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小粉紅養成:從「不學習死全家」到倫敦鋼琴師

近來,幾位中國人在倫敦阻止英國鋼琴師拍攝,鬧得沸沸揚揚,老粉紅王志安在台灣脫口秀羞辱身障人士不分區立委候選人陳俊翰,同樣遭到炎上;粉紅們如此「活躍」,也讓筆者想到近期另一則發生在中國大陸的奇聞,透過這則消息,我們能夠一窺粉紅的培養過程。

事情是這樣的,近日河南省睢縣一間高中的班主任居然要學生發毒誓「在教室裡面只有學習,若違此誓,死全家,先死爹,再死媽」,只有少數幾個勇敢的學生拒絕,大多數同學都立下這離譜的誓詞,引起輿論譁然。

網友紛紛對此表示,「這是魔怔了,太可怕了。」「武俠片裡都沒這麼毒的誓。」「這樣的老師真能培育人的靈魂嗎?」「沒毛病,爹親娘親不如習主席的恩情親。」「中共國支性(黨性)濃度地區排名:河南山東>東北>廣西>四川>湖南。」「我感覺這種誓詞比納粹都瘋狂,希特勒也沒讓德國人宣誓說不打仗就死全家。」「又是我大河南,高考大省,洗腦大省,經濟窮省,小粉紅聚集地,卷到死。」

讓學生詛咒「不學習死全家」,這是典型中共「黨文化」的展現,為達提升學業成績的目的不擇手段,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什麼話都說得出口,為所欲為、沒有底線。這樣的「老師」只害怕上級權威,只擔心自己班級學生的成績,對生命、對人性缺乏最基本的尊重。

在這種環境長大的學生,從小到大習慣了服從任何指令,包括明知非常荒謬的指令,就算涉及如此重大的、涉及父母全家生死的誓言,他們也不懂、不敢反抗。他們接受的教育是面對權威要匍匐在地、不需要獨立思考。他們不知道自己生而為人就具備力量,包括反抗的力量──天賦人權。

小粉紅養成:從「不學習死全家」到倫敦鋼琴師

河南老師讓學生發毒誓「不學習死全家」,引家長質疑。(網絡圖片)

有大陸媒體人分析,學生們甚至根本沒想清楚自己在怕什麼。就只是怕。他們長大了,就是很多韭菜與人礦的模樣:遇到事情,唯一反應就是「服從」,肚裡罵罵咧咧,嘴上唯唯諾諾,手上加班加點。

他們其中比較激進的,就會成為中共教育體系批量生產的小粉紅,只畏懼政治權威。長大後變成不尊重人性、不愛惜生命,與普世價值對立,在「敵國」(美、日、台)遭遇天災人禍時大肆慶祝,仗著專制威權欺壓別人,對不喜歡的人與觀點「雖遠必誅」,全世界到處出征。

這是一件詭異的事情:中共黨文化教育體系一邊教育孩子要勇往直前、敢於拼搏、堅持「正義」、報效「祖國」,一邊又把他們教育成了一群面對死爹死媽也不吭一聲的極端的懦夫。

於是,這群人性遭到扭曲的小粉紅變得沒有自我、不懂善惡是非的價值原則,他們只害怕權威,平日在外就自以為能藉勢逞凶,到處挑釁,遭到各國人們的抵制,在全世界鬧笑話。

這就是小粉紅的養成過程。

小粉紅養成:從「不學習死全家」到倫敦鋼琴師

然而,情況也不完全悲觀,小粉紅出社會,遭遇中共鐵拳伺候之後,有一些人能夠清醒過來。

例如一個小粉紅「巴黎戀人」,言談間熱愛中共,語言非常惡毒。她曾經出言辱罵寫武漢封城日記的作家方方,稱方方「漢奸」、「黑惡勢力」;還有癌症患者羨慕別國低收入人群有免費醫療,就被她追著用各種不堪入目的字眼辱罵。這個粉紅還傳了很多中國的高檔醫院照片,表示很驕傲。

不幸的是,「巴黎戀人」在半年後也確診癌症,也沒錢治療,至於她曾經傳的那些高檔醫院都跟她沒關係。她在醫院遭遇「可怕的鐵拳」,親眼目睹了中國大陸醫院只認金錢、漠視生命的殘酷現實,她承認自己「被錘醒」,似乎對曾經充當「自乾五」(自帶乾糧的五毛)有悔意。

大陸作家維舟有感而發,在現今這個時代,每個人似乎都覺得很累。這種疲憊感,正顯示我們受到強大外在系統的左右(其實就是政治權力壓迫)。且不說有餘力去創造新的可能、開闢未來,甚至連堅守住自我都難,此時,「適應」似乎倒也輕鬆多了。

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曾說:「我們有兩種避免受苦的辦法,對於許多人,第一種比較容易,接受地獄並且成為它的一部分,這樣就不必看見它。第二種有些風險,而且必須時刻警惕提防:在地獄裡找出非地獄的人和物,學習認識他們,讓它們持續下去,給他們空間。」

我們看到,當今中國大陸的許多人真像是在地獄中,但請切切不能成為地獄的一部分;辛苦一點,奮力守住自己的良知,最終將得到人性覺醒的真正救贖。

小粉紅養成:從「不學習死全家」到倫敦鋼琴師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129/2010774.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