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國抗日戰爭最偉大的一次勝利 和中共無關

國民黨將領薛岳指揮的三次長沙會戰,可謂三戰三捷,尤其是第一次和第三次,最為輝煌,共消滅兇悍日寇10餘萬人,創造了八年抗戰史上最高紀錄;而且無論從戰略還是從戰術上說,都是真正的勝利,都是真正打敗了敵人,保衛了國土,使敵人多年不敢侵犯。

國民黨將領薛岳指揮的三次長沙會戰,可謂三戰三捷,尤其是第一次和第三次,最為輝煌,共消滅兇悍日寇10餘萬人,創造了八年抗戰史上最高紀錄;而且無論從戰略還是從戰術上說,都是真正的勝利,都是真正打敗了敵人,保衛了國土,使敵人多年不敢侵犯。薛岳作為八年抗戰第一名將、第一功臣,理應受到第一的紀念、第一的歌頌、第一的推崇,可是中共做的怎麼樣呢?

薛岳在抗戰期間以指揮長沙會戰飲譽中外,被日軍稱為“中國戰神”、“長沙之虎”

1939年9、10月間,在中日兩軍長沙大會戰中,國民黨將領薛岳率領第九戰區全體將士,經過23天的浴血奮戰,打敗了企圖進犯長沙的岡村寧次部隊,消滅敵寇4萬多人,保住了長沙。是謂第一次長沙大捷。

驕橫的日軍不甘心失敗。1941年7月,日本大本營批准了阿南惟幾中將的代號為“加號作戰”的進犯長沙的作戰計劃,第二次長沙會戰拉開了序幕。

這次日軍的統帥由岡村寧次換成了阿南惟幾。他率領10萬大軍,8月下旬在岳陽以南秘密集結。他吸取上次岡村寧次三路進攻、兵力分散的教訓,這次將主力全部集中在湘北戰場狹窄的正面上,進行縱深突破,迅速挺進。

這次日軍的戰略戰術十分奏效,可謂勢如破竹,連連得手。中國軍隊雖然進行了頑強抵抗,但由於薛岳指揮命令的密碼被日軍破譯,日軍掌握了國軍的作戰計劃,採取了相應的措施;加上國軍的戰鬥力稍遜一籌,在幾場戰鬥中,都敗於敵軍,損失慘重。到9月底,日軍幾支部隊攻入長沙,取得了第二次長沙會戰的最大成果,基本上完成了“加號作戰”計劃。

然而就在此時,日軍又陷入第一次進攻長沙時的困局,後勤供應線遭到嚴重破壞,為了運送糧彈,日軍竟出動裝甲車運送輜重,但仍在路上被中國軍隊全部擊毀。日軍後勤供應斷絕,部隊疲憊不堪,無法繼續作戰。於是,阿南惟幾於10月1日下令全軍撤退。

日軍剛開始撤退,薛岳立即命令各部隊對敵人進行阻擊、側擊和追擊。日軍倉皇逃遁,損失慘重。

第二次長沙會戰,日軍是先勝後敗,國軍是先敗後勝。但這個“勝”是敵人主動撤退時,我們尾追時的斬獲,勝之不武。而且,在起初的戰鬥中,國軍損失比較慘重,因而不能叫“大捷”。真正的大捷還在後頭。

1941年12月,是日本帝國最輝煌的一個月份。該月7日,日本聯合艦隊偷襲珍珠港,幾乎全殲了美國太平洋艦隊。接著,日軍以秋風掃落葉之勢橫掃東南亞和太平洋島嶼,幾個月內將其全部佔領。到1942年上半年,日本帝國的軍功達到了頂峰。

當日本人在勝利的巔峰得意狂歡的時候,卻遭到了中國人重重的一擊!薛岳將軍指揮大軍在長沙一帶痛殲了阿南惟幾的第11軍,取得了第三次長沙會戰中最輝煌的勝利,真正創造了令世界矚目的“長沙大捷”。

1942年12月8日,駐廣州的日本第23軍向香港發動進攻。12月9日,中國最高當局下令各戰區發起攻擊,以策應香港的英軍,牽制日軍行動。第九戰區的兩個軍也奉命從長沙附近南下,對佔領廣州的日軍發起攻擊。日本大本營為此感到憂慮,決心對薛岳的第九戰區採取行動。

