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與共產黨的生存之爭 曝六四後黨內再定甄選「三標準」

—今日中國是「黨天下」還是「習天下」?

習近平上台後,許多評論指出中國從中共「黨天下」成了「習天下」。究竟當今中國是「習天下」還是「黨天下」?自1980年以來,同樣的中共體制卻出了多位風格迥異的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被公認在關鍵時刻站在人民一邊,但是後來都遭到清算。

在中共建黨103周年之際,通過對中共近年來五位總書記的分析,前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告訴美國之音,中共本質是一個極壞的黨,因此胡趙這樣的領導人僅是鳳毛麟角,而習近平得以完全攬權。蔡霞教授認為未來中國人民的生存、共產黨的生存和習一小伙人維持權力之間將有生死博弈。

「黨的習近平」還是「習近平的黨」?

習近平登台之前,時任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研究主任李成先生曾經預測,「由於未來的領袖習近平和李克強沒什麼政績,還面臨不斷加劇的黨內競爭,他們很可能比前輩更弱勢,不得不更多地依賴集體領導。」

今天應該沒有研究中共政治的人再認為當今的中共是集體領導。但關於中共政治的一個新謎團出現了:中共和習近平究竟是什麼關係?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院主任克里·布朗( Kerry Brown)認為,今天「的確有個獨裁者統治著當代中國,但那是習近平為之服務的中共,而不是他個人。而且,他和其他人一樣,以一種奇怪的方式遭到這個政黨的劫持。」為什麼是黨劫持了習近平?他指出,習仲勛教育習近平,無論黨如何對待你,也要對黨保持信仰,而且,習近平深信,只有中共才能實現中國的偉大復興。

前中央黨校教授蔡霞提出相反的看法。她認為在中共二十大之前,是「黨天下」的習近平,而二十大之後,則變成了「習天下」的共產黨。她進一步指出,中共實質上已經不復存在,中國是被習近平一小伙人繼續以中共的名義控制著。

「黨天下」養大習近平

「當時,黨內和社會上不少人對黨和國家前途憂心忡忡」。這是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報告中描述他的前任胡錦濤時期的政績,而胡錦濤當時帶病參加二十大為習近平站台,就坐在會議主席台上。此前,解放軍上將王寧曾經說習近平「在緊要關頭挽救了黨、挽救了軍隊。」

自由亞洲專欄作者、中共研究專家高新指出,一些國內政治異見人士當時認為因為中共政權合法性資源流失嚴重,安排習近平這樣有特殊政治資源的太子黨成員當接班人,是基於救黨圖存的考量。

「我個人的看法完全不是這樣」,蔡霞教授說。她解釋說,中共高層相信江山必須掌握在「自己的孩子」也就是紅二代的手裡,將來才不會挖祖墳。這就是中共80年代選接班人梯隊的來歷,習近平也就是在此時被挑出來成為共產黨培養的對象。

六四後,黨內再定甄選「三標準」

在中共裡面可以稱作「自己的孩子的」並不只習近平;最後誰成為接班人,這是需要競爭的,除了外界熟知的習近平與薄熙來的競爭外,還有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兒子劉源和前元帥陳毅的兒子陳小魯等人。但最後為何習近平勝出?

《晚年周恩來》一書作者高文謙認為習仲勛扮演了關鍵角色。他生前在黨內口碑好,為人正派開明,支持當時的總書記胡耀邦推行改革開放政策,特別是在中共批鬥胡耀邦的黨內政治生活會上,習仲勛是唯一一位敢於站出來指責如此作法違犯黨的組織紀律原則的人。

蔡霞告訴美國之音《縱深視角》,在六四事件之後中共對紅二代接班人梯隊又進行了一次篩選。她相信當時傳出的所謂「三條」是真的。一,要選自己的孩子,二,必須是紅二代廳局級,三,「開槍派」,即支持六四鎮壓。而時任人大第一副委員長習仲勛去天安門廣場和305醫院慰問解放軍,這個「投名狀」事件對習上位「其實是起了很大作用的」。紅二代裡面很優秀的陳小魯這樣的就是因為不符合第三條而被淘汰。

二十大兩件事讓「黨天下」變成「習天下」

蔡霞教授披露說,習近平2012年上位之後,黨內還有多樣化的聲音。在2016年十八屆六中全會討論和修改中共黨內監督條例的時候,習家軍在會議議程外突然提出樹立「習核心」話題,當時就有中央委員站出來說現在強調集體領導,胡錦濤就也已經不是核心,為何現在還要提核心?隨後的2018年修憲和2021年討論中共第三個歷史問題決議時,中共黨內仍然還是有分歧。這些事實說明,當時仍然有人代表中共在發言。

