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蔣介石是上海灘混混?六事件看其真實人品

長期以來,在大陸人民的印象中,蔣介石只是一個上海灘的混混,人格低下,憑著騙取孫中山的信任才取得黃埔軍校的位置,然後才平步青雲。其實,只要認真想一下,這可能嗎?一個平日不學無術、品質低劣的人怎麼就能取得麾下英才濟濟的孫中山的信任、並委以重任?

真實的蔣介石是個什麼人?姑且拋開其政治觀點不談,談其人品,讀者了解以下事實,就可知道一個真實的蔣介石:

1:生活樸素,不煙不酒不茶,冷水洗臉,早起晚睡,幾十年如一日,不管生活如何動蕩不安,面臨的處境如何惡劣,都保持不變的生活習慣,每晚還要堅持打坐練氣功,寫日記,作禱告,從未逾矩。

2:在朋友陳其美被刺身亡後,陳在上海的一大幫朋友懾於袁世凱的勢力,無人敢收屍,只有蔣寫下遺書,冒著生命危險從老家千里迢迢趕到上海,處理善後,並寫下情真意切憾人肺腑的祭文,為其守靈,並安置陳一家老小。

3:孫中山遇上陳炯明叛亂寡不敵眾,凶多吉少,一個電報,蔣即不顧個人安危,從老家浙江遠赴廣東,到艦上保護孫中山,並多次冒著猛烈的炮火上岸找食品為中山先生充饑,並日夜守護在先生身邊,沉著指揮應戰,籌劃方略,四十多天後才脫險。

4:張學良西安事變,壞了大局,很多人要求殺張以謝國人,蔣念在朋友情分上諒解其為別人利用,一時糊塗,只是解除兵權,生活上仍舊無微不至地關照,讓他活了百餘歲,蔣介石去世,張深情揮毫:關懷之殷,情同骨肉!

5:最重要的是蔣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堅強捍衛者,提倡禮義廉恥,四維八德,做人的氣節,致力於復興中華文化。三十年代的新生活運動是符合中國的國情民情的,同時具備民主思想,言論相對自由開放,魯迅傅斯年馬寅初等一大批曾經激烈反對國民黨政府者能得善終,毫髮無損,郭沫若曾發表言辭激烈的反蔣文章,仍在抗日中得蔣重用,李敖言談狂妄,無中生有地誣衊蔣,仍讓他得以存活且活得滋潤,就是關在牢里,也是有相當的自由,吃好住好有會客看書的自由,出來時紅光滿面,便是明證。

6:事母至孝,在其母病重期間親熬湯藥侍奉,有時為不違母親心愿,寧願犧牲自已的愛好心愿,在其母去世後,蔣在文章日記中時時提到母親,繾綣孝心躍然紙上!

一句話,蔣對長輩至孝,對朋友忠厚,對敵寬大,律已以嚴,待人精誠,這是不爭的事實,其卓越的人品是值得任何有良知的國人學習的,就是其老對手毛澤東1939年托周恩來轉給蔣之信也承認,延安回來的同志,無不對公之盛德稱讚有加。以上是蔣在史上的事實,句句真實。

有些人有寫日記的習慣,記下自己對生活的描述和感想。通過一個人的日記,人們可以增加對他的了解。由於日記是寫給自己的東西,因此人們還可能通過一個人的日記了解到其它途徑無法知道的秘密。中華民國已故總統蔣介石的日記,據說,這部日記記錄的一些內容可能顛覆我們對蔣本人,甚至對中國現代史的部份認識。

1949年,共產黨軍隊勢如破竹,中華民國政府敗退台灣。共產黨由弱變強,國民黨由強變弱,這究竟是為什麼?參與保管蔣介石日記唯一真本的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研究員郭岱君女士介紹說,蔣介石這個時候開始進行反思,國民黨也開始改革:“首先是外交,他認為不能過於依賴或者信賴他國,因為過去對美國太依賴了;另外就是黨。他認為國民黨整個渙散了,沒有信仰,對三民主義沒有認識,黨員離心離德。黨也沒有黨紀,完全處於失控狀態;第三就是軍隊。他說軍隊士氣蕩然,認為這些帶兵的人每到一地就先想好自己後退之路。等到戰況不利,這些帶兵的將軍們自己先跑,把軍隊留下。他說這怎麼可以打仗?最後就是經濟,經濟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蔣介石承認共產黨在組織動員能力方面頗有效率,但他並不認同共產黨的鬥爭哲學。“他在日記中寫道,共產黨是講階級鬥爭,我們中國是講‘仁’,儒家講仁。他說基督教講‘愛’。我們對人民如果能用仁愛,何必要用階級鬥爭?”

“1945年他不是想把毛抓起來審判嗎?最後他還是把毛放掉了。放掉之後毛出去講的第一句話就是蔣介石是婦人之仁。蔣當然跟毛澤東是不一樣的。他對儒家的信念,對三民主義的追求,以及最後成為基督徒,他經常談到愛,人與人之間的愛。他認為愛是人類努力的很大一個動力。”

從1949年退守台灣,到1975年去世,蔣介石最希望成就的事業就是反攻大陸。然而,他心中的矛盾糾結和國際形勢的多端變化讓他始終未能如願。“韓戰一爆發,他覺得機會來了,立刻很興奮,馬上在總統府召集軍事首長開會,馬上想派一個軍,要三萬三千人派去參戰。然後又說三萬人不夠,要派十萬人去,幫助南韓打仗,因為他跟李承晚總統的交情是蠻好的。可是很不幸,美國並不希望中華民國涉入。”

“可韓戰爆發到1953年簽署停戰協定,包括整個的1950年代,國民黨在東南沿海部署有突擊隊,大概前前後後發動了80多次突襲。這些基本是小規模的,最主要是中央情報局在幕後策劃。”

反攻大陸雖然未能實現,但是1949年投向中共的原國軍將領傅作義在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水電部長的同時似乎依然是“身在曹營心在漢”,曾經與蔣介石暗中聯繫。“蔣介石在1963年8月9日的日記中寫道:‘傅逆作義特以專人帶來其親筆書‘悉貢所能’四字,密告於余,但其並未具名,其字確是真筆。可知匪共內部已至崩潰在即,有不可想像之勢,否則此種投機分子,絕不敢出此也。’‘悉貢所能’就是說我願意盡心儘力提供給你,跟你裡應外合,為此提供一切。”

郭岱君披露,就連在中國貴為“國母”的宋慶齡也對毛澤東的很多政策感到不滿,並在對毛規勸未果後一度考慮離開中國大陸:“我就曉得宋慶齡在‘大躍進’,‘三反五反’,‘反右’以及‘文革’期間曾經寫過好幾封信給毛澤東,大概寫了7封信給毛澤東,對毛的做法表示不滿。毛開始還很客氣,最後就火了。他就說,她不想的話就走吧。這7封信始終都沒有公開過,可是宋家的家屬跟我講,他們當時是很認真地跟北京聯絡,要把宋慶齡接出來。宋慶齡也想出來。所以這個接洽談判都到了很具體的程度,包括美國的宋靄齡願意支付700萬美元的保證金,讓宋慶齡出來。談判已經到了最後關頭了,都準備歡迎她來了,最後不曉得是哪位上面的人認為國母怎麼能走呢?所以很遺憾,她們宋家姐妹到最後都沒有再見上一面。”……d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