12月14日,在武漢的日本第11軍司令官阿南受到大本營的指示:

“重慶方面以大集團軍向廣州背後移動,企圖牽制我軍。大本營期望你發動一場果敢的攻擊,以牽制敵軍。”

阿南接到這個命令,精神為之一振。兩個月前,他長驅直入攻到長沙,雖然重重打擊了中國的幾個軍,但由於後勤供應中斷,竟然在長沙沒有站穩腳跟,反而在後撤的路上遭到薛岳軍隊的攻擊,遭到重大損失,還差一點丟了宜昌。不久前到南京總部開會,總司令官沒有一句安慰和嘉獎,同僚們更是冷言冷語的奚落。他為此窩了一肚子火。如今,出口惡氣的機會來了!

12月中旬,阿南調集了第11軍主力,兩個甲種師團第3和第6師團;一個乙種師團第40師團,以及獨立混成第9旅團,一個飛行團,兩個獨立山炮和野炮聯隊,一個獨立工兵聯隊,共約8萬人。決定從岳陽方向向長沙進攻。同時命令第34師團等部在南昌發起佯攻,牽制中國軍隊。

22日,阿南司令官從武昌動身到達岳陽指揮所。23日,阿南下達了進攻命令。

日軍的作戰計劃,是在汨羅江兩岸分別擊潰中國的第20軍和第37軍,牽制南下的中國軍隊,即可結束戰鬥。並未打算奪取長沙。

24日,日軍第6、第40師團從新牆河北岸發動攻擊,第3師團和獨立第6旅團隨後也投入戰鬥。日軍來勢兇猛,意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一個乾淨利落的殲滅戰,與太平洋上的勝利遙相呼應。

然而阿南惟幾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他的老對手薛岳,在這裡擺了一個巨大的“天爐”,正在等待著8萬皇軍跳進爐子。

所謂“天爐”,即“天爐戰法”,就是薛岳創造的後退決戰的戰略方針。它根據長沙和湘北地區的地理特點,徹底破壞道路,中間地帶實行空室清野,設置縱深伏擊地區,配置多層兵力,以逆轉敵我戰鬥力的對比。待敵軍被誘人伏擊地區之後,從四面八方以強大的兵力將其聚而殲之。猶如一個天然巨爐,把龐大的敵人熔為灰燼。

根據這一戰法,薛岳制定了新的作戰計劃:運用尾擊、側擊及正面強韌抵抗,務於瀏陽河、撈刀河地區,將進攻長沙之敵軍主力,反擊而殲之。

具體地說,薛岳擺下的“天爐陣”是這樣的:

將楊森集團軍的第20軍兩個師配置在新牆河兩岸及縱深地帶上,在敵軍發起攻擊之後,憑藉陣地,逐次抵抗,遲滯日軍前進,將其引入“天爐”之中。

王陵基的第30軍,從武陵、修水調到平江地區;羅卓英第19集團軍從上高調到瀏陽、株洲一帶,與王陵基集團軍在長沙東南形成百里側擊態勢。第73軍從益陽推進到寧鄉,在長沙兩面處於機動態勢。以素有打硬仗之名的第10軍堅守長沙城。在城外湘江對岸的嶽麓山上配置榴彈炮兵一個旅,支援城防作戰。

同時,薛岳下令在作戰區實行民眾總動員,破壞道路,向水田蓄水;各保甲清查戶口,嚴防敵特活動,輸送給養,救護傷兵等,配合軍隊打擊日寇。

巨大的“天爐”已經鑄好,只等敵人往裡鑽了!

1941年12月23日,日軍第40師團主力推進到新牆河,突破北岸國軍第134師前沿陣地。往年的湘北天氣,一般是晴朗乾燥的,可是當年的12月,卻是淫雨霏霏,到了日軍發起攻擊的時候,更是雨雪交加,天寒地凍,氣溫驟降到零度以下。似乎老天爺也對侵略者發怒了!

