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馬共是中共海外支部 毛一句話 馬共陷絕境 華人成「替罪羊」

華人成為馬來西亞最大族群。但是每個時期,共產黨都是被鎮壓對象。而作為馬共群眾基礎的馬來西亞華人不幸成為「夾心人」。50年代,在英軍與馬共戰爭中,馬共號召工人砍倒橡膠樹,破壞礦山,逐漸失去了中產階級的支持,而沒收身份證,焚燒巴士和攻擊公共火車更是讓普通老百姓覺得恐懼。約二萬四千名華人,包括部分馬共成員和左翼人士,在1949年至1952年間被遣送回中國。

馬共無線電台工作人員。(網路圖片)

上世紀後半葉,東南亞地區曾發生過多次大規模排華事件,鮮為人知的是,這些事件都與中共“輸出暴力革命”緊密相關。

中共建政後,毛澤東自詡“世界革命”領袖,提供大量援助給東南亞國家包括馬來西亞、印尼、泰國、越南、菲律賓等共產黨組織,鼓動其武裝奪取政權,周恩來甚至說能“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變顏色”,給這些國家帶來動亂,成為“歷史黑暗一頁”,導致“排華”浪潮一波波。

到了80年代,中共翻臉斷絕一切援助,又令當地共產黨陷入絕境而崩潰。但是,共產黨的百年恥辱柱上已經再添了一筆血債。

被遺忘在叢林中的大院

在湖南益陽縣的一個深山裡,瘋長的雜草中豎立著一幢幢被林蔭遮掩的破舊樓房,被稱為“691”大院。誰也想不到,這裡曾經設有馬來西亞共產黨的《革命之聲》廣播電台。

《炎黃春秋》2015年第8期曾講述這樣一個故事,1968年7月的一天中午約1時,對中共有關部門負責收聽馬來西亞《革命之聲》中文廣播的工作人員來說,終身難忘。

“親愛的祖國,永別了!”從馬來西亞和泰國邊境叢林中的一個電台傳來自動武器射擊夾雜著女播音員悲愴的告別聲,一聲爆炸巨響後,一片寂靜。所有的收聽者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此時正是中國文革時期。很多年後,人們才知道,這個女播音員是山東濟南的一個紅衛兵,某中學的高三學生,姓焦,一個美麗的姑娘,受中共“解放全世界”的蠱惑,與當年眾多的知識青年一起投身到東南亞的叢林中,參加當地的共產黨游擊隊,然而卻長眠在那裡,再也沒能回到祖國。

一年多後,1969年11月15日,這個廣播聲音再度迴響在空中,不過電台轉移到湖南益陽縣四方山邊的“691”大院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電台分別以馬、泰、華、英語進行播音,鼓動馬共人民軍與政府軍激烈交戰長達12年。直到1980年6月,這個聲音才沉寂下來。

這個故事記述了馬拉西亞共產黨如何在中共的支持下從生到滅的過程。

馬共是中共的海外支部

當年這個“691”大院內有一排紅磚平房,馬共總書記陳平及其他中央領導人住在這裡,還有辦公室、會議室。大門內並有中共解放軍的崗亭,一個連駐守在這裡。

陳平有時也會住到長沙市南郊的青園賓館。當時,青園賓館是由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中聯部)管理,是專門接待東南亞國家共產黨領導人的特殊賓館。

據公開資料,馬拉西亞共產黨成立於上世紀30年代,是中國共產黨的海外支部,名為中國共產黨南洋臨時委員會。在當時第三國際代表胡志明的見證下正式成立。

在奪取政權前的40年代,中共並無暇顧及東南亞地區。而馬來西亞共產黨在二戰期間英軍的召集下,成立了人民抗日軍,到日本投降時已控制了過半國土。二戰後英國接管日本,馬共把控制的地區移交給英軍,軍隊解散。後來才知道,當時的馬共總書記張紅是日本、英國、法國三重間諜。他攜款潛逃,之後偶遇黨內人士被殺死。

1947年3月,23歲的陳平接任總書記。1948年,英國當局在馬來西亞實行《緊急狀態法案》取締共產黨。馬共不斷組織工人罷工,並破壞橡膠種植園和礦山,游擊隊員也發動零星攻擊,遭到英軍鎮壓。

50年代,英軍勸降馬共文章。(網路圖片)

陳平於1949年2月1日成立了馬來亞民族解放軍,再次走入叢林打游擊戰。

在中共奪取政權後,陳平開始與中共有了越來越多的聯繫。

毛澤東一句話馬共走入“鬥爭”絕境

在世界各民族要獨立的風潮中,1955年,英國統治下的馬來西亞首次普選,成立聯合邦自治政府,馬共與自治政府代表在華玲舉行談判。然而,代表馬來人利益的政黨——巫統成為最大贏家,要求馬共:“如果馬共要談判,他們首先必須投降!”

