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伍凡:川習通話後兩會前 中共經濟重大危機

2月9日晚上,川普和習近平通話,談了一個多小時,事後白宮對外宣布,川普尊重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也就是回到了40多年前尼克森所提出來的〝一個中國〞政策。歷屆美國政府都執行的〝一個中國〞政策,現在川普也表示尊重這條政策。

這個是習川通話許多內容中唯一向外公布的內容,這是川普向習近平所保證的、禮讓的一個關鍵的議題。中國一直在講〝一個中國〞政策是中美關係的基礎,是不能談判的,川普就改變了他的初衷,不拿〝一個中國〞政策來談判,他拿別的東西來進行討價還價。

那麼我們要問,川普已經禮讓給習近平〝一個中國〞政策,那麼習近平向川普做了什麼讓步呢?他們兩個究竟談了什麼樣的議題呢?到現在為止,白宮也好、中南海也好,都守口如瓶,不漏一絲訊息。

那我今天就試圖從習川的談話之後,中美關係各個方面的變化來觀察和分析,試圖找出一些中美關係正在發展變化中的內容。而事實上最近幾天,我們可以看到很多變化的內容,那我先談中美關係最近的變化。

高盛集團報告:中國經濟恐怕遭遇到了重大危機

高盛集團在2017年提出一個報告,這報告裡面提到,中國經濟恐怕遭遇到了重大危機。

2月16日,台灣的《中國時報》轉載了美國彭博社的報導,高盛集團做出2017年最新的經濟評估,經濟學家們警告中國大陸,認為它的經濟恐怕在今年要遭遇到重大危機,其中以近年來快速飆漲的房地產市場最危險。

過去兩年來,中國一二三四線的房價都瘋漲,漲到最後,政府也下令要凍結,不準漲,那最近一二線又在漲。隨著經濟成長的緩慢,通貨膨脹的隱患仍然存在。還有許多地方政府為了維持經濟成長的GDP數據,繼續砸下了龐大的政府預算,鼓勵低利率的購買房子的貸款,來保持房地產這個泡沫的不破。同時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中共官方開始緊縮銀根和金融市場上的熱錢線,因為錢砸得太多了,出現危機了,所以它開始收縮銀根。

那麼現在川普已經上台了,竟然面臨中美貿易戰和關稅這樣的威脅,外界看中國的經濟發展,感到非常憂慮。那這篇報導把目前中國經濟重大的危機和川普要發動的中美貿易戰連繫在一起。這不會是無的放矢,可以說正因為中國經濟處於重大危機的時期,正可能是引發中美貿易戰的起因之一,也就所謂趁虛而入嘛。

川普想利用中國經濟正處於重大危機的時期,揚言中美貿易戰,逼迫習近平在其它方面做出讓步,至於什麼讓步現在我們沒看到,但是川普要求首先你要減少中美貿易巨大的逆差。我想這些問題在川普和習近平談話一個鐘頭之內,大概都提到了。

那麼下面我來看看北京當局的反應。2月21日,美國之音報導,中國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在2月2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貿易戰不應該成為一個選項,你可選別的東西,不要選中美貿易戰,因為中美做為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一旦開戰必然是兩敗俱傷。他說:〝最近兩國元首的通話以及各個層面的接觸,都使我們有理由相信,健康穩定的中美經貿關係,為兩國和兩國人民帶來實實在在的巨大利益是兩國經貿關係發展的基礎。〞再吵架也不能搞貿易戰,美國是中國第一大出口市場和重要的外資來源地。

高虎城引用的數據,截至到2016年底,美國對華投資項目佔中國已經批准的外資企業項目的7.8%。另外,美國出口的26%的波音飛機、56%的大豆、16%的汽車、15%的農產品以及15%的集成電路都銷往中國。什麼是集成電路?就是中國大量生產iPhone、iPad裡邊所用的最關鍵的IC chip就是從美國來的。

