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精英話語系統為何瓦解?

話題緣起

國內財新網採訪了許知遠,他是在中國傳統媒體上還有言說空間的自由派知識分子的中生代的代表人物。但許知遠發出的感嘆卻是:“我沒想到精英話語系統會這麼快瓦解”。

其實,以自由民主憲政等普世價值為核心的精英話語系統(以下簡稱精英話語系統)之瓦解,並不始於今天。如果說80年代是新啟蒙,90年代由自由主義學者們擔綱進行再啟蒙,到韓寒現象風靡大陸之時,精英話語系統已經是強弩之末(這是一個需要深入分析的話題)。從2008年到2017年,中國的公共話語空間歷經了以三次事件為標誌的三個階段,精英話語系統先是受到同一陣營(主要是口頭暴力革命派)的嘲弄、政府寵養網路倡優的嚴重羞辱,再到2017年的自我放棄,終於陷入瓦解。

這個過程完成之後,自由派知識群體完全邊緣化,無論在朝在野的各種勢力,均不以其為社會轉型中一支重要推動力量。

艾未未的政治嬉皮與公民參與活動

艾未未認為“行為即藝術,即自由表達”,他也確實知行合一,用行動實踐了自己的理念。除了天安門前豎中指,一夫八奶的裸照這類惡搞行為藝術之外,具有社會意義的至少有以下諸項:2008年在網上發起的5.12四川汶川地震公民調查活動、對浙江村民錢雲會之死的調查,等等。如果說以一個人的名字冠名一段時期,那中文推特在2008-2011年6月這段時期,確實姓艾,他不僅主導了中文推特,還型塑了中文推特圈的稟賦。

艾粉們曾是中文推特上的一大族群,當時的艾粉們也多少帶點艾未未的痞氣,喜歡在推上打群架、拉偏架,嘲弄公共知識分子與零八憲章。儘管他本人對非暴力革命與暴力革命的主張有點模糊不清,也是推特各種鬥毆的根源,但因艾未未本人使用的是普世價值這套話語體系,對抗的是政治強權,因此,“艾氏推特”胡鬧嬉皮不斷,也還有個限度,不似2017年郭氏推特革命初起階段,郭粉如蝗蟲過境,推特圈幾無噍類。也因此,在艾未未入獄之後,推特很自然地進入百花齊放、各自言說的相對平靜狀態。

但艾未未的行為藝術政治盛行的後果之一,是精英話語系統從受尊重到瓦解的起始點。從90年代中後期以來,主導中國民間思想輿論的主體是自由派知識分子。《零八憲章》比較完整地表達了一代知識人理解的憲政民主理念,部分自由知識分子發動並參加了簽署活動。在艾未未被抓之前,他的行為藝術通過網路加速傳播,年輕一代看到了惡搞行為藝術讓當局陷入無從措手的狼狽狀態,品嘗到“快樂維權”的快感,一些維權人士宣稱:“上街一站,勝過言語千萬”,提出中國不需要啟蒙了。承接80年代新啟蒙的90年代再啟蒙到此中斷。

推特一度姓艾,證明勒龐在《烏合之眾》所說過的一段經典名言是不易之理:“掌握了影響群眾想像力的藝術,也就掌握了統治他們的藝術”。

這一時期還有個小小的插曲:韓寒於2011年最後一周接連發表三篇標題磅礴的文章:《談革命》、《說民主》和《要自由》,這三篇文章引起強烈的反彈與批評。但韓三篇現象,是精英話語系統瓦解的結果,而非原因。

國家權力對知識的輕蔑:周小平面聖與受重用

江澤民宣稱要與國際接軌,藉此消除六四屠殺在西方投下的陰影,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在上世紀90年代也曾有過一段稍微寬鬆的日子。“三個代表”理論的出爐,表明當局當時確實想建立政、經、知三大精英同盟。在這種政治環境中,少數體制外積累了聲望的自由派知識精英還被納入體制,南方系列媒體也曾為自由派知識精英提供了平台。薄熙來“唱紅打黑”之時,也曾邀請幾位“知識精英”入幕,增加其“入常”的份量。這部分人對權力的曲意迎合,確實再度讓知識精英蒙羞。但知識精英仍然還能保持勸說當局、啟蒙大眾的熱情與毅力。

