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鮮為人知 中共女特務色誘成功 導致毛澤東親弟成怨鬼

——毛澤民新疆作怨鬼

盛世騏的老婆是個女共產黨員,她奉到命令要爭取盛世騏「參加革命」。最初盛世騏對於共黨還抱著一種敷衍態度,但為了要滿足老婆的意願,居然加入了中共。到此時,中共才露出真面目,要盛世騏率隊起事,進攻督辦公署,殺死盛世才,奪取新疆政權。考慮到最後,盛世騏決心向盛世才告密,把中共的陰謀和盤託了出來。中共一見事情緊急,下令盛世騏老婆採取斷然處置,要馬上解決盛世騏。當天晚上盛世騏便被他老婆用手槍打死。

當今中共的首要之中,以家族從事“革命”的,湘潭毛家應該是首屈一指,也可以說犧牲最大。截至現在為止,計有毛澤覃被擊斃於井崗山;楊開慧(毛澤東的第二位夫人)被槍殺於長沙城;毛澤民死於新疆;毛岸英畢命北韓。這批人的生命,卻換來了毛澤東的成功。

這幾個毛家人之中,最重要的還要算毛澤民,假若他到現在不死,真可以作為毛澤東的最得力助手,尤其在經濟方面他比較內行,毛澤東也許不會鬧到今天這樣的焦頭爛額!

當中共佔據江西時,組織“中華蘇維埃政府”,林伯渠任“財政部長”,毛澤民那時就是“財政部”轄下的“國庫署署長”,所有搶來的黃金,白銀及中共發行的貨幣都由他掌管,這一點也可以看出毛澤東的私意,金錢還是要交給自己弟弟看守才放心。

中共“長征”中的財神爺

中共由江西開始“長征”時,所謂“中央政府”實際並沒有什麼檔案卷宗,除去一些會議紀錄之外,就是這筆財產了。當時毛澤東抽調了一個加強營,定名為“第十五大隊”,專門負責保護毛澤東及所掌管的財產。從江西出發時,黃金、白銀及“鈔票”共計捆了六十多擔,由毛澤民親自督隊,這個十五大隊在編製上是直接屬於毛澤東的,不歸參謀長劉伯承指揮。

出發後,毛澤民本身要負有三種任務:一是保護這筆財產不要失落了;二是要繼續籌錢——打土豪;更重要的第三是要在沿途行使中共發行的紙幣。前兩點只要有武力就行了,後一點除去武力之外還要加上用“術”才成。原來中共由江西跑到陝北時,在沿途購物完全是用“蘇區”紙幣,這種貨幣原來在中共統治“蘇區”時已沒有什麼幣信,更何況沿途行軍中,今天經過甲地,明天又竄向乙地,甲地的貨幣自然就變成了廢紙,老百姓都明白這一點,所以普遍拒絕使用。最初中共還想憑武力強迫行使,若不用“蘇幣”則立予嚴懲,但是武力也沒有用,老百姓一見紅軍來到,多四散奔逃,在十室九空下,反而買不到東西。這情形十分嚴重,中共首腦曾為此召集會議,討論應付辦法,大家對這都一籌莫展,結果還是毛澤民想出一項辦法,維持了“蘇幣”的信用。

拍賣物資與火燒鈔票

毛澤民的辦法說來就是一個“術”字,不過他懂得“欲取姑予”的道理,首先他把搶來的物資,沿途公開拍賣,拍賣的價格當然比較低些,有些貪便宜的民眾來買,毛澤民乘機下令,必須“蘇維埃銀行”的鈔票才有交易,這一來大家視同廢紙的東西頓時又吃香了。接著毛澤民又作一個大膽的規定:一元“蘇幣”可以換一元二毫銀元,兩元中國、中央銀行的鈔票。老百姓最容易受騙,被他這樣一宣傳,中共所經之處,“蘇幣”竟然通用了,可是當共軍一旦過境,馬上便又一文不值,所以當時越愛貪便宜的人,就越發上大當。等到中共政權在北京成立後,還曾裝模作樣地公布要收兌當時的“蘇幣”,但是事已隔十五六年,能保存“蘇幣”那麽多年的,實在微乎其微。不過,可見當時蘇幣流通數之大,連中共當局也會覺得不安,而有事後收兌的一幕趣劇,至於老百姓所受損失之深,也就可以想見了。

