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訪故宮 對習近平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8日下午,為來京進行國是訪問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婭導遊故宮,參觀故宮前三殿。阿波羅網評論員李玉鏘觀察到一個特別的細節。

故宮前三殿為太和殿、中和殿和保和殿。此三大殿又以文華殿、武英殿為左右兩翼。這裡不僅是紫禁城最重要的區域,也是皇城和京城的中心。

前三殿區位於故宮南部的正中,是北京城中軸線上最恢宏壯麗的建築篇章。這一區域分為三個巨大的院落,依次為太和門廣場、太和殿廣場以及三台,自南向北排布在中軸線上。

內金水河橫亘於太和門外寬闊的廣場上,即如玉帶,又似巨弓。太和門內,體仁閣、弘義閣以及連綿的廊廡將三大殿四面圍合,院落四角崇樓聳峙。

這裡坐落著最尊貴、最宏偉、等級最高的宮殿。其中,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高踞於巨大的三層漢白玉石台基上,形成紫禁城宮殿中央的巔峰。過去,皇帝在這裡舉行最隆重的大朝典禮。

在參觀完故宮前三殿後,習近平向特朗普介紹了中國悠久的歷史文化。他說,文化沒有斷過流、始終傳承下來的只有中國。我們這些人也延續著黑頭髮、黃皮膚,我們叫龍的傳人。

對話實錄:

特朗普:So,中國的歷史可以追溯到5000年前,或者更早?

習近平:有文字的(歷史)是3000年。

特朗普:我想最古老的文化是埃及文化,有8000年歷史。

習近平:對,埃及更古老一些。但是,文化沒有斷過流、始終傳承下來的只有中國。

特朗普:所以,這就是你們原來的文化?

習近平:對。所以我們這些人也是原來的人,黑頭髮、黃皮膚,傳承下來,我們叫龍的傳人。

特朗普:這太棒了!

在這段不足1分鐘的視頻中,阿波羅網評論員李玉鏘觀察到一個耐人尋味的細節,當習近平向川普介紹中華民族的悠久歷史後,川普的回答“所以,這就是你們原來的文化?”,一句“原來的文化”,把川普的內心世界暴露無遺,似乎在感嘆,“哇!你們原來的文化這麼輝煌燦爛,而現在...”

川普的言外之意,想來習近平也感受到了,馬上綿里藏針的回答,“所以我們這些人也是原來的人”。

阿波羅網評論員李玉鏘認為,在這裡,賓主雙方的問答其實出現了錯位,川普指的是文化,習近平指的是人,這本是兩個不同的範疇。

即便都是黃皮膚、黑頭髮,也不見得都是中華文化的真正傳承者,

尊天敬神的“炎黃兒女”才是堂堂五千年文明的真正傳承者。

而信奉“無神論”、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共產黨,幾十年來,毀滅五千年傳統文化、屠殺數千萬“炎黃子孫”、毀滅無數中華瑰寶,怎可稱之為“炎黃兒女”,只不過是“馬列子孫”。

要想真正恢復成“原來的人”,那就必須拋棄馬列,全面復興中華傳統文化。這才是真正的“炎黃子孫”,這才是中華民族的真正主人!

那麼中共信奉的馬列主義和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之間有什麼樣的關係?中共建政後對中華傳統文化又幹了些什麼?中共是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者還是破壞者、毀滅者?

中共政權承繼的不是中華民族的傳統,是馬教的傳統

2003年,辛灝年先生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表示,“大家都知道﹐因為他們不是按照我們中國的傳統順序承繼了我們自己民族的傳統和國家傳統的﹐它不是從孔夫子﹑秦皇﹑漢武﹑唐宗﹑宋祖﹐一直到孫中山﹐它自稱自己是馬﹑恩﹑列﹑斯﹑毛﹑鄧﹑江﹐它承繼的完全不是我們自己民族的這個歷史傳統﹐它承繼的是馬教的傳統。”

馬列主義和中華傳統文化相抵觸

辛灝年先生在演講《驅除馬列恢復中華》中說:

馬列主義和我們中國文化有什麼相牴觸的地方嗎?太多了。我隨便舉個例子,比如說:我們中國的主體文化,我們儒家思想的主體就是講仁義。仁、義、理、智、信,第一個字就是“仁”,馬列文化第一個字是“斗”,講階級鬥爭,並且要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你想講仁義和講鬥爭是不是對立的?我們中華民族主體文化歷來提倡中庸,中庸之道。什麼叫“中”呢?中者天下之正道﹔什麼叫“庸”呢?不變之天理。我們按照常性、常理、天理在做事,按照天下正道來做事,這是中華民族主體文化所提倡的一個極其科學的形式行為方法。

而馬列呢?不論對人對事都講專政,講無產階級專政,講永遠的無產階級專政,講專政下的繼續革命,繼續革命下的專政。它總是把事物和對人推向極端,這是事實吧?我們古代的人民早就崇尚一個理想,那就是“王道樂土”。什麼叫“王道”就是行“仁政”的,就是有民本思想的,有初步的民主意識的王道。因為有王道的國家才是一片樂土。可馬列主義追求的是血醒霸道,講究的是暴力革命,無產階級專政。用血醒霸道的思想解釋了共殘主義,玷污我們古人所講的科學文明的大同思想。