川普最關注的目標之一是要求中美貿易當中降低美國的貿易逆差

但是儘管你高虎城引用了上面的這些數據,但是他卻沒有引用最重要的中美貿易逆差這個數據。2016年中美貿易,美國的逆差數字達到了3,470億美金,這確實是川普最關注的目標之一,就是要求中美貿易當中降低美國的貿易逆差。那怎麼降低呢?川普提出來,通過提高中國商品入關的關稅達到45%,和提高人民幣匯率,也就是把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從這兩個管道來執行。

如果真的實行了這兩個措施,那麼中美貿易戰就開打了,這將對正處於經濟重大危機的中國是個重大的打擊。那當然了,中國也必然會對美國進行反擊,這也必定對美國經濟是個重大的打擊,兩敗俱傷。目前正處於中美貿易戰的前夕,如何避免和化解中美貿易戰呢?這是我下面來繼續分析,能不能避免?

高盛集團前董事長亨利‧保爾森(Henry Paulson)曾擔任了小布希政府的財政部長,他是個中國通,來中國談判了很多次。那麼現在川普任命有高盛背景的人出任白宮和政府官員,高盛集團總裁兼首席運行官加里‧科恩(Gary Cohn)出任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前高盛高管姆欽(Steven Mnuchin)出任財政部長,和班農(Stephen Bannon)任總統首席策略師兼高級顧問,這些都是高盛背景的高官。

高盛集團對中共的政治和經濟狀況相當熟悉,甚至可以說是中國通,他們常常到中國去訪問談判。他們知道中國經濟的軟肋,哪裡是最容易被攻擊的領域,但是也知道哪些領域是最好目前不要去碰,否則兩敗俱傷,得不償失,所以高盛集團有他們一套辦法。

川普任命(鋼鐵大王)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擔任商務部長,他在任命他的國會參議院的聽證會上講,他說他不反對雙邊貿易,但是美國不能容忍中國的貿易壁壘和傾銷手段,在他上任之後將會從中國的鋼鐵行業入手進行反擊。

中國的鋼鐵現在是傾銷全世界,一年生產8億噸,中國自己頂多用一半,現在傾銷到歐洲、傾銷到美國,所以美國就可能由這個地方要提高中國進口的鋼鐵關稅。

那麼自從川普和習近平通話之後,川普處理中美關係似乎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一方面希望就某些政策對中國發起挑戰,另一方面又希望保持兩國的關係穩定。

儘管川普已經安排好人馬,準備要向中共發動貿易戰,但是現在呢,我認為他正處於一個制訂策略,選擇攻擊目標的階段,也就是在穩定中美兩國關係的前提之下,川普在某些挑戰的領域裡面,要獲得實際的利益,並且要求中國參與解決符合美國利益的國際問題。

川普還沒有以貿易戰為中心來處理中美關係

那麼以目前中美關係發展的現狀來觀察,川普還沒有以貿易戰為中心來處理中美關係,而是以處理朝鮮問題和處理南海問題作為先導,作為川普向習近平要價還價的手段。而習近平呢,在三月份到來之前的兩會前夕,更不願意看到現在就發生中美貿易戰。因此呢,中美雙方就有了比較大的討價還價的空間和餘地了。

我們可以看看中國外長王毅到了德國波恩,參加世界二十國集團的外交部長會議,和現任的美國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第一次見面,他們交談了中美兩國關係以及世界熱點、議題,希望尋求合作,這是第一步接觸。

第二步,在2月21日,根據路透社的報導,美國國務院也發表了公告,美國國務卿提勒森和中國主管外交的國務委員楊潔箎通過電話交流,雙方除了確定兩國建設性的雙邊關係和經貿發展的重要性之外,還對經濟貿易議題以及在反恐、執法和打擊跨國犯罪領域裡面的可能合作進行交流,談到了雙方應該共同解決北朝鮮對區域穩定造成的威脅。

中美〝雙方有必要解決朝鮮對地區穩定構成的威脅達成了共識〞

美國國務院的聲明裡邊就提到這一點,〝雙方有必要解決朝鮮對地區穩定構成的威脅達成了共識〞。所以正好這個時候,習近平就利用了金正男在馬來西亞被殺這個機會,中國商務部就公布了暫時停止朝鮮煤炭進口,這就是一石兩鳥的計策,既警告了金正恩,又略微滿足了川普的要求。