12月24日,日軍第6、第40兩個師團冒著夾著雪片的大雨,在大炮和夜幕的掩護下,涉過冰冷的新牆河,向南進攻。25日拂曉,日軍第3師團投入進攻。天亮以後,第44飛行戰隊的飛機也一齊出動,對守軍陣地進行狂轟濫炸,掩護地面部隊進攻。

楊森集團軍第20軍的133師和134師,在新牆河南岸的陣地上頑強阻擊,與敵激戰了三天三夜,予敵大量殺傷後,且戰且退,撤出戰鬥,跳到敵人側後。

日軍突破新牆河防線以後,三個師團爭先恐後撲向汨羅江。26日,第3師團最先到達汨羅江北岸,與第99軍發生激戰。27日中午,日軍在彈雨中強渡汨羅江。國軍99軍撤到東面山地。

28日,日軍第6、第40師團也分別在新市、磨刀灘等處渡過汨羅江。在渡江時,遭到國軍37軍的頑強抵抗,加上連日雨雪,河水上漲,日軍傷亡不斷增加。渡江之後,37軍與日軍激戰一番後,先後撤出陣地。

與此同時,薛岳從贛西調來第15、第30兩個集團軍的10多個師趕到了瀏陽、平江地區,部署了一條長達100公里的側擊陣勢。

如果日軍將37軍擊潰以後,便就此罷手,收兵回營,便可免遭失敗的命運。況且,日軍已於12月25日攻佔香港,第11軍在湘北牽製作戰的目的已經完成,可以不再進攻了。

但是,驕橫而貪功心切的阿南,面對眼前的肥肉,捨不得放棄。他命令部隊繼續向南進攻,爭取佔領長沙。本來像進攻長沙這樣的大兵團作戰,需要得到南京總部和大本營批准的,現在阿南顧不得了。因為他親率大軍出擊,已在新牆河、汨羅江一帶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卻沒有圍殲37軍,就這樣灰溜溜無功而返,他害怕再一次遭到其他同僚們的嘲笑。為了第11軍和他本人的面子,他準備冒險出擊。因為在他看來,中國人根本不是對手,連連敗退,根本抵不住皇軍的雷霆一擊!

12月29日晚,阿南不顧日軍準備不足、供應困難,特別是敵情不明的兵家大忌,不顧參謀長和作戰主任的勸說,獨斷地下達了命令:

“本軍決定,以主力向長沙方向追擊。”

這時,日軍慘敗的命運已無可挽回了。

儘管有不少軍官對阿南的命令感到不解和不滿,然而命令一下,日軍的三個師團還是拉開架勢,向長沙撲來。

1942年元旦凌晨,第3師團渡過瀏陽河,在凜冽的寒風中向長沙挺進。一路上不見一個中國士兵的影子,都以為中國軍隊已經被日本皇軍嚇破了膽,逃得無影無蹤了。將到長沙市郊,日軍看到了他們的飛機投下的一面標誌著佔領了長沙的太陽旗。數萬日本官兵頓時歡呼雀躍,看來今晚可以舒舒服服在長沙城裡歡度元旦了!

元旦上午,第3師團兩萬餘人,在師團長豐島指揮下,分三路向長沙發起攻擊。

守城的中國軍隊是中央軍,素來善打硬仗。這一次,他們不像新牆河和汨羅江畔的國軍部隊,打一陣就撤退了。駐守前線陣地的第10師,與日軍展開血戰,寸步不讓,反覆衝殺,激戰兩天兩夜,死傷盈野,但日軍終不能入長沙一步!

豐島急眼了,於1月2日夜派出敢死隊——加藤大隊投入戰鬥,希望這個善於夜襲、威震全軍的大隊能撕開一個突破口。加藤大隊長身先士卒,率領一隊人馬穿過城外房屋選擇突破口時,被中國士兵發現,一陣槍擊,一隊人馬被全部擊斃,加藤也未倖免。他身上帶有日軍的作戰計劃和重要文件。豐島恐其落入國軍手中,嚴令副大隊長小琢登率隊突擊中國陣地,企圖搶回屍體。又被中國軍隊一陣火攻,全部殲滅,加藤的屍體落到中國人手中。

加藤身上的重要文件很快被送到戰區司令部。薛岳一看,該文件反映出日軍彈藥嚴重不足,物資嚴重匱乏,不禁大喜過望。他迅速將該消息和2日夜戰的勝利傳達給各部隊,中國軍隊士氣大振,而日軍的士氣卻一落千丈。

1月3日凌晨,日軍第6師團從北部和東部向長沙發起強攻,很快把中國軍隊190師壓到第二線陣地。下午1時許,日軍佔領了城北一角陣地。可是,他們還沒來得及在陣地上喘一口氣,湘江西岸嶽麓山頭的榴彈炮群突然發出怒吼,炮彈如暴風驟雨般落到陣地上,炸得日軍血肉橫飛。

