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人販子

華人小哥怒撒$2萬約炮幼女 結果悲劇了(圖)
2022-05-27

他願意出錢,你能幫他嗎?最好是8-15歲的女孩。」隨後,FBI對Li提出了指控。

古代喪盡天良的採生折割,至今仍能見到(組圖)
2022-05-10

在電影《貧民窟的百萬富翁》中,有這麼一個片段:男主角和他的哥哥正在垃圾堆里睡覺,忽然有個衣著精緻的男人聲稱要收留他們,這個男人收留了許多像他們一樣的小乞丐,不但提供吃住,還教他們唱歌,這群小孩兒把這個男人當做天使。好景不長,當男主的哥哥取得男人的信任之後,才發現這個男人並不是什麼...

導演王聖強出鏡談豐縣「鐵鏈女」
2022-05-01

中國知名導演王聖強,因為持續關注、聲援徐州「鐵鏈女」,遭到當局的打壓和噤聲。之前,他在受訪時談到徐州「鐵鏈女」的畫面曝光,引起關注。

縱容犯罪!中共三部門推拐賣自首免罰(圖)
2022-05-01

中國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聯合發布《關於敦促拐賣婦女兒童相關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的通告》,敦促拐賣婦兒罪犯於今年6月30日前自首,如實供述罪行可從輕或減輕處罰,犯罪較輕者可免除處罰。有網友批評犯罪者可免罪或獲輕判,「自首能減輕罪行的話,那些被毀掉的女孩子的一生,誰來賠」、「減輕?那婦女兒童受的罪誰來承受?」、「買野生動物都要被判刑,買人不算犯罪嗎?」、「自首還要給他們減刑?這是不是赤裸裸地告訴世人,人犯罪了,只要自首就可以輕判?」

我的自白:媽媽是被拐賣來的,爸爸是職業乞丐(圖/視頻)
2022-03-25

《自由亞洲電台》(RFA)記者唐家婕采寫了三集系列報導《「拐買」媳婦和兒子的自白》,以下是第三集「我在拐買家庭長大」,已經移居美國的洛奇要分享他的親身經歷。

人販子搖身一變成了人大代表?(圖集)
2022-03-19

剛剛在鳳凰周刊前調查記者鄧飛的微博上看到一則消息,拐賣徐劍峰的人販子現在是某縣的人大代表!

一個姑娘被拐賣真實恐怖經歷:買家才是邪惡主犯(組圖)
2022-03-14

隔壁家的媳婦是買來的,就連村長的媳婦,都是買的。這個村莊,可以稱為邪惡村——村裡的男人,會向人販子下訂單,人販子根據訂單需求,拐來他們想要的女性,出售給他們。在這個恐怖村子,就連孩子都是餓鬼化形,負責跟蹤被拐來的女性,防止這些姑娘逃跑。正本清源,嚴打犯罪——無論是買家,還是賣家,只要有實際犯罪行為,就絕不姑息,這個世界才會慢慢變得正常。

尋親26年母子終未能見面(多圖)
2022-03-13

1991年,浙江女子楊素慧4歲的兒子徐劍鋒在廣州被主科地位,此後她與丈夫離婚獨自尋子,足跡遍及大江南北。她為兒子哭瞎了一隻眼睛,此後又罹患肺癌,她帶著藥瓶繼續尋親,要與死神賽跑,在倒下之前找到兒子。2017年1月,尋子26年的楊素慧抱撼離世,在生命的最後一...

導演胡雪楊、作家嚴歌苓和詩人楊煉緊急呼籲:拯救中國及全球「鎖鏈女性」(組圖)
2022-03-08

在2022年3月8日婦女節前夕,中國導演胡雪楊在巴黎展映其新作《SOS拯救我們的姐妹》,以此表達對中國「鎖鏈女事件」官方掩蓋真相和塞責的抗議。因該「八孩母」事件遭封殺的華人知名作家嚴歌苓也以製片人身份參與活動。

17歲少女被拐賣後罕見操作,反把人販子賣了!(圖集)
2022-02-26

不慎遭遇人販子的拐賣。普通女生遇到這種情況,或許會跪地求饒或者哭爹喊娘,但劉慧卻冷靜應對、將計就計,最後竟然把人販子給賣了,等到警方接到報案開始調查的時候,那名企圖拐賣劉慧的人販子已經被另一名人販子強姦並轉手賣到了另一個人手上。 劉慧是如何智鬥人販子的?她又得到了怎樣的處理呢?我們就來聊聊這場被拐女孩「極限反殺」人販子的好戲

小粉紅家庭們準備好了嗎?鎖鏈女事件 當局鼓勵了人販子…(組圖)【阿波羅網報導】
2022-02-24

當局對鎖鏈女事件大肆推諉、封殺、掩蓋,致使拐賣人口似乎受到了鼓勵,「驕傲女孩」揭示人販子越發猖獗,進入2022年的2月份,每天的失蹤人數與日俱增!

乾元:徐州鐵鏈女事件背後的深層原因(圖)
2022-02-23

江蘇宣布成立調查組調查事件真相,然而鐵鏈女至今仍下落不明。(視頻截圖)折騰了十多天的冬奧會終於結束了,這是德語媒體《焦點》周刊的評價,其實也是大多數中國人的同樣感受,中共費盡心機,花費了數百億美元搞了一場龐大的政治秀,又用舉國體制+欺騙手法多得了幾塊金牌—...

加州展開打擊人口販賣特別行動逮捕近五百人(圖)
2022-02-22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執法部門2月15日宣布,在美式足球聯盟年度冠軍賽「超級碗」舉行之前,該州展開了一個打擊人口販賣的特別行動中,拘捕了近500名嫌犯。

打拐英雄朱文光剖析徐州打拐:最重要一點(組圖)
2022-02-22

朱文光是一位退伍軍人,四川省中江縣人,真正的打拐英雄,從事打拐11年裡解救回四川的被拐賣婦女、兒童,僅記錄在案的就達160餘人。因此,他被媒體冠上了「打拐英雄」、「中江佐羅」,以及「千里獨行俠」的稱號。美國《新聞周刊》在2001年還曾到中國跟蹤他半月,報導他的打拐經歷。被外界稱為「民間打拐第一人」。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沒怎麼見處罰買的人,或者處罰的太輕,必須買賣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