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歷史真相:「解放軍」隊伍里也曾有三萬日本兵

作者:
周恩來1956年6月27日在接見日本代表團時說:「我們很感激一部分日本人,他們在解放戰爭時期,作為醫生、護士、技術員參加了解放戰爭,這些更增強了我們與日本人民締結友好關係的信心。日本的軍國主義確實是殘酷的,但協助我們的日本人民有很多。」

資料圖:接受改造的被俘日軍

在日本侵華戰爭中,日本兵不僅曾經被閻錫山收編,東北的幾萬日本兵還被」解放軍「收編。只是,這段歷史沉寂了幾十年。

日本兵有家回不了加入」解放軍「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後,中共中央即決定各"解放區"部隊全面出擊,迅速擴大"解放區"。冀東軍區李運昌部隊和山東軍區萬毅部隊奉命進軍東北。9月5日,冀東第16分區曾克林部率先進入瀋陽,開始擴充部隊,搜集武器。短短几天便收編了萬餘人,獲得了大批日軍遺留下來的武器彈藥。

據原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第二野戰病院連級會計師、日本籍軍官中村義光回憶,1945年8月15日,中村正在中國偽滿洲國的吉林省朝陽川警備隊駐地服役。司令官將駐屯地的七十名軍官集合起來,說正午有重要廣播。到了正午,廣播裡傳出了天皇宣布日本無條件投降的消息。由於日本當局當時對民眾和士兵封鎖戰爭的真正消息,「日本一定勝利」的觀念在他們心中根深蒂固,因此他們對戰敗這個事實不能理解,就和有同樣想法的一些同伴向朝鮮方面突圍。但是,蘇聯軍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入了東北,使他們去朝鮮的想法破滅。這以後,他們就混在開拓團逃難的人群之中,東奔西跑,十分艱難。這時蘇聯軍隊漸漸撤回了蘇聯國內,八路軍漸漸逼進,中村他們一伙人經過商量,最後決定由盛准尉和高柳班長去吉林省敦化與東北民主聯軍警備二旅第五團團長、政委見面,民主聯軍方面表示歡迎他們參加」解放軍「。中村等八十餘人留在部隊,其中有十餘名有特種技能的留在二旅後勤醫院工作,其他編到戰鬥部隊或地方部隊,中村分到二旅野戰醫院醫務室。

參加八路軍以後,他們想因為是外國人,也許會受到歧視。但令他們吃驚的是,他們雖然是日本人,但是作為「同志」,受到了平等的待遇。有特殊技能的人,如醫師、飛行員、炮兵等,還可以享受特殊計程車官待遇。後來八路軍占領東北以後,部隊改編,中村所屬的部隊被改編成」解放軍「第四十七軍。當時在四十七軍中有三百名日本人,而在整個第四野戰軍中,大約有四千名日本籍官兵。

三萬日本人留在東北"解放區"

《大地》(2001年第二十期)記載,東北光復後,在東北的日本僑民大部分被遣送回國,但還有一部分日本人留在東北"解放區"。據當時東北9省14個市的調查統計,確實知道的日本人數有12016人,加上遺漏的估計有31030人到33000人。其中,衛生部、軍工部、軍需部內的技術工人和技術人員較多,是一支不可忽視的技術隊伍。具體分布在各部門的日本人數是:軍區衛生部7200人,軍區軍工部2000人,軍區軍需部900人,軍區其他系統1500人。據遼寧省檔案館館藏的有關資料記載,到1949年,東北軍工部留用的技術人員186人中,日本人就有103人,超過50%。

曾任日中和平友好會會長的林彌一郎在回憶錄《我和中國》中說:他原是日本飛行部隊的飛行員和教官,具有一定的飛機操縱和作戰技術。八一五東北光復的時候,他所在的部隊被蘇軍解除武裝,全體人員被送進了俘虜看守所。」解放軍「認為他們也是日本軍國主義的受害者,從而把日本戰俘當作朋友對待,優待他們,向他們宣傳革命道理,爭取他們幫助訓練我軍的飛行人員。從此以後,一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林彌一郎總共培養、訓練了百數十名的中國飛行。在日方人員的幫助下,東北航空學校於1946年成立。

留在東北的日本青年還報名參軍參戰,屢立戰功者大有人在。僅人民」解放軍「41軍中就有88名日本人,有的是機關槍手,有的是抬擔架的隊員。立過大功、小功的達38名,幾乎占半數。其中還有1名日籍的中國共產黨黨員。

日本司機為毛澤東專列開車

另據《鳳凰周刊》刊文,四野戰史第一次正式提到日籍戰友,則是1998年10月第一版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戰史》,在第三章第五節「加強軍隊後勤建設」的138頁-141頁上,記載了四野初進東北時後勤系統留用日籍工人、日籍職員、日籍醫生、護士的情況,含註解,總計876字。

他們當中最多的是醫療行業人員,東北1946年初就發生內戰,急需醫護人員,當時國共雙方有日本僑民移送協定,後來發現,共產黨方面移送過去的日本僑民不少被國民黨軍隊留用,於是當時的東北民主聯軍也開始大規模留用日本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衛生工作史》記載說,當時衛生部門表彰的立功者有四分之一是日本人。

四野日籍官兵中功勳顯著者,無疑是原日本關東軍第二航空軍團第四練成大隊的林彌一郎部,這支關東軍的王牌集體加入東北民主聯軍時,計有飛行員20名、機械師24名、機械員72名以及其他各類地面保障人員近200人。以這些日籍官兵為骨幹組成的東北老航校成為中國空軍的搖籃。這裡共培養出飛行員160人,其中23人參加過開國大典的閱兵。當年的空軍司令員王海、空軍副司令員林虎、北京軍區空軍司令員劉玉堤,以及曾經擊落美軍王牌飛行員戴維斯的張積慧等人都是從這裡走出的。

事實上,共產党進入東北後,被吸收進來的日本僑民並非全部從軍追隨四野一路征戰,還有一部分技術人員因"解放區"建設急需被分散到中國各地,規模最大的一支是1950年秋,800名日本鐵路技術人員及其家屬被送抵甘肅天水,負責修建蘭州到天水的鐵路。1951年春,天蘭線正式開始建設,1952年10月1日,在中共建政三周年時,天蘭線提前八個月通車。抵達天水的這批日籍鐵路技術人員,除了修建天蘭線外,還有部分人員被抽調修建蘭新鐵路和山西鐵路修建改造的工程中。

在日籍鐵路技術人員中,最具傳奇色彩的是四野29後方醫院的日籍炊事員吉岡寬,吉岡以前是技術高超的火車司機,解放戰爭結束後,吉岡轉業至地方,在衡陽鐵路局當火車司機。1953年毛澤東南巡,吉岡被上級交代一項意外的重大任務,為毛澤東返回北京時,擔任長沙至岳陽段的專列司機。

周恩來1956年6月27日在接見日本代表團時說:「我們很感激一部分日本人,他們在解放戰爭時期,作為醫生、護士、技術員參加了解放戰爭,這些更增強了我們與日本人民締結友好關係的信心。日本的軍國主義確實是殘酷的,但協助我們的日本人民有很多。」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新浪歷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14/2067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