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劉鶴經濟沙皇雛形已現?霸氣不讓朱鎔基?三頭「灰犀牛」要爆發

中共政治局委員劉鶴率領超過130人的團隊出席,在瑞士達沃斯召開的世界經濟論壇第48屆年會。美媒則認為,劉鶴可能模仿朱鎔基模式,同時擔任副總理和央行行長。諾獎得主米歇爾2013年曾表示,中國經濟有三頭“灰犀牛”,距離爆發的時間點越來越近。

1月23日至26日,世界經濟論壇第48屆年會將在瑞士達沃斯召開。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將率團出席論壇。

1月24日美國之音報導說,中國派出劉鶴—一名高級經濟顧問和政壇新星—率領超過130人的團隊出席沃斯經濟論壇,金融分析人士預計,劉鶴將在達沃斯會議上發表演講描繪中國2018年的經濟願景。

報導說,劉鶴除了有重要的經濟顧問職務外,還是中共政治局委員,外界普遍預計劉鶴將很快成為主管金融和經濟的副總理。也有人猜測劉鶴將接替周小川出任中國央行行長。

報導還說,劉鶴的職務要等到3月中共召開兩會後才能最終確定。一些人甚至猜測他可能會同時擔任副總理和央行行長,就像朱鎔基在90年代後期的職務一樣。

英國《經濟學人》智庫(EIU)報告也曾預測,中共十九大後,劉鶴有可能被提拔為國務院副總理,將更易施展影響力。

資料顯示,現年66歲的劉鶴與習近平是北京海淀區101中學同班同學。劉鶴大學畢業於中國人大工業經濟系,後前往美國攻讀工商管理碩士,曾赴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獲公共管理學位。

2015年,劉鶴的論文《兩次全球大危機的比較研究》被授予孫冶方經濟科學獎,該獎項被稱為國內經濟領域最高獎。

過去幾年內,劉鶴以中共〝中財辦〞主任的身份,陪同習近平參加各種活動。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習近平曾向美國官員這樣介紹他:〝這是劉鶴,他對我十分重要。〞

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上,劉鶴晉陞政治局委員,此次劉鶴出席達沃斯論壇表明了他的地位。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庄太量對BBC表示,出席達沃斯經濟論壇的一般是國家總理等〝抓經濟的一把手〞,此次出席暗示劉鶴以後會有一個新的政府職務,能讓他在國際上有更多曝光機會。

中國經濟的“灰犀牛”

學者何清漣2017年8月15日在美國之音撰文表示,最近,中國媒體討論經濟問題時,“黑天鵝”與“灰犀牛”兩個辭彙頻現。這兩個名詞源於中央財經辦主任劉鶴為一本書寫的序言,標題是《每一次危機都意味著金融監管的失敗》。

2016年,西方媒體頻頻使用“黑天鵝”一詞來形容英國退歐與川普當選,人們也許不知道該詞典出8年前一本書,但都知道“黑天鵝”指代不可預測的小概率事件。

“灰犀牛”這一概念是由美國學者、古根海姆學者獎得主米歇爾·渥克(Michele Wucker)於2013年1月在達沃斯全球論壇上提出,此前,他在《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一書中界定:“黑天鵝”比喻小概率而影響巨大的事件,而“灰犀牛”則比喻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

該文指出,中國有三頭“灰犀牛”,離其衝擊力爆發的時點越來越近,其中,房地產泡沫毫無疑義是中國那頭最大的“灰犀牛”,符合世界所有房地產泡沫的兩個特徵:一是周期長,一輪大牛市超過10年;二是泡沫破裂時地動山搖,猶如雪崩和泥石流,逃生非常困難。第二頭“灰犀牛”是“貨幣貶值、資金外流”,引發類似於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那樣的金融動蕩。第三頭“灰犀牛”是銀行不良資產的增加。官方公布,截至今年6月底,不良貸款或關注類貸款兩類貸款共5.3%。

何清漣還表示,“灰犀牛”當然不止這三頭,但與這三大事涉全局的問題相比,地方債務、理財產品危機都要算是枝節了,是“大河”與“小河”的關係。翻查我從前年開始發表的經濟類文章,一大半都是分析這幾大問題,但需要指出,銀行不良資產率遠比中共官方承認的要高。

中國銀行業早已形成巨額壞帳。圍繞中國銀行系統壞賬水平的估算和爭議從未曾間斷過,儘管官方數據稱,中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約1.4萬億元,不良率1.75%;但外國同行的估算卻高得多。2016年2月對沖基金黑曼資本管理公司(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創始人凱利·巴斯(Kyle Bass)曾指出,中國銀行業的資本虧損可達3.5萬億美元(約合23萬億人民幣)。

今年8月,前惠譽金融分析師朱夏蓮(Charlene Chu)在最新報告中估計,到今年底,中國金融體系中的壞賬總額將達到51萬億元人民幣(合7.6萬億美元),這個估算數字意味著壞賬比例為34%,是中共官方承認的不良貸款率5.3%的五倍以上,也就是說,中國實際壞賬比官方數字高6.8萬億美元。

2016年11月17日,2008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在華盛頓的一場研討會期間接受了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時表示,中國的社會和經濟規模太大了——不會因為規模如此之大而不可能垮掉,但是規模大到拯救起來很難”(not too big to fail,but too big to save)。在回答記者引述他人的看法,即中國經濟一旦出現嚴重狀況,必將帶來政治領域的改革時,克魯格曼的看法是,經濟領域一旦出現狀況,中共政權有可能會再次依賴高壓手段來控制形勢。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