當時蘇共和中共聯合建議馬共保存實力,從游擊戰爭的鬥爭形式轉變為非法活動的政治鬥爭形式。

然而,毛澤東1956年接見馬共領導時卻說:“向敵人繳槍投降,一輩子抬不起頭,見不得人呀!”

華玲和談破裂。1957年8月,馬來西亞在英聯邦內宣布獨立。1959年,馬共領導的民族解放軍減到六百人左右,被迫轉移到泰國南部。

參加華玲和談的馬共領導人:陳平、陳田、拉昔邁汀。(網路圖片)

到60年代初,中蘇交惡。毛澤東自認為當世界革命領袖的時候來臨,跟東南亞共產黨領導人說,革命很快就會席捲東南亞諸國,並預測越南、柬埔寨、泰國及馬來亞政權都會垮台。

1961年7月,當時的中共總書記鄧小平對陳平轉述毛澤東的意見說,不要在“東南亞巨變”時轉變政策。

“我在一瞬間震驚了。……”陳平後來寫書回憶說,在與國內的馬共領導反覆磋商後,他們決定放棄18個月前擬定的準備“轉”的方針,接納北京的建議。

結果,馬共重新回到叢林中拿起武器,開始武裝鬥爭。陳平則穿梭於北京和馬泰邊境的根據地之間,毛澤東指示“要多少給多少”。上述的馬拉西亞共產黨的電台“革命之聲”應運而生。

“……我們每年向中國提交經費要求。預算案是以美金計算,但是我們可以提取我們所要的貨幣。北京會隨著需求的情況相應增加我們的預算。這些總體安排一直維持到中國在1989年終止援助為止。”陳平回憶說。

從此,馬泰政府不停地追剿,以期消滅馬共武裝力量;而馬共武裝不停地反擊或打擊政府武裝,在叢林中建立根據地。誰都不能否認,雙方都傷及了無辜,雙方都失去了那麼多的父親、兒子……

到60年代末,馬共武裝鬥爭基本上失敗。

但是,據悉,共產黨的攻擊已導致接近1萬1000人死亡,其中超過2500名為平民百姓。

當地馬來西亞報紙報導馬共成了首要剿滅對象。(網路圖片)

馬共內鬥至少200人被處決

中共在輸出革命時也不忘輸出“路線鬥爭”。

1967年1月,中國正陷於文革浩劫中。時任中共文革小組顧問的康生曾代表中共與馬共開會,會上對陳平等人大講中共在馬來西亞革命問題上的兩條路線鬥爭,大批王稼祥(時任中聯部部長)“否定毛澤東武裝奪取政權的思想”。

之後毛澤東接見他們時也表示:“他們(指劉少奇、鄧小平、王稼祥)這樣大膽,要你們轉變鬥爭形式的意見,沒有向我請示過,沒問過我的意見。”

1969年,馬共也開展了大規模的肅反運動。而馬共中央的幾名主要領導人如陳平,拉昔邁汀及阿都拉西迪都在中國,“山高皇帝遠”,國內很多被懷疑的黨員不經審問就被處死和清算。

當時在國內負責全黨事務的馬共北方局領導人濫殺無辜,致肅反嚴重擴大化。1969—1970年間,馬共不同地區組織之間發生衝突,釀成馬共歷史上最血腥的一幕。據統計,當時至少有200人被處決,數百人遭到清算。

一時間,馬共內部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終日。殘酷的內部清洗和營區間彼此開戰,馬共開始分裂。1970年2月馬共(革命派)分離出來,1974年8月,又分離出馬共馬列派。1983年,兩派合流成立馬來西亞共產黨。而陳平被指責為“修正主義者”。結果是加劇衰敗。

華人成“替罪羊”

早期,馬來西亞的總人口中,馬來人佔43.3%,華人佔44.9%,印度人佔10.4%,華人成為馬來西亞最大族群。但是每個時期,共產黨都是被鎮壓對象。而作為馬共群眾基礎的馬來西亞華人不幸成為“夾心人”。

50年代,在英軍與馬共戰爭中,馬共號召工人砍倒橡膠樹,破壞礦山,逐漸失去了中產階級的支持,而沒收身份證,焚燒巴士和攻擊公共火車更是讓普通老百姓覺得恐懼。

華人被牽連受盡苦難。許多人被英軍拘禁,或被逐出境,甚至被搶殺,五六十萬華人被趕出他們生活了幾代人的村子,屋子連同財物被英軍一把火燒掉。

英當局還用武力把他們強行移殖到數百個四周圍著重重鐵刺網,並日夜受到軍警監視的“集中營”里,以斷絕馬共和村民的聯繫。

而且,這些已經兩手空空的華人被集體遣返中國。據悉,約二萬四千名華人,包括部分馬共成員和左翼人士,在1949年至1952年間被遣送回中國。

60年代,在中共支持下共產黨又活躍起來,馬來西亞1969年5月出現大排華。官方解釋此事件主要是馬來人與華人之間的種族衝突,因各族間政治及經濟能力有很大差異,但實際上是馬來人針對華人所展開的屠殺行為。在華人占多數的地區,華人死傷人數遠高於馬來人。

