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東南亞「大廠」,北上廣中產擠破頭都想去

持證潛水,說走就走,滿足了很多人的隨性安排。作為一項休閒運動,潛水在消耗卡路里、全方位塑形的作用力,不亞於瑜伽、跑步和攀岩的專業運動,但它同時又對體驗者的體能、反應速度的要求極其寬容。當全身被大海包圍,無論是青年焦慮,還是中年危機,都會在此時灰飛煙滅。

——作者 | 余泓陶

這年頭,沒有點特別的愛好,都不能算合格的大廠打工人。

都說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冬天一到,大廠打工人也兵分兩路,全身心投入「白色鴉片」與「藍色鴉片」的懷抱中。

如果說「白色鴉片」追求的,是在高質量的粉雪上起跳又降落的快感,那麼「藍色鴉片」則是在清澈透明的大海中,無拘無束地暢遊。無論哪一項,都符合「work hard play hard」的大廠員工自我修養。

選擇了後者的,剛從這個廠的大門出走,便一頭扎進另一個廠的懷抱——

東南亞的「潛水工廠」充當了他們的避風港和充電站。潛入海底感受大自然美好的同時,心靈也變得充盈了起來,不再因為城市的喧囂而煩躁。

數據顯示,自2015年起,中國潛水員的數量就開始持續高速增長,到了2020年,中國市場潛水員數量約占全球市場的1/10,增長率是全球市場平均的10倍以上,而且中國潛水界女性滲透率也是最高,男女比例接近1:1。

而隨著出入境限制的解除,以及東南亞多個國家近期針對中國的簽證利多消息頻出,「大廠人」又再次回到了熟悉的那片玻璃海。

東南亞「大廠」,北上廣中產擠破頭都想去

(圖/unsplash)

全世界的潛水工廠,

為什麼在東南亞?

過去,人們只能依靠想像去描繪水下神秘而又充滿活力的世界——

清澈的水中,陽光被折射成點點星光不斷閃爍,色彩斑斕的魚兒親昵地依偎在光怪陸離的珊瑚旁,看著鯨鯊和大白鯊等龐然大物在不遠處快速遊走,還有神秘的洞穴、沉船靜靜地被無邊包圍。

 

東南亞「大廠」,北上廣中產擠破頭都想去

菲律賓宿務小丑魚

而如今,走進美妙的海底世界早已不再只是一個童話般的心願。據統計,疫情之前,PADI(專業潛水教練員協會)中國區75%的成員都會選擇到海外潛水,東南亞更是中國潛水員最喜歡的目的地。

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尼、越南和泰國等地一直都是備受中國遊客歡迎的旅遊目的地,漫長的海岸線也進一步帶來了豐富的潛水資源。

仙本那、普吉島和薄荷島等熱門潛水田更是名聲在外,方便快捷、性價比高、景色絕美是它們的共同標籤。

 

東南亞「大廠」,北上廣中產擠破頭都想去

印尼美娜多

所謂「工廠」,即是指這些地方已形成了相對成熟的潛水產業鏈,由旅行社、潛水學校和度假村所驅動,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全球潛水啟蒙地」。

標準化的課程、流利的中文服務和完善的設施,讓它們得到了眾多中國遊客的青睞。再加上從國內飛往東南亞的航線選擇眾多、價格便宜,也大大地增加了出國潛水對國內「新中產們」的吸引力。

泰國的濤島就是最顯著的一個例子,沒有人能夠數得清楚這裡有多少所潛水學校,但據說全世界上超過70%的潛水員都是從這裡畢業的。

它距離著名的蘇梅島大約80公里,因為氣候宜人,全年365天都適合休閒潛水,周邊有30多個潛點,船程都在20分鐘以內,且周邊海深不超過60米。又因為鮮有颱風光臨,平靜的海洋環境替初學者規避了複雜海況帶來的潛在風險。

東南亞「大廠」,北上廣中產擠破頭都想去

濤島景色。(圖/unsplash)

在這裡,想要找到一家靠譜的潛水機構,似乎比找一家不踩雷的美食店還更容易。

平時在工作中不斷被「鏈條、打法、閉環」等黑話層層包圍下的大廠打工人,此時便可以在島上逐家考察,遴選自己被交付的「意中人」。

馬來西亞的沙巴也是一個極受中國人青睞的地方,這裡有隨處可見的中文,豐富的住宿選擇,美麗的物價,適應中國胃口的各種食物,換句話說就是不會產生任何的水土不服。

專程打飛的來到此地,或在海面上愜意漂浮,或潛入水下與魚共舞,除了吃飯、睡覺和跳入海中,心無旁騖——買的就是一個名為「潛水」的自由與清淨。

這屆中產,為什麼對潛水上頭?