由於沿途“打土豪”打來的金銀日漸增加,擔夫的擔子也就越挑越重,第十五大隊總共只有這些人,更加沿途傷病死亡,未病者體力也日漸衰弱,對於每日掠來的金銀,實在無力負荷。當毛澤民把這個困難向政治局提出時,一群人仍然打官腔,自詡共產黨員無往不勝,些少困難應該想辦法克服才是。毛澤東到底還有些手足之情,看到這位老弟愁眉苦瞼的情形,就反問他一句:

“你有什麼辦法?”

毛澤民當時提出的第一個辦法是增加人力,能再撥一個營就行了。這個意見剛提出來,軍人群起反對,事實上前線兵力都不夠分配,如何再能抽得出人來。毛澤民也明知這一點不能通過,他所以仍要提出來,只是作個陪襯,真正的辦法還是第二個:把鈔票燒掉一部份,以減輕重量。中共的首領們,土包子出身的多,對經濟學一竅不通,聽說要燒鈔票都嚇得跳起來,比較還是林伯渠懂事些,他聽懂了毛澤民的意思,站起來代為解釋說:“反正鈔票是紙印的,我們打算印多少就印多少,今天燒了,明天用得著時,還可再印,怕什麼?”經過林伯渠一番解釋,毛澤民燒鈔票的意見,終於獲得通過施行。

赴新疆榮任財政廳長

到了陝北之後,毛澤民仍然管理“邊區銀行”金庫,他的地位並不高,但是權力非常之大,這些地方可以說是毛澤東的聰明處。假若毛澤民繼續留在延安,今天應該熬到了中央委員資格。可是,世事有時很難逆料,當民國二十六年中共在陝北站住腳之後,便派政治局委員——特務頭子鄧發(此人是中共老牌特務,任社會部長多年,民國三十四年與王若飛、秦邦憲、葉挺等由重慶同機飛回陝北墮機跌死)去新疆活動盛世才,當時盛世才正在新疆提倡反帝親蘇,鄧發到那裡一接洽,就建立了親密關係。盛世才要中共派些幹部幫助他建設新疆,中共對於這樣千載一時的好機會自然不肯放過,當即決定派遣一批幹部進向新疆發展,領隊是陳潭秋(化名徐傑),其次即是毛澤民、林基路;另外一批人還有馬明方、張執一、張子意、楊芝華(女,瞿秋白妻)等,這批人有的是從延安去新疆,有的卻是從蘇聯回來的。到了新疆之後,盛世才非常重用,立派毛澤民任財政廳長,林基路任新疆學院教務長,陳潭秋因為身任八路軍駐新辦事處處長,所以未擔任新疆的官職。但是有事時盛世才還是常要找他商量。這時可說是盛世才與中共的蜜月時期,毛澤民對於當時新疆的財政也大顯身手,把新疆省的財政機構,重新改組,重要職位,大多換了共產黨員。

盛世騏告密死於非命

原來這批人到新疆去,從開始就未安好心,他們對盛世才的評語是:“就其出身來說,是個野心軍閥;就其思想來說,是個土皇帝;就其行為來說,是狼種豬。”從這段評語中,可以看出他們自始至終即以盛世才為敵人的。

在新疆那一時期,雖然盛世才對他們很表示歡迎和借重,但是他們仍然無時無刻不在打算奪取新疆政權。最初他們只是向工人、學生、少數民族等方面發展,最後又向軍隊滲透,第一個著眼點是盛世才的弟弟盛世騏。盛世騏是留俄學軍事出身,回到新疆之後,任機械化旅旅長,是新疆“器械最良、訓練最精”的隊伍。

盛世騏的老婆是個女共產黨員,她奉到命令要爭取盛世騏“參加革命”。最初盛世騏對於共黨還抱著一種敷衍態度,但為了要滿足老婆的意願,居然加入了中共。到此時,中共才露出真面目,要盛世騏率隊起事,進攻督辦公署,殺死盛世才,奪取新疆政權。

