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董璇哭了:精液里驗出高雲翔DNA 真涼了

天上午,備受華人關注的,“高雲翔性侵案”,再次在新州高等法院開庭審理。

上午9點40左右,董璇身穿一襲墨綠大衣抵達法院,神情嚴肅全程不語。

此外,一同與董璇出現在法院外的,還有高雲翔的母親。

從法庭公告顯示,本次庭審被安排在新州高等法院11A庭,負責此案的法官是Lucy McCallum。

高雲翔排第7個,王晶的保釋申請聽證將於7月初進行。

但隨後,在高雲翔律師的要求下,該案的保釋聽證臨時推遲到今天中午12點後進行。

事實證據被推翻一切都是一廂情願?

據悉,法院已經收到一條新的15分鐘視頻錄像證據。中午12點半左右,身穿綠色囚衣的高雲翔,以視訊的方式出席法庭上。

而另一邊,董璇則是懷抱著女兒坐在旁聽席。女兒被抱進法庭看見視頻里的高雲翔,激動的說:“爸爸在電視里。”不過沒過多久,女兒就被抱了出去。

法庭上,一位名叫Yu Yan的證人出庭作證。他表示,事發當晚他看到受害者,也就是本案的女原告與被告人王晶。

在KTV點歌台旁激吻!時間長達3-5分鐘!不止一次!

而且這期間,王晶數度摟著女原告的腰,更重要的是,受害女子並沒有抗拒!也沒有拒絕王晶的索吻!而後王晶摟著受害女子,像另一名同行女子說,“我們上去了。”

同時,高雲翔的律師向法官提供了視頻證據,視頻中的第52秒和第1分57秒都能清楚地看到,

王晶和受害女子的畫面高雲翔律師認為,“由此可見,其行為與證言相衝突,受害女子所謂的“被脅迫”並不屬實。”他希望法院能重新考量受害女子證詞的可信度。

不過,法院對於高雲翔律師提出的“事發當時,高有可能不在場”這一說辭,也提出了質疑。

據其他媒體報道,法官在調查中發現,他們在房間枕頭套上,驗出了高雲翔的精液;在房間內的血跡中,也檢驗出了高雲翔的DNA!

以及在酒店過道的CCTV中也顯示,事發當晚高雲翔曾進入過房間,並在在房間里,待了36分鐘才出來的;

抵押房產為他擔保一家將要移民澳洲

目前關於性侵一案是否屬實,法院尚未作出判決。但除了上面提到的證人之外,高雲翔律師還準備了兩位證人,

為高雲翔做保釋擔保。第一個證人名為Lina Fu,她稱自己是從2008年起在澳洲生活,她認識高雲翔,此人同時也是董璇的好友。

在高被捕後,她表示董璇曾打電話給她,商討高雲翔保釋的事。鑒於她和董璇是關係非常好的朋友,他願意抵押價值120萬澳幣的房產,為高雲翔提供保釋擔保。

而另一名證人Bin Luo表示,她在2009年起在澳洲生活,她曾是高在上戲讀書時的同學。她在與丈夫商量過後,願意提供一張20萬澳幣的支票,為高雲翔保釋。

如果有必要的話,她也願意抵押房產,因為她表示,“高是我同學,我很相信他的為人”。

同時高雲翔的律師也向法官證明,“董璇以及女兒,還有高媽媽,都願意搬到澳洲來住,就住在chatswood。”高的律師希望以此向法官保證,即使高被保釋,他也不是逃跑的。

截止至庭審結束,法院仍未對高的保釋申請,做出最後決定。據了解,6月28日高雲翔的保釋聽證會,以及7月5日王晶的保釋聽證會,

對於高、王二人而言,至關重要!

因為這兩場保釋聽證會將決定二人可以被保釋出獄,還是需要繼續待在監獄中直至此案宣判。

在澳洲性侵強姦是重罪

在澳洲,性侵、強姦是重罪,首先將由中央地方法庭進行案件程序管理以及保釋申請。就算保釋成功,也需要等待當地等候判決,不可以離開當地。

如果保釋失敗,就需要留在監獄等候。不過依舊可以提出保釋上訴。

據蘋果日報報導,AHL法律首席律師沈寒冰向外界揭密了澳洲監獄階層,指性侵犯在獄中生活悽慘,“肛門沒癒合過”,令外界擔心高雲翔的處境。

沈寒冰揭密監獄裡的潛規則,他說監獄是個小社會,並依照犯人的犯罪級別及本身身體強壯程度,來決定犯人在這小社會中的階層。若牢中有4個人,分別為小偷、性侵幼童犯、連環殺手與強姦犯,在排除身體強壯因素,只有連環殺手能住單人牢房,“幼童的性侵犯是在這個犯罪的最底層。”

報導還指出,沈寒冰透露,美國監獄曾有位幼童性侵犯,進監獄後“他的肛門就沒有癒合過”,幾次想要自殺都不讓他死。在監獄食物鏈中,性侵犯是處於最底端的,會受到其他獄友的歧視與欺凌。

沈寒冰稱,高雲翔罪的級別還不到單人牢房的程度,網友擔心表示,“太可怕了,語言不通就不知道遭受多少罪!

在國內娛樂圈你可以仗著自己有名有氣,可以霸王硬上弓,在國外行不通。

如今鐵證如山,這次高雲翔大牢是坐定了,恐怕董璇是要哭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華人生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