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父母命喪維權路上 江蘇殘疾女因喊冤失去自由

江蘇女孩胡青妹父母在維權路上相繼死亡,她為母親喊冤長期被失去自由。(受訪者提供)

8年前,江蘇常州市民胡亞英因醫療事故上訪,被拘留在警局27天後死亡,她的丈夫被非法拘禁80天後也死亡。他們唯一的殘疾女兒為母喊冤,長期被地方當局監控,苦不堪言。

胡青妹是肢體二級殘疾人,8年來為母親維權遭到地方梁溪分局、梁溪信訪局、廣益街道、江海派出所等單位監控,並且被不明身份人員限制人身自由共計五百多天。

胡青妹說,「我不知道今後的路該怎麼走?該何去何從?」

胡青妹的住家長期被黑保全監控。(受訪者提供)

江蘇女孩一家維權血淚史

以下是胡青妹講述她一家的經歷:

2000年時,胡青妹的母親胡亞英在常州市鐘樓醫院治療發生醫療事故,因未得到司法公正裁判而開始上訪。

2016年3月4日,胡青妹和母親在常州市中級法院上訪,常州市紅梅派出所警察到場後以胡亞英擾亂社會治安將她帶走。「不知道什麼狀況,我看見120把我媽媽拉走了,過後警察告訴我:『你母親正在接受審訊,家屬不能會見。』之後我就再也沒見到她了。」

胡青妹說,「27天後,常州警察來到我家說我母親已死亡,說我遺棄了我媽媽,我犯有遺棄罪,讓我爸爸老老實實地在那個(我媽媽遺體)火化單上簽字。」

「我如五雷轟頂,好好的人怎麼就沒了?怎麼沒的?打的?餓的?……肯定不會是自殺,我母親知道她還有一個殘疾女兒需要她的照顧,還有一個愛她的丈夫在家裡等著她回家。我不同意火化,然後我就去上訪了。」她說。

2017年,胡青妹闖進中南海國務院上訪,被北京公安交給當地政府遣送回來,之後她和父親被非法拘禁在家,每天有12個黑保全24小時輪班看守。

「黑保全不給爸爸吃飯,80天之後八十多歲的爸爸身體不行了被送去醫院。爸爸去世之前,他們威脅(我爸爸)說一定要簽字把我媽媽遺體給火化了,不簽字就要弄死我或者讓我把牢底坐穿。我爸爸只好答應簽了字,然後我爸也去世了。」

胡亞英的骨灰領取單。(受訪者提供)

胡青妹說,當時要火化時,在殯儀館內她曾揭開母親臉上白布的一角,看見她母親的左眼沒有了……

2017年3月30日,紅梅派出所作出「排除他殺」的結論交給江海街道辦,等胡亞英屍體火化後才將骨灰交給胡青妹。

胡青妹為了弄清媽媽的死亡真相,不斷申訴上訪,8年來被莫須有的「尋釁滋事」罪行政拘留6次、刑事拘留2次。

她說,「在看守所里,他們把我和愛滋病犯人關押在一起,生理期不給衛生用品,血染濕了褲子滴落了一地,(我)腳鐐手銬囹圄受辱,連續7年被取保候審7次。最近一次取保候審結束是在今年5月28日。但是公安不給我出證明,並且還說要對我行政拘留。」

去年,胡青妹又去了一次北京,又被當地公安扣上「刑釁滋事」的罪名送進看守所刑拘36天,家中電腦等物品被抄走,所有的舉報材料被洗劫一空。出來後胡青妹就一直被限制人身自由,屋前屋後都有黑保全24小時監控。

「他們現在完完全全管控我,因為我是殘疾人,我逃跑的話是沒辦法甩掉他們的,現在我想出門連火車票什麼的都不能買。他們要是一小時之內看不見我的人,都要上門來找個藉口看見我的人才放心,就是達到這種程度了。」

現在,胡青妹只能在網上申訴維權,「我要求江蘇省公安廳和檢察院就常州市紅梅派出所對胡亞英殺人滅口一案刑事立案、偵查,並依法提供胡亞英的死亡證明和驗屍報告等相關結論給我書面答覆。」

胡青妹也知道要為母親討回公道很難,但她表示,這是她唯一能為母親做的事,再難她都不會放棄。

胡青妹8年來為母親喊冤,遭到7次取保候審。(受訪者提供)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熙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08/2064662.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