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俄伊聯合進行海上軍演意欲何為?

資料照:中國、俄羅斯伊朗海軍在印度洋舉行聯合軍演(2022年1月21日)

特拉維夫—

這個星期從周二到周五(3月12-15日),俄羅斯跟伊朗和中國在阿曼灣和阿拉伯海舉行聯合演習。這次演習被稱為「海上安全帶-2024」。

據俄羅斯國防部稱,參加演習的部隊既有海軍也有航空兵,主要目標是提高海上經濟活動的安全性,而領導俄羅斯編隊的是來自其太平洋艦隊的「瓦良格」號飛彈巡洋艦。

此外,巴基斯坦、哈薩克斯坦、亞塞拜然、阿曼、印度和南非的海軍代表將擔任演習期間的觀察員。

分析師表示,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的聯合海上演習可能早在近半年前引發中東危機的以色列哈馬斯戰爭之前就已經計劃好了,但這次演習對地區參與者和西方國家的影響和信息非常重要。

演習發起的海域阿曼灣是該地區是通往波斯灣入口處的關鍵水道。

據伊朗邁赫爾通訊社報導,在參加此次演習的二十多艘艦艇和直升機中,伊朗革命衛隊在演習中首次亮相了新型戰艦,其中包括沙希德·蘇萊馬尼號護衛艦。

「這將改變遊戲規則,」武器專家、《中國武器》編輯溫德爾·明尼克(Wendell Minnick)告訴美國之音。

「需要密切關注艦艇上的反艦飛彈,」明尼克建議。「美國海軍在這些類型的飛彈方面確實存在問題。」

伊朗革命衛隊(IRGC)營運的沙希德·蘇萊馬尼護衛艦配備了遠程和短程反艦巡航飛彈。這是第一艘配備先進垂直發射系統的伊朗軍艦,用於發射面對面飛彈或面對空飛彈。

「這給美國海軍帶來了一場噩夢般的情景。他們可能受到多個方面的攻擊,卻無法進行大規模有效反擊,」明尼克警告說。「就像被一群蜜蜂或螞蟻攻擊一樣,令你手足失措,疲於應對。」

伊朗革命衛隊的查巴哈爾基地司令穆罕默德·諾扎里少將告訴邁赫爾通訊社,海上演習中展示的其他伊朗軍艦有「沙希德·馬哈茂迪」號和「沙希德·阿布·馬赫迪·穆罕迪斯」號。伊朗的恰巴哈爾基地位於阿曼灣。

邁赫爾通訊社援引諾扎里司令的話說,此次演習的主要目標是:鞏固地區安全,促進中俄伊多邊合作,維護全球和平與海上安全。

分析人士表示,中俄伊的目標遠不止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最高海軍指揮官在聲明中所言。

賴克曼大學伊朗外交與安全研究教授梅爾·賈韋達恩法爾博士(Dr. Meir Javedanfar)說:「中國和俄羅斯正在利用這次演習作為展示他們的存在和對西方施壓的各種可用工具。」

賈韋達恩法爾說:「一方面,中國表示這些演習是正常的,與中東目前發生的事情無關。」

「然而,這些演習是在美國和西方在中東發起的前所未有的海軍行動的背景下進行的。事實表明,中俄伊聯盟與西方陣營之間的競爭正在加劇,而中東海域在這場競爭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中國最近參與的地區軍事演習越來越多,凸顯處這種競爭正在變得更加重要。

去年11月,中國與巴基斯坦合作在阿拉伯海舉行了「海洋衛士3號」聯合海軍演習。這是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和巴基斯坦海軍的聯合演習,包括陸地和海上演習。

中國軍艦駐紮在紅海附近的吉布地海軍基地,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裝在當前的以色列與哈馬斯的衝突中宣布聲援巴勒斯坦人,近幾個月來多次向運輸船隻發射無人機和飛彈。中國尚未公開譴責這些襲擊事件。

賈韋達恩法爾說:「如果中國真的希望胡塞武裝停止對西方船隻的襲擊,他們可以向伊朗施加壓力,而伊朗會聽從;但他們沒有這樣做,因為他們想要對西方經濟施加壓力,並展示他們在該地區的影響力。」

賈韋達恩法爾指出:「這些演習在由中國、俄羅斯和伊朗領導的更大戰略中發揮了一定作用。」

米斯加夫(MISGAV)國家安全與猶太復國戰略研究所的俄羅斯研究員索菲·科布贊采夫(Sophie Kobzantsev)表示,阿曼灣演習既是中俄伊大戰略的一部分,也是在傳遞信息。

科布贊采夫說:「從俄羅斯與烏克蘭戰爭一開始,俄羅斯的目標就是創建一個新的世界秩序,在這個秩序中它能夠扮演超級世界強國的角色或占據一席之地。」

「新世界秩序概念的一部分是在一定程度上建立與西方的軍事平衡。這次演習有助於俄羅斯、伊朗和中國向西方塑造其戰略軍事聯盟的形象和信息。」

而「海上安全帶-2024」創造的信息和形象主要是對北約最近的「北歐第一」演習的回應。這是自1991年冷戰結束以來北約進行的最大規模的演習。「北歐第一」演習首次納入了北約的最新成員國瑞典芬蘭

由於美國在調解以色列與海灣國家亞伯拉罕協議、爭取以色列與沙特關係正常化以及現在在以色列與哈馬斯之間進行調解,美國在中東的立足點不斷增強,這次演習也具有「信息反射」的意義。

科布贊采夫說:「我們看到俄羅斯、伊朗和中國之間的演習可以給(西方)以答案,以表明世界上強大力量之間存在平衡。」

這次聯合演習進行的區域也很重要。自2019年以來,阿曼灣發生了一系列由德黑蘭策劃的船隻扣押和襲擊事件,人們都把這些事件歸咎於伊朗。

據估計,全球貿易中的石油有20%通過連接波斯灣和阿曼灣的狹窄的荷姆茲海峽運輸。

然而中國武器》編輯溫德爾·明尼克並不認同這次演習的時間是經過精心安排的說法,他解釋道:「這些類型的演習需要大量的時間和計劃。這三個國家可能會通過向媒體傳達的信息來提升演習級別,但三個國家的海軍必須很早就制定出複雜的通信和機動計劃。」

除了計劃和時機之外,這個聯盟本身也非常重要。

科布贊采夫說:「我們實際上看到了一種世界格局,它讓我們想起冷戰,這個世界上超級大國之間正在發生新的衝突。西方與俄羅斯、中國和伊朗的對抗。」

亞塞拜然、哈薩克斯坦、阿曼、巴基斯坦和南非都是這次「海上安全帶2024」軍演的觀察員。這次軍演是自2019年以來中俄伊舉行的第四次聯合演習。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315/2030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