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普京將再度訪京,中俄軸心結構已經成形?

俄羅斯總統弗拉迪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開啟第五個任期後,據信本星期將出訪中國並會見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分析人士警告,俄烏戰況讓中俄兩國的戰略協作越來越緊密,甚至有可能延展到將伊朗朝鮮納入其中。他們擔心,俄烏戰爭正成為中俄與西方「新冷戰的第一場代理人戰爭」,甚至烏克蘭戰爭已經是一場新的「世界大戰」。

習近平訪法,普京嗆核軍演獨裁者「分頭出擊」?

習近平剛剛結束對歐洲的訪問返回北京,本周的外交大戲可能以接待普京的到訪來揭開序幕。習普會尚未登場,兩位元首似乎早於一周前就已經在國際上拉高聲量,互相幫襯。

5月6日,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呼籲到訪的習近平利用中國對普京的影響力,力促終結俄烏戰事,但習近平卻在記者會中、意有所指稱,「反對利用烏克蘭危機,甩鍋抹黑第三國煽動新冷戰」。

紐約時報》當日分析稱,毫無跡象顯示,習近平會要求俄羅斯這個友誼「無上限」的盟友停止戰爭。

就在中法峰會的當天,俄羅斯國防部也發表聲明稱,俄方正在計劃進行戰術核武演習,目的是響應「法國、英國和美國對俄羅斯聯邦的挑釁聲明與威脅」。此前,馬克宏重申,不排除向烏克蘭派兵。

展開第五任總統任期後,普京5月9日又在紅場舉行的二戰勝利日閱兵式上稱,俄羅斯不允許任何人威脅,他說:「我們的戰略(核)力量始終處於戒備狀態」。

對於習近平和普京的一搭一唱,位於台北的政治大學國關中心研究員宋國誠表示,中俄兩國一連串的政治、外交表態密集登場,很難說是時間巧合,比較像兩個獨裁者的「分頭出擊」。

宋國誠說,目前看來,中俄無懼於西方國家的各種制裁:俄羅斯依然對烏克蘭步步進逼,同時還對西方展開核威脅,而中國也依舊以暗渡陳倉的方式援助俄羅斯。與此同時,西方對中俄的反制行動也仍顯優柔寡斷、猶豫不決。

中共親俄派官員抬頭,「新軸心」成形?

宋國誠認為,除了外交上的唇槍舌戰,中俄近期的軍事動作也值得關注,例如習近平將原戰略支援部隊拆分為軍事航天、網絡空間和信息支持等部隊,這代表他已採取新的軍事戰略,準備長期抗美。

而普京5月12日則宣布更換國防部長,由經濟學家出身的第一副總理安德烈·貝洛索夫(Andrei Belousov)接任,恐志在強化軍工複合體、進一步升高與西方在軍事和經濟上的較量。

宋國誠告訴美國之音:「從兩國的軍方、外交人事安排看得出來,中俄軸心結構已經具備蠻完整的雛形,而且越來越強化,最主要關鍵是俄烏戰爭長期化,使中國、俄羅斯和西方國家都進入新的思維和挑戰。」

宋國誠認為,比中俄兩國深化戰略協作更令人憂心的是,兩國與伊朗、朝鮮的軍事互動也漸趨緊密,這代表,以中國為首的聯盟與西方間的敵意呈螺旋上升。

在此發展前提下,西方國家卻持續採取類似綏靖主義的避戰方式。因此,宋國誠悲觀地認為,中、俄、伊、朝四國的「軸心關係」將越來越緊密,毫無鬆綁的可能。

位於德國柏林的政治學者張俊華也同意,這「新興的中俄軸心(the Burgeoning China-Russia axis)」已經成形。他3月初曾撰文指出,俄烏戰爭拉近了中俄兩大專制國家間的距離,此中俄地緣政治聯盟正是克林姆林宮長久以來的夢想實現。

張俊華於文中指出,儘管烏克蘭戰爭初期,俄方攻勢停滯之際,中國曾採取「聰明外交(smart diplomacy)」,試圖避免被貼上戰爭幫凶的標籤,並維護好跟西方的關係,但時至今日,北京的親俄派似乎抬頭,並相信莫斯科最終將戰勝。

張俊華寫道,至少在習近平任內,中俄結盟已經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他寫道,隨著習近平似乎決定不再與西方靠攏,中俄的夥伴關係恐將持續壯大,雖然中國對俄烏問題的中立表態。中俄在實質的貨貿及服貿規模持續擴增,而來自中國的軍民兩用設備和工業產品也為俄羅斯在烏克蘭戰場上的軍事實力做出巨大貢獻。

