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鐵流

鐵流:這孩子長江游泳所見讓他決心反黨(圖)
2020-07-23

長壽湖風景名勝區,曾是關押改造「右派份子」的「水上監獄」。(Shichen/wiki/CC BY3.0) 長壽湖是由「一五」期間重點工程獅子灘水電站攔河大壩建成以後而形成的人工淡水湖,水域面積65.5平方公里(約10萬畝),庫...

鐵流:北大才子郭家一的大災大難
2020-06-20

引言 他出生在一個極其普通的職員家庭,呱呱墜地之時的1937年正是抗日戰爭全面爆發的那一年。父親做人不存大志,希望有吃有穿就行了,帶著他東奔西跑,好不容易讀完高中。由於他讀書努力,1956年當他和哥哥雙雙以山西省優異成績考入名校北京大...

鐵流:尿床的孩子也反黨 當獲「吉尼斯」紀錄(組圖)
2020-05-30

荒唐年代必然有荒唐的故事,一個12歲還在上小學的孩子,竟在「反右鬥爭」中被中共地方黨委劃為「童右」,一樣弄去「勞動改造」,你相信嗎?然而卻是事實。]

鐵流: 抗日將領王瓚緒一家的大災大難(組圖)
2020-05-20

抗戰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瓚緒將軍遺像。 將軍威名震蜀中,抗擊倭寇胸有謀。 疏財辦學留義舉,亂世執戈亦英雄。 錯將獨裁視堯舜,誤把赤誠獻秦龍; 可憐家口皆為奴,而今仍是一冤蟲。 我是「去了就不想走的城市」的...

這孩子反黨的理由讓我目瞪口呆(圖)
2020-05-08

「一些右派是慘死於同類直接或間接的迫害,一些右派是因為同類的壓迫使生存更為悲涼。對此,雖然可以歸咎於『以右治右』的專政惡毒,歸咎於『你死我活』的生存無奈,但是,在災難、恐怖、迫害面前,有人性的高貴、尊嚴、堅守,也有人性的卑劣、萎瑣、自私。每一個人,都應對他的選擇和行為承擔責任。

鐵流:北京往事之走出雷馬屏監獄(圖)
2020-04-22

那位分場長在會上指著我說:「黃澤榮,你這個老右派、老反革命都能平反,我們雷馬屏農場就沒有犯人了……」(網路圖片) 我是個從不低頭認罪的「右派份子」,不寫檢查、不寫交待,一有機會就翻案上訴,要求「平反」,在監岳是個出了名的「反改...

一代明星許還山苦難的歷程(圖)
2020-02-07

明星許還山。(網路圖片) 題記:是金子永遠發光,是強人不怕打擊。苦難對一些人是災難,對拚搏者卻是財富。許還山是天生的拚搏者,縱是刀光劍影在他面前也會化著彩雲…… 說不清楚的命運 他是天生的電影演員,也是天生的右派。...

鐵流:習仲勛老部下掀高層內幕 多少鮮為人知的秘密被他帶走了?
2019-11-28

彭達其人其亊 彭達老人原名馬信,字子誠,1918年4月生,是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人,1936年去歸綏投考梁漱溟先生創辦的綏遠省鄉村建設委員會鄉村訓練所,畢業後被分配在傅作義新組建的國民兵團。曾在司令部、團、營、連政訓部門擔任政訓員、督導...

鐵流:「祖國」你愛我嗎?(圖)
2019-11-13

鐵流 記得1980年「改正」歸來不幾天,中央發出號令:大清特清文藝界的「精神污染」,於是全國媒體像打了雞血針似的,聲討白樺末公開放映的電影《苦戀》,說它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大毒草,」,因那電影主人公累遭政治迫害,仰天發出句絕妙...

鐵流:公社書記搞女人學毛澤東(組圖)
2019-11-02

題記:「上樑不正下樑歪,中梁不正倒下來」。有什麼樣的領導,就有什麼樣的幹部,老毛貪色戀權,他的腳腳爪爪會是好東西? 故亊先從不巴題的滴水洞說起。此洞是毛澤東的行宮,是時任湖南省委書記馬屁精張平化討好老毛的「貢品」。在餓殍盈野的1959...

鐵流:敢批改華國鋒政治報告的「反革命」(組圖)
2019-11-01

題記:古語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也不一定,右派孫照臨被毒蛇跤了多次,可痴心不改一如既往,公然說華國鋒在在全國第四屆第三次人大會上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狗屁不通。於是拿起筆在刊登報告的《人民日報》上批註道:「語法不通,用詞不準,邏輯紊...

鐵流:荒唐的年代生活欺騙了她(組圖)
2019-10-23

「四季如春的昆明」也逃脫不了大自然變暖的影響,六月初的氣溫也高達攝氏30度。可我去那三天,夜夜小兩淅瀝,又是初春氣候。6月8日那天,我通過趙漢科邀請幾位難友在昆明最好的一家西餐館閑聊。特別提出,一定要請到卓秀群大姐,我曾說要給她祝賀90歲大...

你還不信? 我想為這段最黑暗、最苦難的歷史 做一點點見證(圖)
2019-08-22

至今有人說,1959年1961年中國沒有餓死人。說餓死人全是地、富、反,壞、右分子造謠生事,是一些仇恨社會主義制度和無產階級專政的階級敵人,故意編造出這謊言反對毛澤東思想和詆毀偉大領袖毛主席。說這些話的人不是無知,便是故意為他們的心...

人間煉獄!鐵流:人為的大饑荒終身難忘(圖)
2019-05-05

三年大饑荒造成的大面積死亡場景令人不勝唏噓。(網路圖片) 80歲的難友林憲君先生是四川省團校政治教究室研究員,因日記上寫了一些對現實不滿的文字,便被劃為極右,開除公職送勞動教養,他在沙坪整整待了近二十年。 我們先後在重慶...

鐵流: 那床血跡浸透的被蓋重達幾十斤(圖)
2019-04-20

他投筆從戎走上了革命道路。但不久他發現這個「革命」說一套做一套,南轅北轍大相徑庭,開始有不滿言論,在「反胡風運動」中即遭肅整,被關押審查,大小會批判鬥爭,自此失意入,常有奇談怪論。觀點一針見血,剖析深刻。他直指時弊鞭撻入里,縱是今日來看也十分超前和有價值,不愧是抗暴反殘的先知先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