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日常生活是一份尊貴的工作

我們一直忽略了——原來日常生活,才是我們一生最尊貴的工作。

01

王諾諾在知乎上講過一個故事:

有一次她乘飛機,旁邊坐一女孩:

穿著絲襪筒裙高跟鞋,

一張臉描畫得極為精緻。

王諾諾覺得這女孩腦子有病:“要飛8個小時,我都恨不得穿睡褲上去,她竟然帶全妝。”

但飛機進入平流層後,

那女孩脫下高跟鞋,換了雙棉拖鞋。

接著掏出一個大號化妝包,

將卸妝水、面膜、眼罩等一字排開,

然後去廁所將妝容卸了個乾乾淨淨。

吃完飯後,她又敷了一個補水面膜,

然後戴上眼罩,安安靜靜地睡了。

還有一個小時就抵達目的地了,

那女孩便又去了一趟廁所,

回來時妝已畫好,神采奕奕。

看著她如此嫻熟的流程,王諾諾心裡想:“她應該在大公司上班吧,因為工作需要而出差成性。”

飛機入港,停穩。

那女孩拿出手機,貼面說:“媽,我一會兒就到家了。”

此話一出,王諾諾被震撼得五體投地:

“忽然覺得她好會生活。”

02

王諾諾為何會被震撼得五體投地?

其實她跟我們大多數人有著一樣的心理:

“又不是上班又不是應酬,

日常生活嘛,湊合湊合就得了。”

作家艾小羊講過一件趣事:

她買了一條日和手帖圍裙,300塊。

粗棉布材質,越洗越軟,越洗越柔。

閨蜜見了這條圍裙後愛不釋手,

但得知價格後,說:“太奢侈了。”

艾小羊說:“你上月才花一萬買了個包。”

閨蜜立馬解釋:

“買這個包是有用的,你拎著它,

感覺自己就是個成功女人;

拎著這包碰到高帥富時,你不怯場;

拎著這包去談業務,你的可信度高。

你買這麼貴的圍裙,能穿出去嗎?能談業務嗎?

只是在家用而已,哪裡需要這麼好。”

看見沒,這就是我們的“共病”——對待工作十分認真,對待生活十分敷衍。

03

我們最善於敷衍生活。

對於敷衍生活,我們有兩種拿手方法。

第一種是:“湊合湊合就得了。”

幾年前,和同事一起出差香港,

看上一套睡衣,很是喜歡。

雖然有點小貴,但還是果斷買了。

同事說:“不就睡個覺嗎,哪裡用得著這麼講究,我從小到大沒穿過睡衣,不還是過了。”

我問:“那你穿什麼睡覺?”

同事答:“舊T恤、舊短褲啊!”

我們就喜歡這麼“湊合湊合得了”:

“毛巾用壞了,湊合湊合得了。”

“牙刷用毛了,湊合湊合得了。”

…………

我們不但善於湊合,

還喜歡用否定別人來尋求安慰。

王石登山,我們不是敬佩,而是否定:

“上去幹嘛,上去你也得下來。”

“珠峰上的風景,畫冊上也有。”

我們習慣了接受並臣服於湊合的生活,

並把自己的無奈之舉當成崇高。

於是終於,我們湊合著過完了這一生。

04

第二種敷衍是:“等我有××後”。

“等我考試完了,再好好品嘗那款美食。”

“等我掙了這筆錢,我就帶兒子去迪士尼。”

“等我有錢了,我也要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我們總喜歡把享受生活推到“等我有××”後,

可等到那一天就能享受生活了嗎?

我表兄於寬喜歡說一句話:“先苦後甜。”

他貸款買了房子後,

節儉得實在是讓人瞠目結舌,

經常到菜市場買最便宜的爛菜。

我說:“憑你的收入,不至於吧!”

他答:“還完房貸,再好好享受生活。”

去年,他的房貸終於還完了。

但他,依然在菜市場買最便宜的爛菜。

我說:“你不是說還完房貸就好好享受嗎?”

他笑著說:“再熬十年,給兩孩子再買一套。”

委屈自己的時間長了,委屈就成了一種習慣。

有句哲言說:你怎麼過一天,就怎麼過一生。

05

我們就這樣“湊合著”和“等待著”,

出於自我保護的本能,

我們還發明了一套價值體系,來肯定自己的生活。

“過日子不都是這樣嗎?”

