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屢受騙「金融難民」紛紛三退唾棄中共

中共曾大力倡導的P2P平台爆雷,製造出數億「金融難民」,許多受害人血本無歸,維權無門,生活陷入困境。日前,多位受害人表示,他們看透了中共的邪惡,唾棄中共,選擇三退

「e租寶」的P2P網路借貸平台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龐氏騙局。圖為2016年2月4日,「e租寶」的投資者在北京的抗議活動中高呼口號。

大紀元發表社論《九評共產黨》近20年,引發的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大潮持續至今。近期,大陸p2p信託受害人趙女士對大紀元說,她聽信政府的倡導,把上千萬元人民幣的積蓄,投資e租寶和雪松國際信託,結果血本無歸,還被誣陷為非法集資,她由此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與中共徹底決裂。

趙女士說:「我不信仰紅魔,我根本就不加入它們。我在三退網上(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寫過我的名字退過。我就是被這個黨坑了三次了,才清醒過來了。」

「當年它大力宣傳e租寶。央視、新華社人民日報,還有政府高官,包括前總理、政治局常委都為e租寶站台。但是只上線一年零五個月,e租寶平台突然關閉了,然後,給投資人定性為非法集資。

「我們一家把1260萬元的血汗錢全部投進去了,至今都將近9年了,一分錢沒有返還。全國各地至少有90萬的投資人,四、五百萬家庭,只還返了1%的受害人。」

被中共黨媒和政府大力倡導的P2P平台「e租寶」,2014年7月上線營運,2015年底被定性為「非法集資」,約90萬投資人的500億元的投資款全部歸零。

2016年2月,e租寶投資者在北京抗議。

趙女士說,「我們家在雪松國際信託平台投資300萬,結果它也爆雷了,所有的投資款都打了水漂,至今沒有任何說法。」

她認為,這都是官商勾結設的局,做出的連環套,目的是套取老百姓的積蓄,「他們這些領導人一丘之貉,合謀搶了我們老百姓的血汗錢,至今一分錢都不給,搶的都是民脂民膏啊。」

雪松國際信託前身為江西省國際信託投資公司,是經中共銀監會批准的非銀行金融機構,到2021年已經連續4年位居《財富》世界500強。

2022年1月底,雪松控股創始人張勁公開發表的一封道歉信稱,公司原定於在1月末兌付的理財產品受多種因素的影響,無法按時完成兌付。這份理財產品涉及投資人8000人左右,存量規模高達200億元。

趙女士續說她被騙的經歷:2011年地方政府和房地產開發商勾結,在市中心弄了一塊地皮,「侵吞了我們八百多戶業主的購房款,涉及五、六個億。我們家是大戶,買的最多,當時簽了買賣合同,涉及6000萬元的房款,至今房子沒給,錢也沒退。」

趙女士表示:「我經常去北京國家信訪局去告狀,去反映,他們就打壓我。而且我上哪個地方想要租個鋪面房開個店,他們也不讓我開,說我是上訪人員,他們都不讓我活了,所以我認清它們的邪惡,唾棄它們。」

莫先生從小被洗腦 經歷P2P爆雷後省悟三退

大陸P2P投資受害人莫先生告訴大紀元,他從小被中共洗腦,在經歷P2P爆雷後,翻牆看到大量真實信息,也拜讀了《九評共產黨》,看清了中共的邪惡,因此選擇了三退,「前兩年有一位法輪功學員打電話勸三退,我當時就退出了。」

莫先生說,「我從小聽黨的話,黨就是個大騙子,顛倒黑白。中國三億兩千萬老百姓都是聽了政府宣傳,什麼金融創新,大眾創業紛紛出資投資P2P網貸平台。政府大肆宣傳了五、六年,所有電視裡面都做了廣告。突然之間,定位非法集資了。三億兩千萬老百姓的錢被洗劫一空,老百姓的錢都是省吃儉用省出來的啊。

「我們維權堅持了三、四年,沒用。一天到晚打壓,恐嚇你。我被警察好幾次上門威脅恐嚇,所以老百姓恨得咬牙切齒。咱們就是不甘心,明明是你政府宣傳的,怎麼又定性非法的?既然是非法的,那你為什麼要宣傳呢?互相矛盾嘛,作為一個政府不講誠信,把老百姓坑慘了,流氓政府。」

