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心酸!86歲上海老伯房產過戶孫子後,被趕出家門

80多歲的金老伯向「新民幫儂忙」求助,他將自己名下唯一的房產過戶給孫子,但沒想到竟被兒子和兒媳趕出了家門。

房沒了,家沒了,親情沒了……

如今,已是「一無所有」的老兩口只能蝸居在招待所里,天天暗自垂淚。

阿拉現在已經無家可歸,這個年都不知道該怎麼過。

幫忙君在調查中發現,類似的「扎心」劇情竟連連上演。

唯一房產

過戶孫子

今年已經86歲的金老伯說起當年的事情,滿心後悔。

我真的悔不該當初聽信他們的話,一時心軟簽字辦理了過戶手續,現在最對不起的就是我的老伴。

老人在高校辛苦工作了一輩子,上世紀九十年代學校給他分配了一套浦東新區的房子,之後老兩口就一直居住在此。

幾年前,金老伯因為腦梗入院動了手術,身體狀況急轉直下。在此期間,兒子兒媳不停在耳旁吹風,勸說老人將名下的房產提早過戶給孫子,以免萬一有不測再辦理會比較麻煩。儘管老伴在一旁提醒要小心風險,但金老伯還是禁不住兒子兒媳的一再「說服」,背著老伴簽了字。

反正這房子也是要留給兒子和孫子的,他們肯定不會對不起我的。

就這樣,通過一份房屋轉讓合同,金老伯將這套房子過戶給孫子,合同金額為105萬。

實際上他們一分錢也沒有出,約定產權歸孫子,使用權歸我們,我們可以一直在房子裡面住。

金老伯講,當時兒子一家為了顯示「誠意」,還將新辦出的房屋所有權狀交給老兩口保管。房產過戶後,因為金老伯手術後身體欠佳爬樓不便,於是將房屋出租,用租金補貼另外租了一處一樓的房子住。

換鎖堵門

趕走老人

事情從去年開始出現了變化。

兒子突然跟我說,要把這套房子賣掉,說要用這筆錢去買別墅。

金老伯聽到這話一下子就懵了,老兩口就剩下這套房子了,如果賣了讓老人去哪裡住?然而,儘管老兩口苦苦向兒子懇求,但兒子根本無動於衷,鐵了心要賣房,甚至還指著他們的鼻子惡語相向。而且,因為老夫妻不肯交出房屋所有權狀,孫子直接以遺失為由,重新去補辦了一張新的房屋所有權狀。

接下來,兒子一家加大動作,步步緊逼。

去年下半年,他們先是找到租客,說這是他們的房子要跟他們簽約,斷了我們的租金來源。

金老伯的老伴也是痛心不已,租客與她相識多年,因為看不慣兒子一家的霸道行徑,於是在年底租約到期時,將房子交還給了金老伯夫婦,老兩口趕緊搬了回去。

更過分的事情發生在老夫妻搬回去之後。

我們剛住了兩天過了個元旦,結果剛出門回來就發現,他們把門鎖換了,把我們兩個老人關在門外不讓進去。

金老伯的老伴聲音哽咽,那天晚上很冷,他們所有的東西都在屋裡,兩個老人坐在樓梯間的地板上無處可去。而兒子和兒媳居然拿著房屋所有權狀站在屋門口,口口聲聲講:

你們的孫子說房子是他的,你們無權居住。

聽聞此言,金老伯氣急交加癱倒在地,被送往醫院搶救。老伴報警,生平第一次到派出所呆了一夜,心酸淚流。次日一早,身心俱疲的她再次來到家門口,想進屋休息一下,依然遭到無情拒絕,門都沒有開。

無家可歸

滿是心酸

被兒子一家「掃地出門」後,金老伯夫妻倆已經無家可歸、無處可去。他們告訴幫忙君,這段時間以來,他們一直在親戚家顛沛流離,但也不好長時間麻煩別人,最近找了家招待所暫住。

幫忙君在招待所見到了金老伯和他的老伴,兩位老人頭髮花白,容顏憔悴,語不成聲。招待所房間狹小,燈光昏暗。

這裡也不能生火做飯,老頭子身體需要調養,吃不得冰品。

金老伯老伴無奈嘆息,即使這樣的環境,老兩口也不知道能夠還能住幾天,因為馬上要過春節了,服務員也要回家過年,到時候清潔打掃這類事都要老人自己來弄了。

相比環境的艱苦,身心上受到的打擊最大。金老伯流淚不已,自己一輩子教書育人,也算是一個高級知識分子,信奉「家醜不可外揚」,如今卻是家庭教育徹底失敗,親情全無。老兩口也在反思,主要還是自己對兒孫太過寵溺。

兒子結婚的婚房、喜宴等都是我們一手操辦,寧願去借錢也要讓兒子風風光光;孫子出生後也是我們出錢請保姆,一手幫忙帶大,從來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沒想到他們一點點恩情都不念。

談及下一步的打算,金老伯是長吁短嘆:

阿拉介大年紀了,真勿想和兒子對簿公堂,更勿想和孫子鬧翻面孔,但現在實在沒辦法,可能真要為了生存權尋求法律途徑解決問題了。

謹慎過戶

控制風險

上海善法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秦裕斌律師看來,金老伯的遭遇並非偶例。秦裕斌表示,近年來子輩或孫輩關於房產糾紛的案件呈多發趨勢,不少老人因為聽信遺產稅之類的說法,就將房產過戶給子女或孫輩,雖然形式上是買賣合同,但實際上這種買賣關係因為基於家庭的這種親情,很多情況下都是「名為買賣,實為贈與」。

然而,當子輩或者孫輩拿到房子以後,卻不照顧老人,不盡贍養義務,這種情況時有發生,而這個時候老人要想再維護自己的權利就非常難,因為房子已經過戶,產權人發生了變更,主動權已經不在老人手裡,而法院對這類問題究竟是買賣合同還是贈與合同,在審查的時候也會比較謹慎。

雖然,秦裕斌曾在相同的案例中,為老人申張了權益,但他直言:

這類情況給老人造成的痛苦和身心傷害是十分巨大的。

秦裕斌提醒,老年人在處理房產等重大財產問題時一定要謹慎,應該保持對財產的掌控,對於重大決策要慎重對待,不能過早割捨自己的財產權益。

老年人可以選擇其他方式來傳承財產。例如,可以在立遺囑的同時規定對房產的繼承,或者成立家族基金管理財產。這樣不僅能夠確保老人對財產的掌控,還可以避免將財產過早過手給他人,減少財產風險。此外,老人應該尋求專業機構的法律意見與援助,更加理性地處理自己的財產,減少風險。

同時,秦裕斌希望:

相關部門能出台更具保護性的法律法規,以保障老人的財產安全。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新民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120/2006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