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一位日本工程技術人員對中興事件的看法

中興事件應該算是對今日中國社會的一個響亮的警鐘,如果警鐘能真的驚醒一部分國人,那也算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了。

(4月19日消息)中興遭到美國商務部制裁事件還在進一步發酵。據知情人士透露,中興通訊在內部正式通告所有員工,必須立即停止所有與美國出口禁令相關的業務。

昨日晚間,一張疑似創始人侯為貴等中興通訊最高管理層在機場奔走的照片在業界刷屏。

經過確認該圖片的三個人分別為董事長殷一民、總裁趙先明以及已經退休的創始人侯為貴。網友紛紛評論表示,愈七十七歲的侯為貴親自出馬,老爺子堅毅的背影讓人動容,希望中興挺住。——(鳳凰網科技)

2018年4月16日,美國宣布禁止向中興公司提供一切晶元材料及技術,在中文網上引起一片嘩然,在“厲害了,我的國”盛行的今日,一幕撕下了皇帝新裝的鬧劇。

不同於寓言的是,現實中扒下整天靠吹噓“500強”的不是個小p孩,而是這地球上貨真價實的實力強國。這是一顆實打實的重磅炸彈,誰還繼續吹牛,只能是自己死得更難看。

為何這麼說呢,大致看了一下網上網民的發言,本來就是褒貶不一併不奇怪,但針對其中極為突出的一些長期自欺欺人的中式思維觀點,覺得有必要來指正一下那些可能還在繼續誤國誤民言論。作為一個長期在日的工程技術人員,筆者無意站在政治正誤角度去談論國家外交大事,單純從產業技術的長期經驗角度來談談個人的看法。

1

就在美國引爆中興炸彈後第二天,我便看到了一些網上的無腦叫喊,聲稱要抵制美貨,美國不給可以從日本等國家進貨。4月18日早上剛上班打開電腦,便看到了我們公司集團發布了對中興及其旗下的深圳一家公司的貿易禁令。

本來嘛,一個日本民間集團公司也不會單純去熱血跟風國際政治,繼續下拉閱讀禁令郵件,是來自日本政府經濟產業省的安全保障信息協會,而該協會的禁令則來自美國政府有關條令。

好嘛,日本也要參與滅了中興了,而且更為嚴重的事,後續一定會波及整個涉華貿易的高端設備與材料的進出口,尤其是世界半導體行業最強的日本,就是日本人想賺錢,也一定不會越過美國的警戒線(日美同盟不是單純的國家安全層面)。緊接著,大家也都知道了這次的中興炸彈引爆是美英法的共同動作,4月18日晚又續爆澳洲政府宣布禁用中興和華為產品。

這可真有當年所說的“帝國主義忘我之心不死”,接著很多網民便拋出了“我們國家起步晚,落後於人所以受制於人”,“西方對我們壟斷技術”云云的論調。

這些論調在中國其實都已經是陳穀子爛芝麻了,對筆者這樣的年齡層的中國人來說,完全不是什麼新生說辭,其荒謬之極,實為可幾度反覆玩弄不少年代的“勤勞智慧的中國人民”的那點可憐的智商。

2

“我們國家起步晚,落後於人”這話客觀上說本無大錯,是事實,但卻沒有前後因果關係,隔壁鄰居有例為證,從第一次工業革命至第二次工業革命,日本一直是比西方國家起步晚,當然也是落後於人,直到1960年代,日本國產車還是爛貨劣貨的代名詞,可是今天日本卻成為世界汽車製造的巨頭,與某號稱製造大國相比截然不同的是,日本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以及從上到下的完整的自己的產業鏈。同樣是製造大國,在美國市場銷售和質量口碑名列前茅的日車佔了一大片。

汽車工業如此,半導體工業也是如此。日本人向我們一樣干過解剖晶元顯微攝影后山寨的事嗎?也干過!但是他們解剖了之後不僅一定要全部搞懂裡面是什麼設計,為什麼這樣設計,甚至對原設計還糾錯並進一步優化,所以日本的山寨貨大都超過了於原裝,這是今天幾乎遍布所有日本商品市場領域的國產貨優於進口貨的大眾常識,而在中國,概念卻是完全相反的,商家恨不得把國貨貼上進口商標才能期待更好賣,賣好價。

