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新布局 常委與中央軍委微妙對應

——崔士方:7常委與7軍委成員的微妙對應

這是一個並非巧合的對應。

十九大後成立的中共新軍委,經歷了8出4進,從此前的11人減少到7人,分別是軍委主席習近平、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張又俠,料接任國防部長的魏鳳和、聯參部參謀長李作成、政工部主任苗華、軍委紀委書記張升民,人數上與中共政治局的常委人數持平。

這裡就有點微妙了,為什麼減到剛好與政治局常委持平?

也許,這並非是一個偶合,而是一種刻意的安排,裡面隱藏著習近平試圖把黨軍一統的構想。

換言之,軍委主席與黨總書記對應,作為花瓶角色的國防部長與掌管橡皮圖章的人大委員長對應,操持實務的聯合參謀部與國務院總理對應,主管意識形態和人事的政工部主任與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對應,軍委紀委書記與中紀委書記對應。

這軍政各5個人,可能就是習近平心中軍政架構的核心組成。

從這個對等的核心架構看,我們就不難理解,在軍委15個職能部門中,排名第一的軍委辦公廳主任和“三委”中的軍委政法委書記為何都沒有進入軍委,因為在政界對應的角色,中央辦公廳主任和中央政法委書記都只是政治局委員。

而原來在軍委有一席之地的軍兵種司令,以及新成立的五大戰區司令為何都被擋在新軍委之外呢?因為在政界對等的人物——6名地位最高的地方書記(四大直轄市、廣東、新疆書記),也只是政治局委員。

餘下的多名政治局委員,因為中共軍政系統的巨大差異,就不容易套上這種對應關係了。

且慢,軍委中不是還有兩名軍委副主席,這兩位前朝延續下來的角色,難道也與政治局常委中的政協主席、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都成了無用的“餘量”了嗎?只怕還不是。

我們都記得,在十九大前,中共高層的改組傳聞中,有一個重設黨主席和副主席的方案,其中一名副主席由國務院總理兼任,另一個位置就是留給王岐山的專座。如果這個方案成真,軍委的兩名副主席,就不僅是延續舊例那麼簡單。

事到如今,我們已經很難斷言,在習近平上台後,在軍改易、政改難的大格局下,是軍向政看齊(如軍委紀委書記進軍委),還是政向軍看齊(如軍委先有副主席),還是兼而有之。

無論將來如何,眼下的事實是,隨著新一屆中共新軍委成立,軍委內部的級差也日漸拉開。

從軍改前的參(謀部)、政(治部)、後(勤部)、裝(備部)四總部,“參、政”高“後、裝”半個頭,到軍改後的六大部中,“參、政、後、裝”持平,比訓練管理部、國防動員部的主官高一頭,再到十九大換屆後的參、政主官進入軍委,“參、政”徹底與“後、裝”拉開距離。

此外,軍委紀委書記首度進入軍委,與一同單列出來的軍委政法委(主管目前僅是副戰區職)也出現了顯著“落差”。

不過話說回來,軍政格局一統,雖有利於分工明細,但未擺脫黨處於絕對領導地位的頂層設計,卻是致命的硬傷。中共不放權,軍政高層騰挪之路,最終都會走入死胡同。那時候,對死不改悔者,就只有坐等老天爺幫著改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