公開資料顯示,從5月13日開始,幾乎每天都有人被殺。10月官方公布196人死亡(華族143人、馬來族24人、印族13人,另外15人無法辨認)、受傷人數439人(其中18人受槍傷)。

被捕人數共9143人(華族5126人、馬來族2077人、印族1874人,其餘為外國人,包括巴基斯坦、歐洲、泰國、新加坡等等),其中5561人被控上法庭,罪名包括攜帶武器、破壞宵禁等等。共有221輛車及753棟房屋被損毀。

在此事件中,大多數評論均認為與共產黨牽涉極深,馬共利用大馬之緊張局勢擴大活動。6月,大馬軍隊開始在霹靂州北部大規模搜查及逮捕共黨分子。

這場風波一直到1970年獨立周年前夕,首相東姑阿都拉曼於9月21日被逼宣布辭職下台結束。但之後消滅共產黨成了要務,延續至1989年左右。

馬共遭最後一擊

不過,對馬共的最後一擊是來自中共。

文革後,中共內外交困,改變外交政策。1978年10月,鄧小平訪問新加坡,李光耀要求中共“必須停止革命輸出”,停止馬共和印尼共在華南的電台廣播,停止對游擊隊的支持。

1980年,鄧小平即接見陳平,要求馬共配合中共放棄武裝鬥爭。這次會面商定電台關閉的時間是1981年6月底。

1982年,東盟第15屆外長會議強調東盟國家須加強團結,並各自清除國內的不安定因素。各國都加大了對共產黨的剿滅。

1985年,從馬共分離出來的馬西共(馬來西亞共產黨)副總書記黃一江來到中國。原本希望中共能夠經濟支援,但遭到拒絕。失望之餘,黃一江又向中方接待人員提出,是否可以讓老弱殘兵回到中國生活,同樣遭到拒絕。

中共拋棄他們後,諷刺的是,他們曾經的敵人卻寬容了他們。

泰國政府給出馬共人員都能接受的三項寬容政策。泰馬兩國政府還向原馬共人員按每人5英畝的標準,在馬共原活動地區無償提供土地,並建立了若干個“友誼村”、“和平村”,供不願離開原活動駐地的原馬共人員居住。

從1987年起,一些馬共高級領導人,面對當時泰國首相發出的“不要戰場要商場”的呼籲,先後開始響應,與泰國政府達成和解。

1989年12月2日,在泰國邊境城市合艾,以陳平為團長的馬共代表團,終於與泰、馬兩國政府代表簽署了和平協議,放下武器,走出叢林。

上述的那位小焦同學死後20年,馬共走到了歷史盡頭。小焦和她的知青朋友,以及成千上萬的馬共成員白白送了性命。如果歷史重演,他們還會走這條不歸路嗎?

馬國:共產黨是歷史黑暗一頁拒絕陳平

最後走出叢林的陳平終究沒能回到他的祖國,只能居住在泰國。馬來西亞政府多次拒絕接受他,直指陳平是“恐怖分子首領”。

2009年11月,陳平發表談話,承認馬共當年活動的暴行傷害了人們及其家屬,並予以公開道歉。

然而,當時的馬拉西亞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回應,不接受道歉,“因為他領導的馬共對國民的傷害太大了,留給人們殘痛的記憶,如果讓他回國,將引起馬共時期的犧牲者家屬的不滿”“直到今天為止,你(陳平)還未獲得原諒。”

馬來西亞內政部長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則說,共產黨是馬國黑暗的一頁。共產黨員為了推動共產黨思想,甚至不惜殺害各族人民,因此馬國政府不會允許共產黨“復活”。

馬來西亞內政部長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在為慶祝退休警官和警員榮膺受勛銜宴會的發言稿中,批評有人企圖歪曲事實,將馬共塑造成為國家爭取獨立的一分子。(STF/AFP/Getty Images)

他還說,政府無法視陳平為爭取國家獨立的其中一分子,“大部分馬國民眾都不會忘記共產黨是如何殘暴,對他們來說,共產黨應該永遠的被埋葬。”

2013年9月16日,89歲的陳平在泰國曼谷的一家醫院病逝。

參考資料:

1.設在中國的馬共電台,《炎黃春秋》雜誌2015年第8期。

2.馬共的革命與終結,《炎黃春秋》2010年5月。

3.前馬共陳平道歉馬國副首相:不原諒你,《大紀元》2009年11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