在2014版“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習近平接見網路寫手周小平、花千芳之後,中國知識精英基本放棄了勸說的念想。因為周小平不學無術,將臆想的北韓、世界狀況當作言說的依據,並隨時編造各種數據,幾乎人所共知。互聯網時代出現這種寫手不足奇,奇的是這種人被當局請入殿堂,此舉實讓中國士林心寒。最搞笑的是《環球今日評:習大大見周小平,有人心裡打翻了五味瓶》,不嘲笑“可憐夜半虛前席,網路混混成帝友”,反而肆意嘲弄文壇群英“嫉妒周小平”。這篇文章的作者不知道,重用周小平作“喉舌”,當局本意確實是羞辱士林,但最終卻是當局自辱,因為這等於昭告天下:在當朝者眼中,知識學問的分量遠不如拍馬重要。

以普世價值為核心的精英話語系統在中國朝野均陷入徹底瓦解狀態,只有極少數人還在堅持言說,這種言說隨著南方系列的衰落僅剩餘音繞樑。推薦周小平入習之幕的魯煒直到2018年失勢,外宣媒體多維新聞網2月14日刊登了一篇《魯煒四宗罪暴露中共制度建設軟肋》,特別提到:“在2014年10月舉行的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經網信辦推薦的網路作家周小平及花千芳獲得習近平鼓勵,但周、花在社會上口碑極差,讓習辦頗為不滿。”

習如果真心不滿,周小平還能在中國胡言亂語、如魚得水風光這麼些年?只能說這是習辦挽回面子之舉。

精英話語系統的最後一擊來於自殘

2月19日,劉水(@liushui1989)發布一條推文,認為“郭事件最大失敗者是民運,這並非郭終結了民運,而是民運人士主動將自己送上了斷頭台。表面看對郭是判斷錯誤,深層暴露民運的價值、路徑錯位,與中國現實脫節、隔絕,對制度轉型理論陌生,知識結構老化。還停留在用中共革命思維和方式來反共,無能站在制度轉型高度解釋中國並提供理論依據。”

我認為這段話總結的不止是民運,因此回了一推:“其實還有一個後果,即批判型知識群體通過這一事件徹底邊緣化。這個群體在胡溫末期還努力掙扎著堅持公共言說。習啟用周小平等網路混混羞辱士林之後,這個群體轉向媚俗。到2017年徹底完成這一過程,導致精英話語系統瓦解無存——多年以後,一些人也許承認這點。”

推文太短,有些話我沒有說。對於民運群體的未來,大家已經講得夠多了,我也早指出過這一群體的特徵。在我看來,這事只關係到民運人士與民運的未來,與中國未來並無多大的關係。但我認為,不少自由派知識分子在郭事件中因自殘而導致的精英話語系統瓦解,才與中國未來有關,因為他們本應作為時代的先進。作為知識群體當中的一員,將一些話說透明白,既是我的責任,也是為知識群體負責。

在郭氏推特革命(2017年3月-9月)當中,中國知識群體中不少人用自殘的方式徹底瓦解了他們從中獲得人生意義的精英話語系統——以普世價值為核心的憲政、民主、自由這套理念。

知識精英大都熟悉冷戰時期東中歐國家對極權的反抗,其中部分人也可能知道這些國家的政治反對派曾提出“捐獻公民社會”,要義就是反對當局將政治問題非政治化,用政治反對人士的個人隱私來羞辱打擊他們,而是價值觀的對決。他們之所以主張這點,一是因為他們知道,只有證明自身的價值觀遠優於共產極權意識形態,他們才會獲得最終勝利。這裡還有一層手段上的考慮:他們知道,共產政權當局利用老大哥監視公民,當局掌握人們的隱私,遠比普通人知道政治高層的醜聞要多。在互揭醜聞的戰鬥中,異議人士未必更佔優勢。聖經故事言:耶穌讓自認為無罪者用石頭砸死妓女,結果所有人都羞慚而退。道理很樸素也很永恆:很少有人是聖人。