1000多名日軍吼叫著,向湘雅醫院進攻,又被嶽麓山上飛來的炮彈炸成一片肉泥,大隊長橫田中佐也被擊斃。

此時,日軍由於糧彈奇缺,已成強弩之末。有的部隊沒有子彈,只能同中國軍隊拼刺刀。雖然飛機也能空投一些物資,但只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而在外圍的中國軍隊30多個師,正從三面向長沙壓來。

東南面,羅卓英部的第79軍、26軍、4軍各部,已快迫近長沙;

東北面,王陵基指揮的第37軍和78軍,分左右兩路,沿金井至長沙的公路快速挺進,也已迫近長沙;

西面,第73軍虎踞湘江西岸,隨時準備渡江攻擊敵人。

北面,楊森指揮的第20軍和58軍,已切斷日軍後路。配合大軍行動的20萬民工,大肆破壞公路、橋樑,將日軍的後勤補給線完全切斷。

嶽麓山和牛頭洲上的重炮,日夜不停地轟擊攻城的日軍。第3師團的豐島師團長,差一點被中國的大炮擊斃。

日軍眼看陷入絕境。元月3日晚,固執的阿南終於回頭了。他在作戰黑板上寫下了兩句打油詩:“今更莫把驚懼生,兵家勝敗是常情。”然後下令全軍撤退,限各部隊“自今停止掃蕩長沙,於1月4日夜開始反轉”。

但是,身處一線的豐島師團長已經殺紅了眼,他不願撤退,並且以部隊曾沖入長沙,只差一把勁就可取勝為由,堅持要找回部下大隊長加藤的屍體,並要求第6師團配合他,再攻一次長沙。

1月4日拂曉,日軍兩個師團再次向長沙發起猛攻。國軍第10軍奮起抗擊,戰況空前激烈。已經激戰數日的雙方軍隊,都以疲殘之師作最後一搏。日軍施放毒氣,全力攻城,第10軍浴血堅守,戰鬥人員犧牲殆盡,又將輜重營、衛生隊等編成隊伍,拉到陣地上與窮凶極惡的日軍廝殺。各部號兵一齊吹響衝鋒號,以震懾敵膽。日軍這一天的進攻,僅在多次爭奪的修械所陣地前,就留下了2000具屍體,但仍然沒有突破第10軍的陣地。

日軍的兩個精銳的甲種師團的全部主力攻打中國一個軍防守的長沙城,血戰1天,寸步難行,反而死傷累累。這在抗戰爆發以來是非常罕見的。阿南終於領教了中國軍隊真正的戰鬥力。

元月4日下午,日軍發動了最後一次徒勞的進攻。當夜幕開始降臨的時候,日軍四處縱火,準備在夜幕掩護下撤退了。這時,長沙城東南郊天空突然出現紅綠閃光信號彈,中國各路反擊大軍已到達指定位置。

薛岳的“天爐”已點起熊熊火焰,要燒焦這些日本鬼子了!

1942年1月4日晚,薛岳下令第九戰區所有部隊開始發起反攻。

蔣介石致電薛岳:“此次會戰,舉世矚目,各部務必不惜任何犧牲,發揚高度攻擊精神,施行堅決勇敢之包圍,聚殲殘敵,以求獲得空前勝利與光榮戰績。”

薛岳即回電錶示:“本次會戰,岳已抱定必死決心,必勝信念。”

薛岳向各部傳達了蔣介石的命令,督勵各集團軍總司令、各軍長師長,務必掌握好自己的部隊,“倘有作戰不力、貽誤戰機者,定按革命軍人連坐法重處,決不姑息寬容。如敵由某部作戰地境內安全逃竄,即嚴懲該部各級主官及幕僚。”

蔣介石也來電嚴令:“如敵由某部正面竄逃,即槍決其軍師長。”

薛岳立即做出重大的軍事調整和部署,命令原準備在長沙附近合圍日軍的部隊改為從不同方向追擊、截擊、阻擊日軍,決心在汨羅江以南、撈刀河以北殲滅敵人。具體布置如下——

羅卓英指揮第73、24、26各軍為南方追擊軍,由南向北追擊;

