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江蘇夫妻維權被抓 律師稱:遭連鎖報復

作者:

江蘇南通夫妻朱培娟、許健因維權被拘留,律師認為遭連鎖報復。(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江蘇南通訪民朱培娟去年12月25日在河北廊坊租屋處被抓捕,數日後律師要求會見被告知朱培娟身體原因不能會見。朱培娟的丈夫許健為她呼救也被拘留。

關注此案的隋牧青律師後在微博「隋氏說法」中表示,「朱培娟為叔父討公道遭到報復,丈夫為妻子維權又遭報復,這是連鎖報復。」

江蘇南通夫妻朱培娟、許健因維權被拘留,律師認為遭連鎖報復。(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替叔父意外死亡案上訪遭報復

2019年8月,朱培娟居住在海門區復興新村的叔叔朱中雲,疑因住家附近液化瓦斯管道漏氣引發氣爆致死,而有關機關至今未告知事故原因。朱培娟為替死去的叔父討一個公道一直在上訪。

2023年12月25日,朱培娟再次來到國家信訪局上訪,隨後回到河北廊坊租屋處。不久,屋裡闖進十多人,自稱是海門警局警察,稱朱培娟是網上通緝在逃人員,要抓捕歸案。

2023年12月26日,朱培娟被警方帶到海門區人民醫院體檢,準備將她送進看守所,正巧遇見在醫院看病的朱培娟父母,當時她的健康情況是良好的,還跟家人訴說了被抓經過。80歲的朱父哀求警察不要帶走女兒,母親在一旁難過地說不出話來,朱培娟還是被強行押走。

2023年12月29日,許健為朱培娟聘請的律師來到海門區警局遞交手續要求會見。接待的警察瞿建超稱要領導批准才能安排會見。

2023年12月30日,許健接到啟東市警局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通知書》,朱培娟被以「尋釁滋事」之罪名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2023年12月31日,辯護律師再次聯繫警察瞿建超要求會見,但仍被拒絕。律師在通報中說,「瞿建超答覆:1.現在朱培娟身體不適於會見,不確定何時能夠會見;2.本案由啟東市警局管轄,他本人也是辦案人員(註:瞿建超沒說此案是指定管轄)。3.不會出具拒絕律師會見的文書。」

律師認為:「1.本案由啟東警方管轄,明顯違背了有關案件管轄的法律規定。2.指定監視居住適用於危害國家安全、重大賄賂類案件,對朱培娟採取指監措施沒有法律依據。3.朱培娟在海門區有固定居所,無需指定居所監居,且啟東公安對案件本來就沒有管轄權。」

於是,律師向啟東檢察院控告警方非法拒絕律師會見及對朱培娟非法指定監視居住。

2024年1月2日下午,律師接到啟東檢察院電話回復稱,他們查看了監控錄影,朱培娟體表無外傷,從2023年12月26日至今,朱培娟拒絕進食,身體虛弱,不宜會見。並稱,指定監視居住是上級公安機關指定啟東市警局管轄此案,而朱培娟在啟東沒有固定居所,因此,指定監視居住行為正確。

隋牧青律師表示,「案件名義上由啟東警方管轄,實際上還是海門警方在辦。」

大紀元記者致電朱培娟的辯護律師,電話無人接聽。

為妻子呼救丈夫許健同遭報復執法

1月3日上午,辯護律師再次請求啟東檢察院繼續監督公安機關,督促其安排會見當事人朱培娟。

與此同時,許健也被海門區警局三星派出所所長高賢偉要求去派出所面談,被許健拒絕。中午,高賢偉再次來電,要求許健去派出所面談。許健回覆:如果是我先前的案子,請正常傳訊;如果不是,請來我家裡。

1月3日下午4時許,許健家突然來了三個人,自稱是三星派出所警察,不出示證件,說要執行2023年6月對他做出的行政處罰。許健問:「去年的行政處罰不是已經撤銷了嗎?對方答:『我們沒見到撤銷手續。』」許健要求對方出示證件,一人掏出警官證晃了一下就收回。隨後,許健被帶走。

當天傍晚,許健的媽媽來到三星派出所,要求派出所告知拘留原因、期限及地點。派出所告知:「許健已被送往通州拘留所,拘留8天。拘留原因:許健因它案被取保候審期間,未經辦案機關批准,擅自離開居住地到南京。2022年6月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現恢復執行。」

江蘇訪民孟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許建因家裡的地被徵收修路,當時政府給了一萬多元補償金,後被控「敲詐勒索罪」,被強制取保候審。這次警方以他2023年5月還在取保期間到南京為由拘留,當時他和朱培娟是去南京開庭的。律師兩次去會見都沒有成功。」

「許健家人諮詢幾位資深律師後認為,警方這一非法行為背後,很可能又隱藏著更大陰謀,即:先行政拘留許健,拘留期滿後轉為刑事拘留,再安個罪名判刑,以報復其為妻子奔走維權。」

不出所料,拘留8天期滿,許健家人一早前往拘留所接人時才得知,前一天晚上,許建已經被海門警局辦案部門的人接走了,以「尋釁滋事罪」繼續拘留他。

1月31日,許健的律師會見了許健。朱培娟的律師31日也去會見,但是沒有會見到,律師打辦案人員的電話一直無法接通。朱培娟被抓至今已一個多月,她的律師一直無法會見到她。

大紀元記者致電海門區警局(0513-8120303),接線警察表示,「朱培娟案現在正在偵查階段,只有律師才能了解相關情況。」記者問,現在都不讓律師會見,如何了解情況?警察回答,「這情況我不太清楚,因為是在偵案件不會告訴你太多消息。」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205/201397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