“大家都這樣,我這還算好的了。”

“我只是想過日子,也沒多大要求。”

但我們有沒有認真想過一個問題:我們每天在城市間奔波,這麼努力工作到底是為了什麼?

不就是為了好好享受生活嗎?

但現在我們只記得努力工作,卻忘了好好生活了。

起床,將就對付一頓,上班;

午飯將就對付一頓,再上班;

回家,晚飯再將就對付一頓;

然後刷手機刷到凌晨才睡覺。

如果我問你:“這就是你人生在世的最後一天,你願意這樣度過嗎?”

你一定會跳起來說:“我當然不願意。”

但問題是——你現在每一天不都這樣度過嗎?

我們一直忽略了一件大事:人生最重要的事業,是好好生活。

正如生活大師松浦彌太郎所言:日常生活是一份尊貴的工作。

06

松浦彌太郎,是公認的日本最會生活的人。

30歲之前,松浦人生理念是“努力工作”,

30歲之後,他的人生理念轉變為“好好生活”,

但一直尋求“好好生活”的他,

卻一直都難以“好好的生活”。

他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直到40歲,他終於想清楚了一件事情:生活=工作。

他提出了一個著名理念:日常生活是一份尊貴的工作。

他開始把日常生活當成一份工作來規劃:

早上五點起床,慢跑一小時。

回來後洗個澡,做早餐。

然後一邊看新聞一邊吃早餐。

早上9點上班。

下午5點半必須準時下班。

周末絕不可以加班。

每個工作日要參加兩次茶歇。

要安排時間陪孩子,和朋友喝茶。

堅持一周買一次花。

堅持兩周剪一次頭髮。

堅持每個季度出去旅行一次。

堅持一年四個季節里,有四次不可錯過的享受當季美食的機會。

…………

把生活當成一份尊貴的工作來規劃後,

松浦居然就真的找到了“好好的生活”:“我從來沒發現生活可以如此美好。”

他的這個人生理念影響了很多日本人:

“松浦讓我們意識到——原來日常生活才是我們一生最尊重的工作。”

07

拾遺最近來了一名新員工,

剛畢業沒多久,沒買房,

就租了一套80年代的老房子。

然後她馬不停蹄地忙碌起來,

給斑駁的牆刷上一層層白灰,

給舊傢具塗上環保的新油漆,

用麻繩把油畫掛在房間牆上,

搬回一盆盆各式各樣的花草,

…………

在她一番改造下,那個頹敗殘破的房子,竟然變成了極具文藝范的“新房子”。

有人說:“你也不嫌麻煩。”

她說:“好的生活,從來就不能怕麻煩。房子是租來的,但生活不是。”

很多人肯定會問:把日常生活當成一份工作來規劃,是不是太麻煩了?

但松浦說:“事物所有的滋味、優點和樂趣,全是從麻煩的事情上孕育而生的。”

“做菜最有趣的地方,就在於那些要花工夫的一道道工序。”

“茶道最有趣的地方,就在於那些要花工夫的一道道工序。”

…………

“正因為你付出了時間和精力,所以享受起來才有特別的滿足感。”

米蘭·昆德拉說:“麻煩的事情裡頭,隱藏著真正的樂趣。”

熱愛生活的人,從不嫌生活麻煩。

那些生活品質很高的人,沒有一個是怕麻煩的人。

那些能把一輩子過成幾輩子的人,沒有一個是怕麻煩的人。

怕麻煩的人,不可能擁有好生活。

08

幾年前,去拜訪一位朋友。

她不在家,出門旅行去了。

但她在門口花圃牆上貼了一句話:

“如果你來訪,我不在,

請和我的花兒坐一會兒吧,

它們很溫暖,我注視它們很多很多日子了。

它們開得不茂盛,想起來什麼說什麼,

沒有話說時,儘管長著碧葉。”

看著這句話,心裡彷佛清風拂過,

我坐下來,真的細細欣賞起那些花兒來。

這位朋友,以前聚會時,給大家出過一道謎語:

“你對它笑,它就對你笑;你對它哭,它就對你哭——這是什麼?”

大家都說:這是一面鏡子。

但她笑著說:這是生活。

生活就是這樣,你怎樣對它,它就怎樣對你。

那些把日常生活當成尊貴工作的人,

“這份工作”一定不會虧待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拾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