楊森指揮第20、58軍為北方堵擊軍,自北向南堵擊;

王陵基指揮第37、78軍為東方截擊軍,自東向西截擊;

傅仲芳指揮第99軍為西方截擊軍,自西向東截擊。

並規定:爾後隨追擊戰況之推進,始終按追擊、堵擊、截擊、反包圍殲滅戰之要領,圍殲潰逃之敵軍。

各部官兵既懍懼軍令之森嚴,又知道敵軍已敗退,所以無不奮勇向前,殺敵立功。

1月4日夜,日軍第3、第6兩個師團開始向北撤退。第3師團剛脫離長沙戰場,就在金盆嶺、林子沖一帶遭到歐震第4軍的截擊。激戰到天明,剛剛趕到瀏陽河畔,又陷入重圍。國軍在嘹亮的軍號聲中,朝敵軍衝殺。日本軍旗也被國軍的炮彈炸飛。兩軍在師團指揮所展開慘烈的肉搏戰,幸虧日軍一個聯隊趕到,才把豐島師團長救出重圍。

經過三天三夜的激烈拼殺,日軍三個師團只向北撤退了幾十里。到1月7日,第3師團和第6師團才退到撈刀河以北。第40師團主力到達春華山後,又被中國軍隊壓迫回金井,殿後的龜川大隊遭到第37軍的圍攻,幾乎全軍覆沒。

在撈刀河和汨羅江之間,日軍遭到更加沉重的打擊。

1月8日,第6師團在向福臨鋪的退卻中,遭到國軍第4、20、26、73等軍的包圍,全師團被斬成三段,層層圍住,受到毀滅性打擊。

與此同時,奉命由北南下策應突圍的日軍第9旅團,在青山市以北鑽進了楊森第20軍布下的口袋陣,先頭部隊山崎大隊,當天就被全部殲滅。

第6師團和第9旅團一直血戰到1月12日,在大批飛機轟炸的掩護下,師團長神田和他的殘部才殺出重圍,到達汨羅江畔。

1月13日,損失慘重、狼狽不堪的日軍第3、第6、第40師團終於集結到了汨羅江南岸並先後渡江。

1月14日,日軍各師團一齊由江北岸出發,向北撤退。中國軍隊繼續尾追於側後,截擊、側擊敵軍。1月16日,狼狽不堪的日軍在飛機和炮兵的掩護下,渡過新牆河,退到出發前的陣地。阿南司令官的軍指揮所也由岳陽撤回武昌。第三次長沙會戰,終於以日軍的慘敗和撤退而結束。

這次會戰,日軍損失慘重,共陣亡56944人,包括聯隊長5名,大隊長10餘名,被活捉390餘名。

第三次長沙大捷,是珍珠港事件以來,同盟國家的第一個偉大勝利。有人稱之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第一道曙光”。當不可一世的日軍在東南亞、西、南太平洋上摧枯拉朽、所向披靡時,一向弱勢的中國軍隊的這個勝利,無疑大張了同盟國的志氣,大滅了日本皇軍的威風。

倫敦《每日電訊報》說:“際此遠東陰霧密布中,惟長沙上空之雲彩確見光輝奪目。”

長沙大捷打出了中國人的軍威。美國記者福爾門採訪了湘北戰場後,撰文說:“中國第三度的長沙大捷,證明了一個原則,那就是中國軍隊的配備若能與日軍相等,他們即可以輕易地擊敗日軍。”

當長沙會戰即將勝利時,美國總統羅斯福即致電蔣介石,建議成立中國戰區最高統帥部,由蔣擔任最高統帥,統一指揮中國大陸、英屬緬甸和法屬印度支那的戰爭。並派人授予薛岳一枚獨立勳章。

在長沙會戰中建立卓越功勛的中國官兵,受到全國人民的高度讚揚和熱烈慰問。第九戰區司令長官薛岳將軍,被授予中華民國最高勳章——青天白日勳章。

薛岳指揮的三次長沙會戰,可謂三戰三捷,尤其是第一次和第三次,最為輝煌,共消滅兇悍日寇10餘萬人,創造了八年抗戰史上最高紀錄;而且無論從戰略還是從戰術上說,都是真正的勝利,都是真正打敗了敵人,保衛了國土,使敵人多年不敢侵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2015年7月17日共識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