中美雙方在南海各打各的牌相互較量

但是呢,南海問題是中美關係的一個大問題,目前雙方都在測試對方的底線,就在提勒森和楊潔箎通話前的三天,也就是2月18日,美國的海軍核動力航母卡爾文森號戰鬥群進入了南海去進行自由航行。而這個時候呢,中共方面看不到有以往那樣強烈的抗議,沒有。而這次自由航行派了航母戰鬥群去航行是川普上任第一次。那麼中共怎麼反應呢,它從另外一個方面反應中共當局宣布它要修訂一部法律,可能會進一步大大加劇南海海域緊張局勢的一部法律,這個法律的草案規定,中國可以以損害中國海上安全為理由,拒絕外國船隻通過。

此外,外國的潛艇在中國領海必須在海面航行,要從海底下升到海面上來,要向中國有關部門通報。那麼這一部稱之為《海上交通安全法》的草案,正在中國國務院法治官網站上徵求意見。這部法案能不能出台現在不知道,但是它現在拿出來,它的目標就是針對南海。如果這個法律通過了,那南海所有的船隻經過都要受到中國海軍、中國邊防部隊,中國的島嶼對你監視觀察,可以讓你通過,也可以不讓你通過,那南海就變成中國的內海了,變成中國的內湖了。

所以現在美國打航空母艦進行自由航行這張牌,中共正要打在南海制定一個法案,〝不准你通過〞這個法案的牌。哪方會堅持到最後勝利,目前還不知道,但是都在各打各的牌。這是南海目前的狀況。

同時,美國新的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兩人都分別通了電話。姆欽在電話里表示,他期待著在自己任內,發展強勁的美中關係,並且強調未來實現更為均衡的雙邊經貿關係的重要性。這是另外一個方面了。這些人都是高盛集團的這一派力量,主導著貿易和財政、商務,甚至包括國務卿提勒森在內。

川普在23日對路透社的記者講,他說中國是貨幣操縱〝大冠軍〞,他念念不忘中國是貨幣操縱國,要提高中國進口貨品的關稅,還要把中國定位為貨幣操縱國。跟財政部長、跟外交部長以及跟商務部長看法不一樣。

這個觀點在什麼時候才能確定下來呢?我認為高盛集團長期跟中共打了幾十年的交道,他們知道中共的政治和經濟狀況,所以現在這個路究竟誰能夠最終決定呢?還無法確定。所以會不會打中美貿易戰,這把刀還懸掛在頭頂上,什麼時候落下來,無法確定。

在這裡我們可以看,有兩個時間點,我們來作下一步的觀察,第一個時間點就是3月17日到18日,在德國巴登舉行的G20國的財政部長跟中央央行行長的會議,在這個會議上,美國的新財政部長姆欽首次亮相,他要把美國對華的財政金融和貿易政策亮相。這是第一。

第二個觀察點,就是今年4月,美國政府每半年,它要向國會去做一個報告,叫做〝匯率報告〞,看看在匯率報告裡邊,會不會像川普所要求那樣,把中國定位為匯率操縱國。如果這兩個時間點是完全確定站在川普這一邊的話,那這個貿易戰不可避免。如果這兩個時間點所公布的材料與川普完全相反,川普應該把他在競選時所講的話要做大幅度的修改。

中美貿易戰還沒有開打已明顯影響了中國的經濟和金融

上面我觀察和分析了中美關係的現狀,儘管中美貿易戰還沒有開打,但是已很明顯的影響到了中國的經濟和金融了,戰爭沒有打,但是戰爭的陰影也影響了中國的經濟和金融,怎麼說呢?它已經對中國的經濟雪上加霜了,這個陰影對中國經濟施加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心理壓力。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最近中國的股市,上海A股出現了最近這幾年來很少有的非常強有力的一波上漲行情。可是從全球範圍來看,全球股市的投資者,他們不願意也不敢投入到這一股中國股市,為什麼?因為很明顯的顯示出中美兩國潛在的、有可能發生的中美貿易戰,以及目前的貿易和匯率政策的衝突,他們非常擔心。如果我進去了,輸了怎麼辦?所以他們乾脆在外面觀望,以靜制動。這就明顯的影響中國金融股市。