張俊華表示,中俄關係密切還體現在中共人事上,自習近平上台以來,親歐美派中國官員多退位,而親俄派則在外交、軍事和國防工業領域大受重用。

他說,最值得關注的是新任國防部長董軍,他不僅俄語流利,更曾在俄國的最高軍事機構「俄羅斯聯邦武裝力量總參謀部」受訓過。

張俊華告訴美國之音:「如果是用現代戰爭理念指導軍事,(習近平用)在美國軍事學院受過教育的人,才符合邏輯。但是他用的是(留學)俄羅斯的(董軍),用意很簡單,就是要加強中俄之間的軍事(合作)。」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Avril Haines)於5月初的一場公聽會中也透露,除了俄烏戰爭,中俄還針對台海情勢舉行過聯合軍演。對此,張俊華認為,這恐讓西方相當頭痛,因為原本只設想一個對手,現在變成了兩個。

中俄軸心繼續擴大學者憂俄烏戰爭成「世界大戰」

更嚴重的是,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哈爾·布蘭茲(Hal Brands)5月12日於彭博社撰文指出,隨著中俄兩大陣營不斷合作、集結,俄烏戰爭正成為中俄與西方「新冷戰的第一場代理人戰爭」,甚至已經是一場新的「世界大戰」。他以韓國與朝鮮為例指出,「首爾和平壤正在烏克蘭戰場上延續著他們長達數十年的鬥爭。這是正在進行的世界代理人戰爭的一個縮影。」

布蘭茲指出,相較於西方民主陣營對烏克蘭的支持,伊朗向俄羅斯提供了無人機和彈道飛彈,而朝鮮已出售100萬至300萬枚炮彈給俄羅斯。至於中國,除了輸往俄羅斯的軍民兩用工業產品外,更成為莫斯科的經貿腹地,助其緩解西方制裁的影響。

布蘭茲於文中強調,隨著俄烏戰事久拖不決,美國將被迫將注意力集中在歐洲,也為這中、伊、朝帶來「戰略紅利」,例如朝鮮在美國無暇顧及的空檔,以幾乎破紀錄的速度,接連測試新飛彈。

但他說,不管是專制或自由陣營,雙方更深層的焦慮是,一旦俄烏戰事分出勝負,其影響所及恐遠高過對戰的俄烏兩國:萬一俄羅斯戰敗,其他專制軸心國家恐進一步遭孤立,反之,若俄羅斯毀了烏克蘭這個民主國家,也等於是為其他專制國家可能的侵略行為開了綠燈。

對於「世界大戰」的遠憂,部分分析人士認為,絕非空穴來風。

位於台北的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所所長沈明室表示,美國現在確實擔心,中俄等國形成「戰略同步(Strategic Simultaneity)」後,會集體對美施壓。

沈明室說,許多學者已認真思索,萬一預言成真,民主聯盟也必須協作,才能應對,例如,讓韓國主力對抗朝鮮,北約抗衡俄羅斯,而伊朗則交給以色列

沈明室告訴美國之音:「戰略同步意思是說,如果這四個國家(中俄伊朝)同步對美國施壓或同步實施核武威脅,美國應該怎麼辦?烏克蘭、台海或者任何一個點爆發衝突以後,的確有可能因為中俄的結盟或邪惡軸心的結盟,變成世界性的大戰。」

「新冷戰」關鍵仍在美中戰略競爭

儘管美國還沒有像前總統喬治·沃克·布希(George Walker Bush)形容朝鮮、伊朗那樣,用「邪惡軸心」來形容中、俄、伊、朝等國,但台灣的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所長李大中認為,美國的戰略設想中,已將這四國視為重大挑戰與威脅的混合。

李大中說,俄烏戰爭催化了中俄的合作關係,俄羅斯越來越依賴北京,而北京面對來自美國的競爭,也和俄羅斯有「唇亡齒寒」的危機感,因此中國援俄的力度在「上不封頂」的原則下,已十分可觀。

李大中認為,「新冷戰」歸根究柢關乎的還是美中戰略競爭。他說,國際現況不像冷戰時期的壁壘分明,但美英以及西方與中國「脫鉤」已經是箭在弦上。

「在很多的場域裡面可以看到,其實美國在做某種程度的脫鉤,用的一些政策,比如說,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諸如此類,希望儘可能讓美國占有主動性跟優勢,去壓制中國大陸,尤其是在科技(領域)。」

他說,對美國而言,棘手的是,不同於當年的前蘇聯,中國在經貿、投資等各領域的布局已深入全球每一個角落。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514/2054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