蔡霞教授認為,「黨天下」變成「習天下」的里程碑是中共二十大的兩個事件。第一是習近平下令當眾把胡錦濤強行架出會場,當時會場主席台上的中共要員們「連動都不敢動,連眼珠都不敢轉一下」。其次是在媒體前亮相的新常委完全是習近平過去的秘書和現在的秘書。蔡霞說:「我當時的感覺就是說共產黨已經不存在了」。如果說還有黨這個名字,其實只是頂著這個黨的名字的9000萬人這麼一個政治人群被習近平這個整個黑幫一夥給綁架了。」

獨立時評人蔡慎坤也指出,「二十大徹底告別了改革開放,『兩個確立』意味著習與鄧、江、胡時代完成了切割,習天下呼嘯而至。」

胡耀邦和趙紫陽為何被中共清洗?

今年是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去世35周年,中外學者4月在紐約舉行了一場「紀念胡趙和八九民運35周年國際研討會」。同樣是中共總書記,同樣是共產黨體制,為什麼習近平遭到批評,而胡耀邦、趙紫陽卻受到紀念?

中國作家戴晴認為,胡耀邦是真心希望改正共產黨的錯誤,「他算是共產黨的好書記,」她說。在胡趙基金會會長張艾枚看來,趙紫陽則認為中國一黨專制沒有出路,他(趙紫陽)曾經說,除了市場經濟和民主政治,他不知道中國的民主政治還能往哪轉。

蔡霞教授告訴美國之音,在胡耀邦和趙紫陽這兩位中共總書記身上存在一個需要討論的問題,他們是共產黨的總書記還是人民心目中的好人?

中共裡面有好人,共產黨是個極壞的黨

關於共產黨裡面有「好人」問題是一個長期爭議的話題。原影響力中國網總編輯蘇小玲發表在《紐約時報》的文章說,「共產黨不是傳說中的『洪洞縣』,裡面沒多少好人。這自然也不合事實。」中國政論家胡平曾經撰文討論「為什麼最壞者當政」這一困惑性問題。

蔡霞教授認為,胡趙走到中共總書記的位置上是特定的歷史條件,並且實屬鳳毛麟角。她認為這兩人是中共裡面」公認的好人「,在關鍵時刻選擇跟人民站在一起乃至被中共清洗。蔡霞教授接著指出,雖然共產黨里有好人,「但是共產黨本身是一個不好的黨,極壞的黨。」而且,中共本質決定它容不得好人,哪怕你就是到了總書記的位置上也可以迫害你,同樣可以隨時用不正常的手段解除你的職務。

蔡霞比較了在胡趙之後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和胡錦濤。她說一位是老共產黨的遺孤,另一位是黨培養下的共產主義接班人苗子,這兩位中共總書記雖有抱負,但一個不敢踢出臨門一腳,一個被破迫喊出「不折騰」,這是因為他們害怕出了共產黨給他們劃出的「邊界」。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江澤民不是老共產黨的遺孤,是老共產黨的侄子,是老漢奸的兒子,還不是普通的漢奸。江澤民的父親是漢奸汪精衛政府的高層官員,所以江澤民才有受到高等教育的條件。江澤民本人就是上的漢奸大學。

習近平與共產黨的生存之爭

既然習近平將「黨天下」變成了「習天下」,這個黨和習近平之間是否存在矛盾?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院主任克里·布朗(Kerry Brown)2022年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曾提出一個看法。他說,在當今中國,黨仍然是關鍵,習近平只是一個合適的領導人。如果習近平的政策製造社會動盪,他本人就變成問題所在,進而遭到反對和處理。中國共產黨是一個無情的實體,它無情(統治)的時間比習近平要長久得多。

蔡霞教授與布朗教授看法略有不同的是,她認為中共與習近平之間儘管存在矛盾,但當今中國實際是中國人的生存、黨的存在與習一小伙人保持權力大位之間存在生死博弈。

蔡霞教授對《縱深視角》解釋說,三年清零,習近平一小伙不顧人民死活,將整個中國變成一個大監獄,白紙運動就是人民遇到生存危機時刻的反抗,它最終迫使習近平不得不解封,而在黨內,時任總理李克強設法儘可能的發出他的聲音,想把經濟逐漸恢復起來。

中國人民是否相信中共能走向民主改革?

2018年,美國前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中曾經說,「北京仍然口頭上在說『改革開放』,然而鄧小平的這個著名政策已經變得空洞。」他希望「中共領導人仍可以改變路線,回歸幾十年前兩國關係開始時的改革開放精神。」

但是蔡霞教授認為中國人民已經不會再相信共產黨,因為他們看到了即使經過了改革開放40年,中共仍然可以隨意剝奪人民手中的權力。她接著說:「我覺得就是再往下有可能就會推動整個這個國家政治上的鬆動,逐漸的通過動盪一段時間以後走向民主憲政。」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24/2071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