獨家「秦剛已死」

國際政治媒體《POLITICO》在12月6日發出一篇獨家報導,引述「接觸中共高官的消息人士」說法,指出秦剛其實已被西方情報機構滲透,內情遭俄國官員像習近平通報後,秦剛遭到整肅、並且已在7月下旬死於北京軍醫院。這是首度有國際媒體「掌握內情」報導秦剛的生死疑雲,但這是道聽塗說的「聽床師」新聞嗎?當前在控管嚴密的中國,又可以怎樣解讀這篇報導?

中國前外長秦剛生死成謎,美國媒體報導死訊,但可能難以證實。(路透)

「傳說秦剛已死,死因是自殺、或者酷刑...?」中國突然消失的前外交部長秦剛,在10月和國防部長李尚福雙雙遭到正式免職後,至今仍沒有任何消息。國際政治媒體《POLITICO》在12月6日發出一篇獨家報導,引述「接觸中共高官的消息人士」說法,指出秦剛其實已被西方情報機構滲透,內情遭俄國官員像習近平通報後,秦剛遭到整肅、並且已在7月下旬死於北京軍醫院。這是首度有國際媒體「掌握內情」報導秦剛的生死疑雲,但這是道聽塗說的「聽床師」新聞嗎?當前在控管嚴密的中國,又可以怎樣解讀這篇報導?

《POLITICO》歐洲版在12月6日發出報導,題名為〈中國的習近平進行全面的史達林式整肅〉(China’s Xi goes full Stalin with purge),報導的前半部敘述當前中國的政治體系不穩,內部正在發生以習近平為首的史達林式清洗——肅清黨內異己,然而因為中共的國安單位升高了管控壓力,很難得知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報導接著舉例,包括前外長秦剛、國防部長李尚福的突然消失、李克強的驟逝,以及金融高管遭到整肅等事件,以此推導中國內部情勢混亂的情形。這篇報導最被外界關注的獨家內幕,是《POLITICO》引述了「幾位有接觸中國高層官員的人士」消息:「秦剛在今年7月下旬,於北京軍醫院死亡,死因是自殺、或者可能是遭受到酷刑。」

2023年2月27日,秦剛遠程出席歐洲人權理事會的會議。(路透)

《POLITICO》集成這個「知情人士」的說法,前後分別交代了秦剛和李尚福的失蹤原因:

(1)秦剛於2023年6月25日和俄羅斯的副外長魯登科(Andrey Rudenko)會面,不過魯登科卻是暗中向習近平通報:秦剛以及幾位解放軍高端軍官,都已經被西方情報機構滲透。

(2)會面之後,秦剛忽然消失在所有公眾場合。沒有多久,就開始傳出秦剛與傅曉田的婚外情,以及赴美生子等傳言。POLITICO意有所指地補充,傅曉田是劍橋大學畢業,「這裡也是英國情報機構最傳統的招募地」,似乎暗示了先前盛傳「傅曉田是間諜」的說法。

(3)秦剛失蹤的真正原因,是捲入了國防部長李尚福和火箭軍的醜聞,而火箭軍又涉及到中國核武的機密,因此格外敏感。與此同時,火箭軍也遭到整肅,包括多名高層失蹤:司令員李玉超、副司令員劉光斌、前火箭軍副司令員張振中,接著就是9月底國防部長李尚福也消失。

(4)根據俄羅斯副外長魯登科向習近平傳話的說法,秦剛和若干火箭軍高官們,暗地將中國的核武機密泄漏給西方情報機構。

《POLITICO》僅交代了秦剛已死的消息,但並未解釋同樣消失的李尚福下落。報導中也補充說到,「有鑑於中國制度的不透明,無法明確證實這些說法,中國政府也不對共產黨的內部運作發表任何評論。」

「秦剛已死」的說法頗令外界震撼,雖然早在秦剛消失的時候,中國國內和國際輿論,早已盛傳秦剛遭整肅死亡的說法,但這是第一個由國際媒體、而且是具有相當公信力的《POLITICO》報導,才格外令人重視。

然而這個說法真的可信嗎?《POLITICO》的說詞,基本上去這半年來的發展吻合,但內容仍有許多令人質疑之處。目前除了《POLITICO》之外,尚未有其他外媒跟進報導,箇中原因是「消息來源以及透露的消息幾乎無法證實」,因此都會選擇慎重對待,不貿然發出報導。

報導的最大疑點是《POLITICO》的消息來源,所謂的「幾位有接觸中國高層官員的人士」。其一,不確定這個人士本身是否為中共高層官員、或是周邊友人。其二,不一定是來自中國,也有可能是俄羅斯方面的人士?其三,透露的說法指出秦剛有接觸到核武機密,但就秦剛的身份和級別而言似乎不太可能。

其四,也是最關鍵的疑問:中國現在還有人可以對外透露內情嗎?

誠如《POLITICO》報導所說,中國因為其政治不透明性、消息資訊的片面與混亂,國內外都很難深入、全面地理解中國情勢。因此無論是中國議題的研究者或新聞記者,過去不時也會仰賴所謂的「消息人士」,這些人確實存在,有的是來自中共內部的線人,有的是中共退休的幹部,有的是散落在各政府單位的匿名者,或是地方的資深新聞工作者、情報工作者。能取得哪些資訊、結交到哪些消息人士,則是各憑本事。

過去也有些情況,是來自中共高層內部的「刻意釋放消息」,然而這些情報來源隨著習近平上台後的壓力緊縮,明顯已經越來越少。對於許多長年耕耘中國議題的新聞工作者而言(特別是國際媒體),2019年以來最為有感的變化之一,是消息來源逐漸噤聲與消失;最直接就反映在對中國內部人事異動的掌握度和不確定性變得更高。

中國不透明性的特質下,衍生的現象之一是出現了「聽床師」的說法。聽床師是一種戲稱,指涉那些仿佛在中南海的床底下聽消息之人,這些人會在網絡社群上透露「自己得知的可靠內情」,將中共內部情勢、派系鬥爭描述得繪聲繪影,但實際上都沒有任何證據。有許多「聽床案例」就是傳得栩栩如生,但事後證實空穴來風,像是曾經盛傳的「習下李上」、韓正上位說、江系政變說、反習勢力崛起說...諸如此類。

《POLITICO》這篇報導,是否有些接近聽床師的可能?以《POLITICO》的品質和過去報導來看,很難相信《POLITICO》會做出沒有掌握消息人士的報導。在2023年的現下,能取得可靠內情實屬困難,除了是由中共授意直接釋放(《路透社》、《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媒體,近幾年都有類似的獨家中國報導),因此也無法排除《POLITICO》確實掌握到一定程度的真實消息。

另一種推測,是報導藉由片面掌握的消息,來賭看看中共官方是否會為此特地出面回應「闢謠」,甚至像彭帥的報導一樣逼得讓當事人出現。中共對於這篇報導的反應、是否要闢謠或是徹底沉默,也是值得後續觀察的動向。

但如果《POLITICO》所言全部為真,秦剛真的已被情報滲透、然後遭到習近平肅清而死,那麼形勢就真如同報導的標題:中國的習近平,已經變成了蘇聯的史達林。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轉角24小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209/1988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