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陽之死是重大信號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張陽之死是重大信號

——港媒:與孫政才聯手搞政變

中共官方宣布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11月23日家中“自縊身亡”。中共官媒說張陽是兩面人,早在徐才厚倒台後,中共軍媒即形容徐才厚是典型的“兩面人”“國妖”。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認為,張陽之死顯得蹊蹺和怪異,有矛盾和存疑之處,並推測有兩種可能,自殺和被自殺。張陽之死也是重大信號,標誌中共2個指揮部的鬥爭並未平息,又一輪開始。港媒文章稱,張陽與孫政才等陰謀家暗中串聯,企圖藉中印邊境對峙的機會製造政變。

新華社28日宣布,軍委委員、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因涉嫌捲入郭伯雄、徐才厚等案被調查,在11月23日“自縊身亡”。

張陽之死分外詭異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29日在大紀元刊文表示,張陽是中共文革後,第一個被官方公布為自殺身亡的現役上將;也是中共十八大之後,首位經官方證實自殺的軍隊上將。今年8月低房峰輝和張陽去職之後,他們接受調查的消息由非官方渠道傳出。

但是,一直到十九大之後都沒有後續消息,其實是預留了這兩人“軟著陸”的空間和可能性。

夏小強認為,張陽之死顯得蹊蹺和怪異,有矛盾和存疑之處。如果說按照官媒通告中所稱,張陽接受“組織談話,調查核實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問題線索”,時間長達三個多月的時間,而“經調查核實,張陽嚴重違紀違法,涉嫌行賄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如果是這樣的話,犯下這樣嚴重的問題,又怎麼能讓其在家中居住呢?

官方通告中透露的張陽自殺信息,與網路上傳出報導細節基本吻合,據稱,當時有軍紀委人員“造訪”張陽“居住”處,張陽告訴來者,自己先去換衣服,結果上吊自殺。這樣的細節也有些荒唐,自縊從開始到死亡是需要一定時間的,工作經驗豐富的紀委人員,不可能讓有重大案情的上將,從容上吊。

港媒東方日報11月29日文章稱,在中共十八大前,關於共軍高層人事安排,徐才厚與郭伯雄達成默契,在兩人算盤中,張陽在十八大時升任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到十九大時升任中央軍委副主席,接替許其亮,而郭伯雄的頭號親信房峰輝則佔據總參謀長,十九大之後接替范長龍的軍委副主席一職。

郭徐兩人打了一副好算盤,但沒想到習近平上任之後,先是將徐才厚、郭伯雄收監,再逼房峰輝、張陽對郭徐反戈一擊。

徐才厚被調查之後,張陽雖然不斷大篇幅批判郭徐流毒,揚言「做到情感上憎恨,政治上決裂,切實與郭徐的圈子、品行、套路、作風等徹底劃清界限」,但張陽一直對中央軍委隱瞞與徐才厚的真實關係,拒不交代徐才厚對其「交心內容」,甚至據說與孫政才等陰謀家暗中串聯,企圖藉中印邊境對峙的機會,在十九大前發動不流血政變,最終喪失了被教育被挽救的機會。

文章認為,張陽以自殺的方式了結一生,無非是以此向郭徐表達愚忠,但也給習近平在軍中清理郭徐的梯隊製造了障礙。張陽作為徐才厚重點培養的接班人,其手上掌握了郭徐人馬布局情況,他自殺之後,相關秘密也消失於人間。正因為此,《共軍報》對張陽進行鞭屍,稱其「以自殺手段逃避黨紀國法懲處,行徑極其惡劣」。

張陽自殺之後,房峰輝就成為下一個重點目標。

夏小強:上將張陽自殺謎團的猜想

夏小強認為,張陽之死存在著兩種可能,自殺和被自殺。

自殺:在中紀委嚴密控制被調查高官的情況下,成功自殺的可能性並不太高。那麼可能出現的情況就是,出現了內鬼,給張陽通風報信,或者提供條件幫助他自殺。

被自殺:張陽在嚴密看守的情況下,被殺掉滅口。

誰希望張陽死?是習近平當局嗎?從張陽死後,軍方官媒的評論“以這種可恥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一生”、“兩面人”張陽畏罪自殺、“逃避黨紀國法懲處,行徑極其惡劣”,這些嚴厲的措辭和口氣,顯示出張陽之死不是習近平當局看到的。

那麼,“畏罪自殺”也好,“殺人滅口”也好,很大可能是張陽的後台和背後勢力的操作。房峰輝和張陽,都是已經死亡和落馬的徐才厚與郭伯雄一手提拔的親信。在徐才厚和郭伯雄已經不能直接再下指令的情況下,能夠實施和操作這些行動的,那就是徐才厚和郭伯雄身後的老闆——江澤民和曾慶紅為核心的政變集團。

胡錦濤執政時期,軍權被徐才厚和郭伯雄幾乎完全架空,軍委主席負責製成為軍委副主席負責制。但是,如今張陽“自殺”所顯示的深層問題,已經不是習近平防止軍權被架空這麼簡單。

習近平執政已經5年,在中共十九大上已經被官方認可為核心,名字也已經寫進黨章,大規模軍改之後大勢已定,江澤民集團利用軍隊翻盤的可能性在不斷減少。

但是,江澤民集團在中共軍隊形成的勢力其實已經尾大不掉,從上到下各級官員幾乎都是徐才厚、郭伯雄掌權事情提拔的官員,與江集團都有著政治和經濟方面的利益。有些高官陷入江集團之深已經難以自拔,這些人與江集團共進退,繼續執行江集團的指令和政策。因此,習近平反腐不止,江集團政變不止;江澤民曾慶紅一日不落馬,江集團一日不停止政變。

中共十九大在激烈的權斗中結束,但是政治現實顯示,中共高層並沒有達成政治上的平衡。張陽之死,是又一輪中共高層激烈博弈的開始和信號。

“兩面人”何其多

中共官媒說張陽是兩面人,早在徐才厚倒台後,就有媒體這樣形容徐才厚。2014年12月10日,解放軍報發表文章標題是:徐才厚是典型的“兩面人”“國妖”。

文章說:“兩面人”現象,說到底是一種政治投機主義,大奸似忠,大偽似真。徐才厚就是典型的“兩面人”。“他善於表演,擅長偽裝,用假面具掩蓋自己及其骯髒的靈魂和醜惡的行為,演出了一幕幕醜劇。”文章說,“兩面人”因迷惑性、欺騙性特彆強,所以危害性、危險性特別大。待到東窗事發,他們往往已成為大奸巨貪,讓人大吃一驚、難以置信。

10月,中共召開十九大。中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長楊曉渡在記者會上說,18大5年來,受到審查處理的“中(央)管幹部”有440人。多維報道說,楊曉渡指出,官黨治黨確實曾出現一段“寬鬆軟”時期,讓孫政才、蘇榮、周本順等腐敗分子,這樣偽裝的“兩面人”有了可乘之機。

中共官媒2016年曾發表文章標題是:表裡如一不做“兩面人”。這篇文章提到的“兩面人”有濟南市委原書記王敏、全國政協原副主席蘇榮和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

楊曉渡的講話,等於間接承認,18大以來,軍隊高官受到懲處的有160名,其主要代表人物包括郭伯雄、徐才厚、谷俊山、張陽、高小燕等諸多將軍。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