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央視的歐洲杯假廣告牌穿幫,比甄嬛傳還好看

當國內社交媒體還在激烈討論,今年歐洲杯的現場廣告牌究竟是真的寫了中文,還是虛擬替換時,在英格蘭vs塞爾維亞的比賽中,一個穿幫給了答案。

早在2018年開始,隨著英足總和技術廠商 Supponor合作,DBR虛擬廣告牌(Dynamic Banner Replacement)就開始出現在了國際賽場之中。6年之後,在每一個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比賽裡面都能看見這門技術,包括本屆歐洲杯。

這個足球比賽的小插曲,背後不僅是一項技術,還是一場訴訟,以及深層的足球商業焦慮。

偷天換日

本次歐洲杯虛擬廣告牌技術供應商,並不是當初開創先河的Supponor,而是他們的友商,另一家來自瑞士的廠商AIM Sport。2015年,他們向歐洲專利局,申請了《數字圖像疊加系統》(DIGITALLY OVERLAYING AN IMAGE WITH ANOTHER IMAGE)的EP3295663B1號專利。

作為虛擬廣告牌技術的基礎,該技術是一種能夠把一張圖像「貼」到另一張圖像上的技術。就像你用Photoshop摳圖補圖一樣,這種系統可以把實時拍攝的圖像,和預先準備好的信息圖像結合,呈現在你的屏幕上。

它的運作步驟可以簡單理解為:

創建一個虛擬世界的模型:首先,系統會建立一個虛擬的世界模型。這就像是提前畫好了一張地圖,標註了每一個需要展示信息的地方。

獲取攝影機信息:當你用攝影機拍攝時,系統會收集相機的各種參數,比如相機的位置、角度、拍攝的方向等。這就像是告訴系統你從哪個角度在看這張地圖。

拍攝真實場景:接下來,攝影機會拍攝真實世界的圖像,捕捉到你正在看的畫面。

定位信息展示的位置:系統會根據虛擬模型和攝影機參數,計算出真實場景中應該展示信息的位置。就像在實際地圖上找出對應的位置一樣。

檢測遮擋物:為了確保信息能正確展示,系統還會檢查圖像中是否有物體遮擋了需要展示信息的地方。例如,如果有一名球員正好站在你需要顯示數據的位置,系統會檢測到這個遮擋物。

疊加圖像:一切準備就緒後,系統會把預先準備好的信息圖像(比如球員的數據)疊加到你正在看的畫面上,只在沒有遮擋的地方展示這些信息。

輸出最終畫面:最後,經過處理後的圖像就會出現在你的屏幕上,實時地展示豐富的信息。

圖片來源:歐洲專利局

實際上,這個系統不僅可以用於體育賽事的直播,還可以用於很多其他場景。比如,在旅遊景點的介紹中,可以看到古建築的歷史信息直接疊加在建築的畫面上;在駕車導航時,可以看到路線指引直接顯示在道路的實景圖上等等。

在專利資料中,AIM Sport還進一步提及,系統在不同光波(比如藍光、綠光、紅光)下的工作情況。不同顏色的光有不同的波長,系統可以通過分析這些光波的特性,更精確地進行圖像處理和疊加。

圖片來源:歐洲專利局

系統通過分析光譜圖,識別出不同波長下的像素亮度分布。這有助於系統區分不同顏色的物體。例如,在上圖,不同波長的峰值對應於不同顏色的光譜,這可以幫助系統識別圖像中的各種顏色特徵。

而通過分析RGB(紅、綠、藍)三個顏色通道,可以確定每個像素的亮度,通過分析像素亮度,系統可以檢測出哪些部分的圖像是被遮擋的。例如,如果一個物體(如球員)擋住了需要疊加信息的位置,系統可以通過檢測該區域的亮度變化來識別這個遮擋物,分析不同波長的光譜和像素亮度分布後,系統可以更精確地將疊加圖像應用到真實圖像上。

於是,電視機面里呈現的廣告牌,便以一種偷天換日的形態,來到了觀眾眼前,根據公眾號體育產業生態圈在《歐洲杯廣告進入虛擬時代:「特供」不止中國》一文中統計:「面向中國消費者製作了中文定製廣告的總共8家,分別是阿里、支付寶、源訊科技(Atos)、繽客網(Booking.com)、比亞迪、海信、卡達觀光局(visitQatar)和vivo。」

熟悉的中文廣告,讓廣告商給人的印象更為深刻,也帶來更多媒體的討論。雖然偶有Bug,但顯然讓 AIM Sport在未來的生意更有底氣,更何況,他們之前在法院上還重挫了友商Supponor。