潛水素來被稱為「藍色鴉片」:一旦投入其中,便一發不可收。很多潛水員都是在參加過一次體驗潛之後,就被它完全吸引,決定開啟自己的持證潛水之旅。

在網際網路教育公司負責營運工作的靜靜便是其中一位。自從在菲律賓的長灘島體驗潛了一回,她就徹底迷上了這項運動,在多個東南亞的國度留下了自己的潛水足跡。

 

東南亞「大廠」,北上廣中產擠破頭都想去

菲律賓宿務水下景色

從小就喜歡看動物世界和各種自然紀錄片的她,認為水下有著不一樣的魔力。進入水底之後,眼前色彩斑斕的珊瑚礁和各種海底生物,能讓人忘記地面上的一切煩惱,「像是進入了一個外星世界」。

在這一刻,耳朵里只有水聲和呼吸聲,她會將全身心聚焦在地面上沒有的景色所帶來的震撼上。

一般不會游泳、怕水的人,都不太敢去選擇考取潛水證,靜靜成了那個勇敢的例外。雖然如今已有豐富經驗的她表示,並不建議沒有游泳基礎的人著急入門。

「我確實一直都學不會游泳,但沒辦法,海底的魅力太大了」,她後來選擇用專業技術,克服水帶來的恐懼。

東南亞「大廠」,北上廣中產擠破頭都想去

(圖/unsplash)

作為勇敢的回報,她收到了在馬來西亞潛水天堂詩巴丹水下舉行的求婚儀式——成群的海洋生物或遠或近地環繞,浪漫的海底景致給她和丈夫留下了終身難忘的記憶。

在外資企業擔任程式設計師的Jimmy,今年也迫不及待地重啟自己的潛水之旅。

他分別去了三個地方——端午惠州小星山;國慶馬來西亞仙本那詩巴丹;11月底印尼龍目的吉利群島。

自從考取潛水證以來,他目前已擁有數十次下潛經驗。逃離城市,跳進大海,對他而言,就是繁忙生活中的一個重要調劑。

東南亞「大廠」,北上廣中產擠破頭都想去

(圖/unsplash)

而且對比國內「水下視線有5-10米已算相當不錯,15米就幾乎屬於極端好的」水況,東南亞陽光更加充足,水域能見度更高,30米左右的能見度都是司空見慣,景色和生物多樣性也更好。

更重要的是,東南亞的潛水性價比也更高。在國內基本的一日三潛,需要花費1000多元人民幣,轉移矩陣地後,同樣的花銷已經能夠應付2-3天的潛水費用,服務也很到位。

「雖然還有很多潛水勝地都想在未來去體驗,但考慮到預算、航程、距離和時間等因素,東南亞依然會是我當仁不讓的優選。」這可能是很多中國潛水員共有的想法。

潛水一次,到底需要多少花銷?

與很多人的認知不同,其實潛水早已經是一項接近大眾消費水平的運動,尤其是在東南亞。

專業潛水教練員協會將休閒潛水員分為兩類:OW和AOW。

東南亞「大廠」,北上廣中產擠破頭都想去

(圖/unsplash)

其中OW(Open Water Diver)指的是開放水域潛水員,只需要花3-4天時間,通過最基本的課程,包括理論學習、5次平靜水域和4次開放水域的潛水學習,完成訓練後的最大潛水深度可以到18米,便可拿證。OW也是所有其他更高級潛水認證的基礎。

AOW(Advanced Open Water Diver)則是進階開放水域潛水員,需要在已持有OW證的基礎上,將自己的最大下潛深度修煉至30米。

在國內如三亞等海濱城市,考取OW潛水證的費用大概在3500-4000元之間;而在東南亞,相同的4天課程費用大約只要2500元,濤島更是低至2000元左右。

東南亞「大廠」,北上廣中產擠破頭都想去

網上流傳的OW考證費用

只要在任何一家PADI所承認的潛水機構參與培訓並通過考核,其頒發的潛水證都能夠在全球範圍內通用。擁有了它,就相當於得到了一個潛水界的國際通行證。

反之,如果不持證,只能參與不超過12米深的潛水,還必須有潛導在旁監督陪同——這也意味著有額外的費用產生,一次潛水給到潛導的費用在數百至上千人民幣不等。

持證潛水,說走就走,滿足了很多人的隨性安排。作為一項休閒運動,潛水在消耗卡路里、全方位塑形的作用力,不亞於瑜伽、跑步和攀岩的專業運動,但它同時又對體驗者的體能、反應速度的要求極其寬容。

 

東南亞「大廠」,北上廣中產擠破頭都想去

PADI學習教材

縱身入海的那一刻,周圍的喧囂聲瞬間沉寂,職場上或許拼盡全力許久,都無法得到認可,水下世界一瞬,便能獲得心靈平靜。

當全身被大海包圍,只靠手勢動作和潛伴交流,一切都變得很簡單。成為一條魚,成為自然的一部分,無論是青年焦慮,還是中年危機都會在此時灰飛煙滅。

就像Jimmy,他用李小龍的「Be water my friend」來概括自己潛水的感受——君子不器,上善若水,不設限定義,才能適應成為多種可能的自己。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九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115/2004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