另外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今年1月12日,中共國務院發布了一個通知,擴大對外開放,積極利用外資若干措施的通知,這個通知有二三十條,有很多內容,中共當局決定對外國資本開放服務業。

過去幾年來,中國的服務業長期的不願意對外國開放,現在它是幾乎全面開放,它的重點是放寬了銀行類的金融機構、證劵公司、證劵投資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保險機構、保險中介機構,它設定外資進入限制降低了,開放會計、審計、建築設計,還開放了電信、網際網路、文化、教育、交通運輸等行業,有序開放。過去這一直不開放,現在有序開放,這完完全全打破過去服務行業封閉的行情,那麼這樣大規模的允許外國資本通過各省市自己去招商。

大量資本從中國流向外國

可是到目前為止來看,沒有任何動靜,這一輪的招商,沒有一點浪花,我一直跟蹤,從1月12日跟蹤到現在一個半月了,看不到《人民日報》或者是《環球時報》和新華社報導關於這一波的外資投入服務行業的情況,沒有,這說明什麼狀況呢,他們不敢來,為什麼不敢來?因為中國的資本正好相反,想往外走耶,往外跑耶,包括外資中資都往外跑,外國資本在這個時候還敢進來嗎?因為中國的經濟持續下滑,它債務那麼重,你再投資給他們,養肥那些地方官員嗎?這是第一。

第二,中美貿易戰爭陰影還在那裡,下面發生什麼事情還不知道,所以他們萬萬不敢進來。那麼在這種狀況下,我們可以看到外資不進來,中國經濟持續下滑,相反的,我講的中國資金,包括外國企業資本以及中國民間資本,中國的企業資本都往外跑。

今年一月份,就是2017年的一月份,中國的外流資金高達827億美元,這超過了去年平均每個月500億外流,已經超過了達到了150%以上、160%了。

儘管中共當局在過去幾個月來想盡各種辦法來阻止資本外流,限制個人的企業的外匯,限制個人企業對外國的投資等等,你像最近萬達王建林想要買好萊塢的一個大企業,幾十億美金,中國不準出錢,儘管如此,可是元月份也外流827億美元。這就證明中共已採取各種方法來攔截圍堵資金,但〝蛇走蛇路、鱉走鱉路〞這些資金照樣往外跑,中共去年的官方外流是6,530億美元,但是高盛銀行他們估計單單是去年下半年,中國的外流數量達到1.1兆美元,將近一倍。官方公布是六千多億,可是高盛所計算的資料,他知道情況,是1.1兆,遠遠超過了中共當局所公布的數字,那麼你想這麼大的資金往外流,攔都攔不住,那就成了金融危機了。所以到了今年元月份,中國的外匯儲備降到了3兆,突破了3兆,往下滑,現在繼續往下滑,這個數字是中共公布的,實際上遠遠不止這個數字。

資本流向外國造成經濟和金融危機

跌了很多,這就造成兩個危機,一個人民幣的海外價格一直在下降,而中共一直要花美金去搜購人民幣來抬高海外的、境外的人民幣匯率。

第二個,你錢走了,這麼多錢出去,我這個經濟怎麼運轉?這就造成了重大的經濟危機了,問題就出來了。你負債纍纍,再加上最近又出了一個肖建華的事件,這個人物是什麼?就是白手套嘛,專門替高官洗錢出去的,現在他被抓了,那些被洗錢的官員們心裡一定萬分驚慌,無論如何我得把手頭上的錢想盡各種方法把它運出去,所以這件事情又促成了最近中國資本向外流。

去年九月,日本財團到中國北京,來了300多人,他們集體跟中共要求,我們日本企業在中國投資了這多麼錢,投資了二、三十年了,我們現在要說再見了,我們希望集體和中共當局簽個條約,把我們的資本和所賺的錢一齊拿走,這是去年九月份,日本來了代表團提出來的。中共當局說NO,你們現在要走你就走,你賺的錢一分錢也不給,它是這種狀況。