專利戰爭

虛擬廣告牌最早的測試是在2015年德國各級別俱樂部賽事中,AIM Sport和 Supponor彼時還算友好,他們的技術都獲得了德國足球聯盟的批准,可以分別和不同的德國俱樂部合作。但隨著Supponor將這項技術帶到了國際比賽的舞台,顯而易見的商業收益,讓兩家競品無法再和諧相處。

2020年,AIM Sport在德國法院指控 Supponor的SVB系統侵犯了其專利,而雙方爭論的焦點,正是Supponor處理廣告遮擋物方面的技術,是否侵犯了前者的專利。

AIM Sport主張,自己通過評估像素亮度來檢測遮擋物並調整廣告內容,這技術是白紙黑字寫在專利裡面的,Supponor在判斷遮擋物的時候,肯定涉及像素亮度,必然侵權了。

而Supponor則反駁,首先,AIM Sport的專利使用的技術語言過於寬泛,專利只是客觀描述了基於像素亮度識別遮擋物,沒具體說實現方式。其次,我們的系統使用了不同的技術手段來處理遮擋物,特別是使用了多攝影頭系統和更高級的圖像處理技術,包括多攝影頭的數據融合和更複雜的圖像分析算法,不僅僅是像素亮度。

雙方訴訟現場丨Youtube

法院上的鬥爭,是現實中商業競爭的延續,在這項技術誕生的不長的時間裡,雙方開展了激烈的圈地運動,Supponor得到英足總的支持,AIM Sport就爭取在英超聯賽中登場。Supponor拿下德國、義大利等足協的訂單,AIM Sport就和巴薩、拜仁等俱樂部合作。Supponor拓展領域女子手球歐錦賽,AIM Sport也外擴到在英格蘭橄欖球超級聯賽。

總之,由於技術的通用性,全球市場和全運動品類,幾乎都等待著他們開拓,雖然都不算什麼大公司,也都沒有上市(因此無公開資料表明兩家公司的業績情況),他們的商業競爭,比起真正的巨頭來說也只能算小水花。但他們的崛起,還是折射出整個足球商業乃至體育商業而言,最迫切那份期盼:掙錢。

錢來錢往

DBR虛擬廣告牌始終在解決一個問題:增加贊助商的廣告權益,而背後,是為了能夠撬動贊助商投入更多的贊助費用。

The Business Research Company的報告顯示,2020年全球體育市場規模約為3883億美元,從2015年至2020年的年均複合增長率為3.4%,預計2025年將達到5999億美元,2030年將達到8260億美元。體育產業是一個快速增長的市場,而其中,包括世界盃、奧運會、F1、歐冠、歐洲杯等頂尖賽事,將變成更加稀缺而昂貴的資源。

也因此,開發體育的商業價值,也就成為了所有局內人的期盼,國際足聯、歐足聯等管理者期待賽事有大筆贊助,俱樂部期待更多金主入場以及從比賽拿到更多獎金,贊助商也期待體育比賽給自己帶來更好的營銷效果。

但與此同時,足球本身在歐洲和南美,並不是純粹一場秀,帶有一定的社區屬性。因此在商業化上比起NBA、F1等純粹商業化項目要困難一些。經過博弈,現在主要去拓展商業化的兩條路是:擴比賽、上科技。

DBR虛擬廣告牌就是上科技的一部分,此外包括但不限於利用 AR/VR觀賽,更多數字媒體形式等等,都是為了能給商業化騰出更多空間。

而擴比賽則實施了多年:歐洲杯參賽球隊從16支擴大到24支,世界盃參賽球隊從32支擴大到48支;歐冠賽制改為瑞士輪,每支球隊在小組賽階段將比傳統賽制多踢4場比賽並增加了附加賽,英超更是通過延長補時的方式增加比賽時間。比賽多了,比賽時長增加,廣告曝光自然也就更多。

圖片來源:sportingnews

但這樣的方式實際上加劇了運動員的傷病風險,同時,由於小球隊缺乏輪換深度,更難以「爆冷」,加劇了足球場上的馬太效應和資本壟斷。也因此,這些改革措施,始終遭受批評。

而從贊助商的角度來說,科技的進步和比賽的增加,確實在帳面上帶來了更多的曝光,但往往不能拓展到轉化率、社交媒體粉絲、社交媒體參與率等更多細分指標上。「有50%的廣告效果是浪費的,而你不知道是哪50%。」的詛咒,始終是無法破除。

而如果來自球迷、球隊、贊助商的不滿持續累積,可能造成的後果,也許是整個足球世界的地震。此前紅牛已經證明,通過自建球隊、車隊和自組比賽的內容營銷方式,花一樣多的錢可以獲得更好的收益。前兩年歐超雖然最終組建失敗,也給當下的足球商業提了個醒:

足球有今日的繁榮,是上百年積累所得,它由無數的球員、球迷和賽事組織者,碰上了好的歷史機遇而有今天,卻也有可能隨著時代的改變而改變。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果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24/2071051.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