P2P網貸平台從2012、2013年進入爆發期,包括央視、新華社等黨媒,紛紛大篇幅宣傳,吹捧這種新興的金融服務。時任中共總理的李克強也通過國務院下發文件公開鼓勵金融創新,支持P2P網路借貸發展。

然而,自2016年起中小型P2P平台出現爆雷潮。2018年起,有中共國資背景或政府背書的大平台也相繼爆雷,導致數億P2P受害人血本無歸。2020年11月,P2P平台全部歸零,許多投資人至今未獲分文賠償。

圖為2018年6月「P2P爆雷」時警察在盤查民眾,以阻止要進京抗議的投資者。

多位P2P投資受害人聲明三退

大陸P2P投資受害人楊女士一家三口曾在「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聲明退出中共組織。

楊女士說:「我在P2P某平台上投入了三十多萬,以前覺得社會上那些所謂『負能量』的新聞和我沒有直接關係,同時對共產黨仍抱有一絲幻想。P2P爆雷後,我直接打電話給縣警局經偵大隊報案,結果經偵大隊沒來,我在縣警局工作的親戚來了。」

她續說,這位親戚威脅她不要維權,「說現在上訪就是找死,別給黨和政府找麻煩。」如果她去北京維權,就給她斷絕關係!

楊女士表示:「後來我孩子給我看了網上關於P2P的討論帖,有的政府網路評論員顛倒是非攻擊我們這些投資者,真是欲哭無淚沒處說理!」因此他們一家人聲明三退。

大陸P2P投資受害人、化名「盼光明」的民眾說:他在P2P的金融災難中,傾家蕩產,生活無著落。向各級政府反映問題,結果遭到黑警和政府人員的抓捕、毆打、恐嚇、關押。

他表示:「我們生不如死。天下之大怎麼就沒有說理的地方呢?在反思過程中終於醒悟⋯⋯我不再相信邪黨的謊言了!聲明退團退隊。」

大陸P2P投資受害人孟先生表示:他「看清楚了共產黨的黑⋯⋯2018年P2P,被收割34萬,又被扣上非法集資的帽子。2020年,鄰居違建侵犯他家權益,我證據齊全,訴訟信訪都沒人管,」因此鄭重聲明退出中共的共青團組織。

自2004年大紀元發表深刻揭露中共邪惡本性的《九評共產黨》一書之後,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聲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截至6月初,在全球退黨網站上,已經有超過4.3億中國人聲明「三退」。

2019年1月10日,黑龍江哈爾濱市數百名P2P惠農聚寶平台的難友請願討要血汗錢。(受訪者提供)

宋先生唾棄中共 與中共決裂

大陸p2p受害人宋先生表示:「我不是團員,也不是黨員。我是100%給它劃清界線。我都恨死了,我沒有投資p2p之前,我就很反感這個政府,我恨它已經恨了幾十年了。二十幾歲我就看透它的鬼臉了。」

宋先生說,1989年中共在天安門屠殺大學生的「六四」事件發生以後,他就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和中共劃清了界線。

宋先生形容中共把老百姓當人礦和韭菜,隨意榨取、宰割,「它管理這個國家也很邪惡的,它把老百姓的財富都掠奪乾淨,然後給底層人打斷一條腿,每個人再發給你一個拐杖,叫你沒有能力反抗它,還感激它。它就用這種手段來操控老百姓。」

宋先生續說:「我今年是57歲,積累了一生的財富,它割韭菜全收走了。它搞p2p,然後中央發出號令,忽悠老百姓到p2p金融平台上去存錢。

「銀行也推波助瀾,2018年的時候,銀行的利率大幅下降。我把存了三十多年的錢全部從銀行拿出來,存放在上海成明集團金融平台,放進去兩個月它爆雷了,找它要錢,它就利用公檢法出來打壓我們。」

宋先生說,他維權5年期間多次被警察以尋釁滋事罪抓捕、拘留。後來他才弄清楚,原來p2p爆雷是中共官商勾結收割老百姓的陰謀,收割過後,還給受害人扣上非法集資的帽子。

宋先生:「我現在有困難,坐吃山空,它100%都不還錢了,你說這是個什麼政府?這些公檢法各個層面的貪官勾結奸商,像土匪一樣搶劫老百姓的錢。」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韻、熊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16/2068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