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第一財經又「沖塔」?揭底層困苦文章被刪

網易紀錄片《如此打工30年》遭封殺後,上海官媒「第一財經」接力發表《凌晨路邊等活的農民工》也被下架。近日該官媒連發「沖塔」文章,被指凸顯中共內部分裂。

資料圖。中國農民工。

網易紀錄片《如此打工30年》遭封殺後,上海官媒「第一財經」接力發表《凌晨路邊等活的農民工》也被下架。近日該官媒連發「沖塔」文章,被指凸顯中共內部分裂。

「第一財經」接力網易揭底層困境

1月9日,網易新聞在B站(bilibili,嗶哩嗶哩)發布視頻《如此打工三十年》,披露安徽省合肥市一批農民工為生計而奔波的真實狀況。但視頻很快遭全網封殺,網易的B站帳號也被發現無法關注。

10日,「第一財經」又發表文章《凌晨路邊等活的農民工》,講述鄭州最大零工勞務集散地「劉灣勞務市場」上農民工的生存困境。但文章發表當天也被刪除。

文章寫道,凌晨4、5點,位於鄭州市鄭新路與宇通路的路口的勞務市場,已經烏央烏央站滿了人,不少人頭上戴著安全帽。

張中(化名)和另外幾個老鄉一起租住,平攤一人每月100多元(人民幣,下同)房租。凌晨4點多就來等活兒的張中,一直在寒風中站到下午6點多,也未能「賣」出自己的勞動力。

「這是我所有的錢,一共87.12(元)。」張中表示,要是明天再找不到活兒,自己連吃飯都成問題。

其實當天,不是沒有活。張中原本上了一輛幹活的車,但因為這個活是在建樓盤做外牆保溫,33層高的樓、得站在吊籃里、給工人遞外牆保溫用的岩棉板。他說,這樣冷的天,還那麼高,若掉下來不死也是個殘廢。張中擔心家裡的孩子,所以不敢冒這個險。

但是,他沒有去搭乘的麵包車很快坐滿了其他農民工,然後就一溜煙開走了。

據他介紹,今年很多工地停工,是農民工找活兒的淡季,但每天還是有五六千人來找活。

當被問及為什麼不去工地上找長期工?他說,擔心被拖欠工資。一年前,張中因相信一個工頭,幹了小半年卻被拖欠了兩萬多元工資,至今仍未要回。

文章說,不少在劉灣勞務市場攬活兒的農民工,都有被拖欠工資的經歷。

原本2023年上半年攢了三萬多元錢,張中本來想著等過年回老家做小生意,結果,老父親8月份腦梗住院,攢的錢全變醫療費。來鄭州二十多年的張中這些年攢的錢已花光,用於娶妻彩禮錢、買房、買車,還有兩個孩子的開銷。

老趙來自商丘,以10元/天的租金住在寒冷的板房裡,已經一個多星期,一直沒找到活兒。他準備到附近一個快遞分揀點上夜班,忙一晚上能掙130元。

老李有些自嘲,「一天130(元),聽著都可笑人」,要是往年,這樣低的工價肯定不會接的,可如今,即便是130/天,也不好掙。張中說,往年,像鋼筋工、焊工、木工這種技術工,工地上開350元/天,現在工價已跌到180元/天。

可是夜色漸深,凌晨找到活兒的農民工,陸續回來了,而沒找到活兒的農民工仍不忍心離開,希望能有夜班上。

張中說,要是往年,這麼冷早回家過年了,現在不只自己沒走,其他人也都不走,「還是手裡缺錢啊」。

「第一財經」接連「沖塔」

「第一財經」隸屬國有獨資的上海文化廣播影視集團有限公司(SMG)。不過,這家正統的官媒近日接連發表疑似與北京當局「不同調」的文章,引起輿論關注。

12月25日,「第一財經」發表書名文章《上山容易下山難?從需求側看經濟》,其中引用北師大收入分配研究院的數據,披露中國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人口高達9.64億。文章隨後被刪。

1月3日和9日,「第一財經」又接連發表評論員文章《對民營經濟最好的承諾是放手放權》和《法治經濟才是最好的市場經濟》。有分析人士解讀,這似乎是在批評習近平當局對民營經濟的打壓政策。

不過,即便在引發輿論關注的情況下,上述兩篇評論文章也未被刪除。

也有分析認為,北京當局面對經濟危局,正在「鼓勵」民營經濟,上述文章可能只是在幫助當局欺騙輿論,給民營企業「提振信心」而已。

在此之前,被指「有背景」的財新傳媒多次發文敲打北京當局,肯定「改革開放」,其文章接連被刪。如今又有「第一財經」不斷「沖塔」,被認為可能反映了中共內部分歧嚴重、內鬥錯綜複雜。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112/2002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