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這困局擺在所有城市眼前!廣州深圳土地市場徹底涼了

一個多月前,距離金融城地塊競拍只剩1天,廣州規自委突然發布公告:金融城兩宗用地終止網上掛牌出讓。

金融城東地塊幾乎是金融城壓箱底的寶貝了。和金融城起步區只有一路之隔,北側緊鄰黃埔大道,西側為車陂隧道,不遠處就是地鐵車陂南站。周邊賣了十多年的老盤,只靠地段都可以賣到10萬+。更何況,地塊還擁有稀缺的南向江景。

剛一出來就被大家稱為「王炸地塊」,早早預定了這次土拍的焦點,紛紛猜測誰會是最後的得主。沒想到,確實成為了焦點,只不過是以另一種形式。

大家猜起了終止出讓的原因,起拍樓面價就有5萬4,即使底價成交,這個價格也足以躋身廣州地價的TOP5。

另外,開發商競得地塊後還需要承擔土壤修復的工作。政府給出的3個方案里,時間最短的施工周期,預算也要近9000萬。再加上,地塊還要求交房即發證,時間緊,任務重。

一周後,同樣的事情再次上演。世界大觀四期也在競價前一天終止出讓。

3月初,第一批次擬供地名單剛剛公布,一共22宗,中心四區的地塊占了近一半。最大的亮點是天河,一次性上新了四宗,兩宗金融城用地和兩宗世界大觀用地。

這些都是被寄予厚望、希望提振樓市的種子選手。世界大觀也是近半年來的熱門地塊,一期引來了保利、華潤、中海、越秀等哄搶,把樓面價直推到5萬,最後被越秀拿下。二期也被三家爭搶,16輪競價後,越秀溢價3個小目標拿下。

但前幾天成交的世界大觀三期,已經初顯頹勢了。底價成交,只有一家房企報價,還是我們的老朋友——越秀。

大家都在過520的時候,廣州悄悄下架了剩餘14宗還沒掛出的地塊。給出的變更原因是:未完成土地收儲工作。也就是說,今年馬上過去一半,廣州成功出讓的地塊只有兩宗,土地收入51億。要知道,以往廣州每年的賣地收入都在千億以上。

廣州的朋友悄悄告訴說,其實已成交的兩塊,華潤聯合體拿下的吉山倉二期是勾地的後續,只有越秀拿下的世界大觀三期是新拍的。但越秀也是之前項目的後續分期地塊,嚴格意義來講,新拍地塊為零。

隔壁的深圳也是難兄難弟。到目前為止,今年僅出讓了一宗地,51.79億。而且,首輪土拍出讓的只有一宗地,兩家開發商參與,用時只有三分鐘。

有媒體統計,已經發布2024年土地供應計劃的熱點城市裡,上海南京合肥蘇州、廈門的供應規模都減了不少。其中,南京的計劃供應只有去年的一半,而蘇州,只剩了去年的四成。今年的市場,一向托底的城投公司也打算暫緩拿地了。

土地收入的數據也顯得有些嚴峻。1-4月,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1.05萬億,同比下降10.4%,與2021年同期相比,下降超過1萬億。4月,地方政府性基金中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為2389億,同比下降約21%,降幅還在擴大。

從2003年房地產成為支柱產業開始,土地收入就成了地方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房地產大干快進的那些年,開發商們營造了一場場的土地財政狂歡。

2017年,全國財政收入17萬億,賣地收入就超過5萬億。2020年,土地和房地產更是貢獻了國家近一半的財政收入。減少土地財政依賴度的口號,提了許多年,但真正擺脫的城市,似乎沒有。

現在,這個困局擺在了所有城市眼前。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房地產導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12/2066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