現在外資流出得非常厲害,麥當勞賣掉了,它自己保留20%股份,那80%股份現金一分錢也拿不到;可口可樂瓶裝公司賣掉了,還有幾家高科技公司,像荷蘭的菲利浦、歐司朗這些高科技公司都撤離了,撤離了,資本能不能拿走,不知道,但是他再不跟你做生意了,我再也不到那裡投資了。

在這種狀況下,我們看到中國目前的金融狀況是:外國資本撤走,中國能逃跑的包括貪官的錢也逃走了,你沒有錢了,怎麼運作?中國的經濟怎麼維持中共的政權呢?那好,唯一一個辦法,開動馬力轉印鈔機,印鈔票,第一個。

用印鈔票維持中共政權,人民幣最終將變成金圓券

第二個,加大銀行貸款。我看到的資料,今年中共計畫各個省市一起加起來的計畫,要投資45萬億人民幣,差不多將近去年GDP的總量的四分之三,完全是用印鈔票來填窟窿,把經濟維持住。

但你這樣做的結果是什麼呢?一定會造成通貨膨脹呀,現在中國的債務,公家的、私人債務已經達到了生產總值GDP的270%,你再往上加、再往上每年投資,收不回錢來,那這個債務越長越高,最後就變成了什麼?變成了金圓券了。現在正在走這條路,它不這樣走,它沒錢發工資、養軍隊、養警察、養中紀委、養那些企業、國營企業、殭屍企業。養了以後呢,明年還要養,因為這些人是不生財的,就是國營企業也不生財,現在這個重大危機就出來了。所以高盛集團講要出現重大的危機就是債務問題,債務問題最大的是國營企業和房地產。

隨著M2流量增加、銀行貸款增加、鈔票就貶值了。所以中國從去年開始,物價上漲得非常厲害。煤炭,本來煤炭已經不值錢了,現在煤炭也變值錢貨了。〝蒜你狠〞又出來了,大蒜漲了一倍,豬肉也漲價了。步這些民生必需品漲價,那各個方面的、各個行業的費用都會跟著上漲。唯獨工資不漲、或者漲得很少,老百姓的生活就降低了。

所以你這一輪的漲,是因為債務引起外資出走、資本外流、債務增加、加印鈔票、鈔票不值錢、物價上漲,就這麼一系列的,一連串的鎖鏈下來。

那麼現在這一波,最後這種經濟鏈會影響到社會,所有的經濟煉漲價也好、跌價也好,最後一定會傳遞到社會層面。

中國民眾在經濟重大危機中應該如何保護自己

那麼現在我就想講一下,當這場重大的經濟危機到來,現在中國正在進行中,進一步的深入到影響到每一個人的時候,那麼中國的普通老百姓怎麼應對呢?

應該怎麼應對呢?我認為你首先要認清楚,這場經濟的重大危機是誰造成的?是中共造成的。經濟持續下滑,沒有一天是上升的,並且還要持續下滑。並且他們沒有能力躲避或者再去改善這場經濟的重大危機,沒有任何能力。

那麼影響到每一個人的時候,你不要對共產黨抱有任何幻想,所以你應該要自己有因應,要採取自己的辦法保護自己的生命、財產、你的家庭。所以我建議你要存有現金,相當數量的現金,最好是外鈔。

第二個,儲存一定數量的糧食,糧食包括各個方面,大米呀、麵粉啊、肉類啊等等,罐頭呀等等。

第三個,你要保持跟你朋友暢通的聯繫,你要有交通有汽車,保持一定數量的汽油,隨時有什麼情況發生,你可以走動、可以離開這個危機中心,甚至於你躲到鄉下去過日子,躲開這場經濟的重大危機。

中國民眾中間有些人會趁目前政治經濟局勢,聯合中國現役和退伍軍人發動軍事政變,結束中共一黨獨裁政權,為中國開闢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的新道路。這個可能性一直存在,事在人為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