這就是本質區別!你不去自己鑽研核心技術,大白天整天躺在打穀場的亂草堆上夢想天上掉個窩窩頭,那隻能是徒有虛名,只能受人牽制,只能你多出體力辛苦賺小錢,別人是出腦力坐收大錢。當然中國大部分人比賺錢更要緊的是賺面子,而且這面子往往是賺給自己人看的。

3

浮誇虛榮,急功近利是中國人長期的劣習之一,“勤勞勇敢”的宣傳背後,掩飾的是大量的懶惰姦猾投機取巧盛行的社會性格,而且這種社會性格自上而下,所以從專家教授到現場操作工,不可能具有日本人那種勤勤懇懇重視鑽研和積累的匠人精神,因此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你若還抱怨別人不肯施捨,只能說那是赤裸裸的乞丐心態,痞子心理。

日本企業把盈利投入再開發的資金比率在世界各國中是名列前茅的,因為他們注重今後長期的發展,不羨慕此刻的一夜暴富。最近因為公司名字的品牌效應,筆者手頭有樁海外客戶的巨額規模的半導體設備的買賣,一手買進一手賣出便可賺天文數字的利潤,按照我中國人的習慣很想接單做,但向公司申報立案卻未被批准,只能眼看到嘴的肥肉讓其過眼而逝。

公司的見解是我們是以技術賺取利潤的公司,不是水產批發市場的掮客。不符合公司經營理念的生意不能做,也許這就是小日本的死板和保守,但這種規規矩矩,也造就了一家企業,乃至一個國家的各個產業的真正實力所在和它的文化底蘊。

所謂“受制於人”“被別人壟斷”其實完全是掩蓋自己弊病劣習的一種自欺欺人的開脫而已,麻痹自己,貽笑大方。你若潛心研究虛心學習,別人阻擾你封鎖你了嗎?

4

從1970年代大力宣傳“要到本世紀末實現四個現代化”的中日建交,到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訪日時對松下幸之助說“你們要幫助我們實現四個現代化”後,日本政府和民間企業不僅每年提供了巨額資金援助,還提供了大量的技術無償轉讓,從首都機場到寶鋼建設,從雲南貧困區援助到上海浦東新區開發項目,到處有不被中國百姓所知的援助。

有人說,日本是學西方才成為先進國的,那麼中國不用學日本,直接向西方學習更快,果真如此嗎?筆者認為後進國如何學習先進國本身就是一種寶貴的經驗,這種經驗,日本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一例經驗,如果連學習方法都不肯去先學習,那你整天說要學的東西,那絕對是人浮於事的夸夸其談而已,因為目標只是一句口號,過程應該如何,對於投機取巧這種歪門邪道塞滿大腦的人來說,他的所謂自強自立國產化的結果,這次中興被炸死就是最好的例證。

5

經常有看我網文的朋友不止一次曾經問我為什麼沒考慮回國發展。時光倒轉26年,當時筆者從日本海歸中國(那年頭海龜甚少),試圖將日本所學技術在中國好好發展一番,但真正能尊重技術重視技術的企業科研機構幾乎沒有,人們熱衷於房價股票抽成回扣飯局......厲害了,我的國。那感受就是電影《大浪淘沙》中余宏奎說的那種“我滿腔的熱血換來的是一盆冰水”。

於是從立志海歸報效祖國的夢中猛醒而來,這不是一個我能實現夢想的地方,不是我嫌它窮,而是它的字典里沒有“尊重”和“尊嚴”這類辭彙,對人,對技術,對一切。有的只是“自大”,這與日本社會的謙虛,內斂,踏實,積累截然相反。

此後,筆者再度返回日本,在日本的自動化工控半導體行業轉眼奮鬥了半輩子。今天的半導體產品,不僅在家電,手機,汽車方面發展迅猛,而且在世界範圍內形成了歐美,日本,台韓,中國及東南亞的4大不同定位的全球性行業結構,歐美就好比是裁縫設計師,日本就好比是縫紉機製造商,台韓就好比是成衣廠商,而中國和東南亞就是操作工群體,這個比喻我想小學生都知道是一幅什麼構圖,真正的厲害國是誰不言而喻。

什麼叫打腫臉孔充胖子,中興事件應該算是對今日中國社會的一個響亮的警鐘,如果警鐘能真的驚醒一部分國人,那也算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了。如果依然認為中國的落後是因為別人封鎖,別人壟斷技術,那就是一頭喚不醒的蠢驢了,根本就不是什麼自詡的沉睡雄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東京博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