事情發展到如此地步。盛世騏感到中共如此搞法,任何人也無法與之合作,即使真的按照他們志願把盛世才殺了,明天也許就會臨到自己頭上。考慮到最後,盛世騏決心向盛世才告密,把中共的陰謀和盤託了出來。中共一見事情緊急,下令盛世騏老婆採取斷然處置,要馬上解決盛世騏。當天晚上盛世騏便被他老婆用手槍打死。

盛世才獲知盛世騏被殺的消息;自然震怒非常,不惜親自率兵去查看,把盛世騏老婆逮捕。經過審問未能審出口供,結果以通姦、謀害親夫的罪名處死。

四一二暴動未能成功

盛世騏事件告一段落之後,盛世才對於中共的真正企圖也多了一層認識,亦大起戒心,並想找個機會予共產黨以打擊。但是,陳潭秋、毛澤民等對此並無太大警覺,依然我行我素,時刻仍在打算解決盛世才,奪取新疆。

這時毛澤民已由財政廳長調任民政廳長,在其他各省,民政廳比較財政廳權力要大,地位也高些,只有新疆特別,因為地方封建勢力大,再加上盛世才自己又十分重視地方幹部,不肯假手於人,所以民政廳長反而變成了閑曹冷宦。毛澤民對於這個調動,雖然也感到並非吉兆,可是並未能打消他們推翻盛世才的基本計劃。

自從盛世騏死後,中共向軍隊滲透的工作已宣告失敗,只能在工人、學生身上打主意,想利用工潮、學潮向盛世才進攻,但新疆根本談不到什麼工業,工人的數量也很少,學生也不太多,在盛世才鐵腕統治下,想鬧起來真是談何容易。可是,陳潭秋、毛澤民等並不死心,民國三十一年他們曾在新疆發動了一次大規模的暴動,不過也未能成功,當時就被鎮壓下去。因為他們預定發動日期是四月十二日,所以通常稱為“四·一二”陰謀暴動案。

盛督辦有請一去無蹤

盛世才至此已忍無可忍,乃下令把陳潭秋、毛澤民、林基路三人逮捕,其餘的人則加以軟禁。盛世才下令逮捕三人時,名義上是請去談話,當時毛澤民的老婆朱丹華和他住在一起,還生了一個小女兒叫做軟新。那次毛澤民聽到盛督辦要找他去談話,也知道事情不妙,但是那時插翅難飛,只有硬著頭皮聽天由命,他臨行時,抱起女兒親吻了一下,凄然向朱丹華說道:“我這一去,恐怕回來的希望很少,希望你好好照應孩子。”說過就坐上盛督辦派來的小汽車走了,從此沒有下落。

毛澤民何時死的?也是一個謎。據中共方面事後傳出消息,說是:“陳、毛、林等三人被盛世才傳去後,曾受嚴刑審訊,然後陳潭秋被用黃表紙濕水貼在面上,然後再用繩子勒死。毛澤民被用刀颳得遍體如鱗,然後槍斃。林基路則當時便被殺害”云云。

中共傳出的消息是否全都屬實,誰也不敢說,但有一點,中共說他們被捕後不久就死了,大致是可信的。不過盛世才當時把消息封鎖得十分嚴密,一直過了幾年,中共還不知他們已死。他們被捕是在民國三十一年九月十七日,死期相信距離不遠。但是中共在民國三十四年召開七全大會時,陳潭秋仍當選了中央委員,可見得直到那時,中共還不能斷定陳潭秋是否真的死了。

除去陳潭秋、毛澤民、林基路三人,其餘一批人在廸化坐了四年牢,直到三十四年春天,張治中到了新疆,才把他們放出來。

毛澤民死後,他的家屬情況如何,未見報刊記載過。同樣的毛澤覃死去,老婆賀懿馬上被陳毅接收去了。毛岸英死後,報紙也未再提過他的未亡人鄧雪梅的消息。共產黨的制度就是這樣冷酷的,毛澤東的子弟尚且如此,普通人就更不用提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春秋》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