中國知識群體在支持維權人士的時候,也反對過當局利用政治反對者個人生活經歷來污名化維權人士,比如對吳淦父子。但在2017年時,他們忘記這一點,居然以為依靠抹黑與製造醜聞等“爆料”,就能打擊共產黨政權,是通向民主化的捷徑。也因此,郭氏推特革命的參與者先是沉浸在爆料的狂歡中,繼而湮沒在郭及其支持者揭發曾經的支持者或敵人(即民運人士)的醜聞中。有人在道理爭論中落於下風時,立刻採用揭所謂隱私的手段,這類舉動多了,讓良知猶存、是非尚明的推友非常不齒。

也因此,知識群體在這場“郭氏推特革命”中,甘心情願地讓自己淪為郭的追隨者與“學生”。在談到毛時代與文革時,中國知識人(除新左派之外)基本都認識到:毛的個人崇拜是針對愚民的統治術,必須摒棄;政治運動與文革中的人人表態、個個過關是裹挾人的暴政及暴民行為,應該唾棄。這些被他們陳述過無數遍的道理,在郭氏推特革命中,卻被不少知識人全然忘記,不僅自己唯郭是從,還勸說強迫別人表態,不表態就視為“異類”口誅筆伐。

人類歷史上,無論是義大利的文藝復興、法國的思想啟蒙,甚至美國的獨立戰爭,都離不開知識者的啟蒙。作為授業、傳道、解惑的知識群體的墮落,既標誌著一個國家的沉淪程度,還讓這個國家失去了明天。勒龐在《烏合之眾》中有段名言:“一個國家為其年輕人所提供的教育,可以讓我們看到這個國家未來的樣子。令人難忘的歷史事件,只是人類思想無形的變化造成的有形的後果而已。”

中共的意識形態教育已經嚴重戧害了中國的年輕人,在1990-2010這20年中,不少知識者在大學講堂、在媒體上,都未忘記自己身負啟蒙與傳播自由民主理念之重任,做了不少事情。如今,在當局的打壓下,言說陣地日益縮小,這種困境之下,正需要知識者堅守價值理念。可悲的是,不少知識人不但沒能堅守,反而轉向媚俗,以為附和大眾,贏得掌聲,就是贏得了時代,贏得了未來。

郭文貴這種因失去官家靠山而陷入困境試圖保命保財報仇之人,中國以前有,現在有,將來還會有。但2017年出現官場人士、知識群體、政治反對者、社會底層競相附從的景象,卻前所未有。中共當年在延安時,因其有當時很能迷惑人的共產主義學說包裝,示世人以理想與未來,導致知識分子景從,知識青年紛紛奔赴“革命聖地”,還可以說是被中共欺騙。這次郭氏推特革命什麼包裝也沒有,所謂保命、保財、報仇等完全是本色演出,卻導致一眾知識人競相自殘附從。

我在網路上看到一段話:在眾聲喧嘩的網路時代,“無論是網路巨頭還是上層,中國社會的精英們,都選擇縱容和諂媚,他們很清楚地知道,誰能贏得這些網民,誰就能贏得中國的未來,於是,中國網路的趣味日趨屌絲化、噪音化、水化,這就是中國網路不可逆轉的現實”。

中國知識群體當中不少人曾展現不媚權的姿態,卻輸在一味媚俗上。他們在諷刺挖苦當年投奔延安的革命青年無數次之後,還輕易地倒在2017年的郭氏推特革命中,這已經不僅只是中國知識群體的悲哀。

謹以此文悼念中國以普世價值為核心的精英話語系統的瓦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