再有我們古代文化里孟子就說過叫“治民之產”,“有恆產者有恆心”就是說一個普通老百姓有了自己的財產他就有了一顆穩定的心,穩定的社會生存和發展的心,這話完全對。用今天的話來解釋就是不僅承認私有制,而且還要保護私有制,還要促進私有制的發展。而馬列文化用公有制消滅了私有制,即使到了今天共產黨似乎也在羞羞答答的承認私人佔有,承認私營企業了。可是它所承認下的是什麼呢?它在承認所謂私有的時候,首先承認黨有。它搞的是黨治、黨有、黨想,從而把中國當今的財富,極大部分佔據在自己的手裡。所以一部分也就是極少數的人富起來了。可是大多數人卻在繼續地貧窮下去。所以如果像這樣的例子我可以舉出許多條,中華的優秀文化和馬列的害人文化的區別和本質的差異。

中共不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繼承者,是毀滅者和破壞者

 

 

史洪願所著《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文革浩劫對中國毀滅性的破壞》一文中,列舉了中共在文革中對中華傳統文化毀滅性的破壞,簡單摘要如下:

名勝古迹被破壞

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屬建築遭嚴重破壞,除陵墓外,全部夷為平地。

倉頡廟多處石碑被毀。

西藏大昭寺主奉釋迦牟尼八歲等身像被搗毀面目。

孔子墓被剷平挖掘,“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大碑被毀。

廟碑被毀,孔廟的泥胎塑像被毀。

頤和園佛香閣、智慧海被砸,大佛被毀。

王陽明文廟和王文成公祠兩組建築(包括王陽明塑像)全被毀平。

新任太原市委書記下令砸毀廟宇。隨即全市190處廟宇古迹除十幾處被保留外悉數被毀。山西省博物館館長聞訊趕到芳林寺,只撿回一包泥塑人頭。

醫聖張仲景的塑像被搗毀,墓亭、石碑被砸爛,“張仲景紀念館”的展覽品也被洗劫一空。“醫聖祠”已不復存在。

河南南陽諸葛亮的“諸葛草廬”(又名武侯祠)的‘千古人龍’、‘漢昭烈皇帝三顧處’、‘文韜武略’三道石坊及人物塑像、祠存明成化年間塑造的十八尊琉璃羅漢全部搗毀,殿宇飾物砸掉,珍藏的清康熙《龍崗志》、《忠武志》木刻文版焚燒。

書聖王羲之的陵墓及佔地二十畝的金庭觀幾乎全部平毀,祗剩下右軍祠前幾株千年古柏。

.......

中共強行推行簡體字,廢除正體字,割斷與中華文化的歷史聯繫

 

 

《黃花崗》雜誌發表的作者明原文章,《為何推廣簡體字?毀滅中華文化在延安就已經“拉丁化”》一文中講,“正體字是中華文化的載體,維護漢字體系的完整性,確保正體漢字的正統地位,才能使中華文化得到系統完整的傳承。

中共早在假抗日、真發展的延安時代,就設立了專門機構,設計“拉丁化新文字”方案,取代傳統漢字,在“解放區”的部分學校中推行,還印刷了新文字書刊,向社會推行。但是這種西方拼音式的新文字,聲音雷同,詞不達意,無法準確表達中國語言,錯誤百出,難於推展,更因為忙於內戰奪權,無暇顧及,只得暫時擱置。

中共在大陸建政後不久,毛澤東武斷的宣稱:文字必須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在此毛澤東很明確的說出要廢除傳統漢字,改用拼音化新文字的最終目標。

在毛澤東的命令下,一些御用學者閉門造車設計出漢語拼音文字,出版文字改革刊物,編寫拉丁化新文字教材,用以取代漢字。但漢語和漢字實際上是密不可分的整體,有著相互依存關係,和拼音文字是完全不同的語文體系。用簡單的拼音字無法正確表達豐富多彩,有大量同音異意辭彙的漢語。用拼音字寫出來的文章,誰也看不懂,拼音文字實際上行不通。

中共既然無法立即全面推行拼音字,只有先採用過渡辦法:其一,把拉丁化漢語拼音方案只作為漢字注音之用,暫不作文字推廣。其二,先從破壞正體漢字著手,將其簡化變形,使人民不能再學習傳統文化,割斷人民與中華歷史的歷史聯繫,以便利灌輸馬列主義。

推行簡化字,只是中共消滅中華文化總計劃的一部分,接著便在教育界開展聲勢浩大的“教育改革”運動。在教學中刪除古典文學,把中華歷代先賢的著作統統丟入垃圾桶,學生只能學習中共欽定的馬列毛教條及御用文人炮製的圖解黨政策的宣傳品,以致大陸青少年只知馬列毛語錄,只知共產黨,不知中國歷代還有許多至聖先賢,不知中華文化的精髓為何物。人民不認識正體字,看不懂49年以前的出版物,更不能閱讀古籍經典了,人民學習中華文化的路被堵塞,中華兒女就只能變成“馬列子孫”了。”

由此可見,川普總統所言“所以,這就是你們原來的文化?”,簡簡單單,意味深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秦瑞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