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普京在吉林出海口問題上妥協 與三中全會有關嗎

作者:

中共宣稱,二十屆三中全會將於今年7月在北京召開。

普京的北京之行,與習近平進行了大範圍和小範圍的會談,並發表了中俄聯合聲明。應該是形勢使然,在全球處於孤立狀態下,為了換取習繼續在政治、經濟、軍事等方面支持俄羅斯,普京不得不做了妥協,如在圖們江出海口對話、共同開發黑瞎子島、打通北極通道、重申核子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等。這也就難怪普京在諸多鏡頭中並無笑意,或者笑得很勉強。

其中普京在圖們江出海口問題上的妥協,或與7月召開的中共三中全會有關。在中俄聲明中的第三小節提到,「(中俄)雙方將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就中國船隻經圖們江下游出海航行事宜開展建設性對話。」

在中共官方的話語體系中,「建設性對話」如果出現在新聞報導中,則表明雙方在有分歧的問題上都做出了有原則的妥協,妥協達成的成果可能距離雙方的期待目標雖有差距,但是已經推動雙方就懸而未決的問題達成均都可接受的解決方案。

也就是說俄羅斯在這個問題上已經向北京做出了妥協,而與仰仗北京供給的朝鮮的談話結果也可預期。

眾所周知,中國東北與俄羅斯和朝鮮接壤,靠近日本海一側就是俄羅斯和朝鮮半島,唯有圖們江出海口可作為進入日本海的通道。1858年《中俄璦琿條約》簽訂,規定包括海參崴在內的烏蘇里江以東地區由中俄共管。

1860年中俄簽訂《北京條約》,包括海參崴在內的濱海地區近40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被割讓給俄國。俄軍隊於當月占領中國重要港口海參崴,並將海參崴改名為「符拉迪沃斯托克」,意為「控制東方」。海參崴成為俄在遠東地區的重要軍事要塞,也是俄國在遠東地區進一步擴張的基地。

1886年中俄在勘測日本海沿岸最後一段邊界時,清政府據理力爭,把界碑從距圖們江口46里外移至30里,並取得沿圖們江俄羅斯一側出海的權利。此後,中國邊民利用這一航行權,出海捕魚、經商等。

二戰結束後,作為戰勝國,中華民國政府積極要求收復「符拉迪沃斯托克」。1945年8月,在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時,蔣介石派代表宋子文蔣經國史達林提出收回大連、海參崴、庫頁島等地的主權。最後雙方終於達成《中蘇加盟條約》,蘇聯同意中國收回大連、旅順和滿洲鐵路(1946年),並達成協議,50年以後中國回收海參崴。條約規定,中國不僅將於1950年恢復對蒙古駐軍,中國還可以在蒙古境內實行有條件的公民表決。最終,宋子文由於沒能收回庫頁島而拒絕簽字,由外長王世傑簽字。

直到上世紀80年代,中俄雙方都承認圖們江河道航行權或者出海權屬於兩國共有。正是基於此,吉林省為發展自身經濟,加強東北亞在經濟上的合作,所以希望利用圖們江出海口將中俄朝港口聯繫在一起。為此,吉林省政府還投巨資完善琿春市及周邊的市政、公路、鐵路的基礎設施建設,並多次與俄方談判。經過三年多的努力,俄濱海邊疆區有意與中方合作建港出海。

正當談判進展順利,即將進入決策的重要階段,江澤民葉爾欽在1999年悄悄地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該議定書不僅將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的總和、相當於幾十個台灣的中國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寶貴領土,包括黑瞎子島的一半,割讓給了俄羅斯,而且還將圖們江出海口劃給了俄國,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這也讓正在就中俄關於圖們江出海口合作問題的談判功虧一簣。據說連當時參加談判的俄羅斯人都對江澤民簽署這樣的議定書感到十分意外。這也意味著吉林省喊了五年、並已投入了巨大人力、物力、財力的「開邊通海戰略」,徹底化為了烏有。琿春土地價格一落千丈,很多投資者遭受了重創,一度喧囂的琿春一夜之間變得非常安靜。了解內情的人都罵江和中共賣國。

而江之所以簽訂這個賣國條約,是因為不想暴露自己曾做過日本和蘇聯特務的歷史。原來,1945年蘇聯軍隊突襲東北時,獲得了日軍土肥原賢二的全部特工系統檔案,其中包括江澤民曾接受培訓的青年干訓班的文字及照片檔案。此後在江留學蘇聯時,蘇聯情報部門查看江的檔案,發現了江充當漢奸的歷史,便威逼利誘將其發展為遠東局特務。江的這段漢奸歷史早已在黨內外廣為人知。

2001年7月16日,江澤民又與普京在莫斯科簽署《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使俄羅斯與清政府當初簽訂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正式合法化。其中包括1860年俄國與清政府簽訂的——《中俄北京條約》。

2023年5月,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港(海參崴港)成為吉林省內貿貨物中轉口岸,至此,吉林省獲得了兩個出海口——俄羅斯的扎魯比諾港和海參崴港。其原因在於俄羅斯因俄烏戰爭被西方強力制裁後,不僅戰事進展不順,而且經濟發展緩慢,元氣大傷。俄不得不進一步加強與中共在政治、經濟乃至軍事上的合作,甚至做出一些讓步,開放領土,比如讓海參崴成為中共的一個貨物中轉港口,以緩解外部壓力。

如今,俄同意將江時期割讓給自己的圖們江出海口以某種方式讓中共使用,並同意與中國共同開發黑瞎子島,說明俄真的是需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才能獲得中共的支持。而習不會不知道江賣國的歷史,特意將圖們江出海口和黑盒子島提出,或許有其它用意。

今年4月,據旅澳法學家袁紅冰大紀元透露,導致中共二十屆三中全會至今無法召開的一種說法是,黨魁習近平原本想在全會上徹底否定江澤民路線,將執政、貪腐、經濟下滑等所有造成的社會危機,追責到江澤民身上。但由於自己人馬接連出事,使他失去了確立自身路線的基礎,不得不將會議暫時擱置。

袁紅冰認為,習近平不會完全放棄這個想法,因為「只有批判江澤民才是他的政治出路」。在筆者看來,將江澤民出賣的國土以某種方式「共用」,可以為習否定江奠定資本。習若想在三中全會上否定江,這麼做也是題中應有之意。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518/2055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