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曉看君:以崇高的名義行殺人罪孽 中國人該去看看

在紅色高棉統治柬埔寨的三年多時間裡,波爾布特對柬埔寨實行了令世人震驚的大屠殺。當時,柬埔寨全國人口有800萬,被紅色高棉以各種理由殺掉了300萬。相當於每三個人中,就有超過1個人被屠殺。被殺掉的,大多數就是民族精英和知識分子。整個柬埔寨被紅色高棉斬首,現代階層出現了斷代。

(土斯廉的受害者紀念雕塑)

面對柬埔寨的貧困,中國人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這裡的人太懶了!

初初一聽,這句話似乎有點對。一個18萬平方公里土地的國家,地處熱帶,物產豐富,似乎不應該這麼窮才對。

在這個自然條件完全可以種三季稻的地方,他們的農民只種一季稻。大巴車經過鄉間,大片的土地拋荒,牛羊悠閑地吃草,村裡人根本不去照料,由他們自生自滅一樣。不是懶是什麼?

然而,當我從金邊郊區的殺人場和S21集中營出來,從陰森恐怖一下走到陽光明媚的時候,我突然明白了,柬埔寨窮,不是因為柬埔寨人太懶了,而是這個國家沒有足夠的現代階層來引領國家的經濟發展。

我所謂的現代階層,包括知識分子、城市市民、教師、學生、商人、律師、醫生、工程師等,他們接受過現代文明的熏陶,是整個民眾的精英階層,一個民族如果有這麼一大批精英,即使暫時遇到困難,也會很容易東山再起。

日本就是如此,二戰結束後,民生凋敝,但帝國期間培養起來的精英階層基本面沒有大的影響,很快就重新回到發達國家陣營。柬埔寨卻是另外一副樣子,內戰徹底結束,拉那烈和洪森握手言和,剛好20年,在國際社會援助下,發展雖然很快,但依舊未能擺脫貧困。

真正的原因就在於,在紅色高棉統治柬埔寨的三年多時間裡,波爾布特對柬埔寨實行了令世人震驚的大屠殺。當時,柬埔寨全國人口有800萬,被紅色高棉以各種理由殺掉了300萬。相當於每三個人中,就有超過1個人被屠殺。被殺掉的,大多數就是民族精英和知識分子。整個柬埔寨被紅色高棉斬首,現代階層出現了斷代。

這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民族內部的大規模屠殺。波爾布特在法國留學,學習的是電子專業,回國以後,他的目標卻是發動農民,走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不僅要包圍並奪取城市,最終目標是要消滅城市帶來的現代文明,消滅私有制,消滅城市階層,成立一個以農村合作社為基礎的純粹共產主義社會。

紅色高棉宣布,取消貨幣和市場,實行按需分配和全民供給制。男女老少集體勞動,在公共食堂集體就餐。原本的魚米之鄉,普通老百姓甚至只能勉強喝上稀粥。波爾布特禁止私人財產,取消家庭,甚至婚姻也由組織安排,婚後夫婦要分開居住。

禁止人們從事宗教活動,勒令僧侶還俗。視知識為罪惡,不設正規學校,禁用書籍和印刷品。只唱革命歌,跳革命舞,取締傳統歌舞戲劇,嚴禁西方文化傳播。人們不能自由流動。全國沒有郵政電信,也沒有醫院。

波爾布特認為,城市是資本主義的醜惡象徵,會腐化幹部群眾,要想實現最高革命目標,就必須消滅城市。佔領金邊之後,波爾布特就以美國空襲為由,下令緊急疏散市民,連私人物品都不許拿,立刻就走。短短几天,這個擁有200萬人口的東方巴黎,僅剩下兩萬多人,只有一家商店開門,沒有汽車、公交車,完全依靠步行,除了首都的功能外,基本就是一座空城。而僅僅在疏散途中,就死掉了幾萬人。

不止在金邊,在全國其他城市,也都進行了類似的疏散。從城裡轉移出來的是"新人",即舊政權的軍政人員、知識分子、僧侶、技術工人、商人、城市居民等。他們被集中到一個個勞動營地,接受"舊人"、即原紅色高棉軍民的監管。"新人"們不僅失去了自由,還要食不果腹地從事超強度的體力勞動,餓死、累死和被隨意處死者不計其數。

柬埔寨的"獨立之父"是西哈努克國王,是他帶領柬埔寨從法國殖民統治之下獲得獨立。然而,紅色高棉對他也不放過。奪取政權之後,宣布罷黜西哈努克,並將他軟禁。西哈努克當時在柬埔寨的十幾個孩子和親屬,統統被作為"新人"下放勞動,最終全部遇害,一個都沒有回來。

整個柬埔寨陷入了恐怖統治之中。在金邊,紅色高棉設置了"第21號安全監獄",即S21集中營。這裡原本是一處法國人建設的高中,院子里有高大的椰子樹和榕樹,有四座教學樓,自從成為集中營之後,書聲琅琅的校園,就成了人間地獄。

築物周圍繞起了帶高壓電的帶刺鐵絲網,原先的教室里,用磚塊和水泥砌起了一個個不足一平米的監房。所有的窗戶,包括走廊,都用鐵條覆蓋並繞上電線以防止犯人逃脫或者跳樓自殺。改造完成後,柬埔寨人稱這裡為"土斯廉",即"有毒的高地"。

集中營的犯人從柬埔寨全國各地送來,前期的犯人主要是朗諾政權時期的政府官員、軍人以及學者、醫生、教師、僧侶等,後期的犯人主要是紅色高棉政權的黨員、士兵甚至一些高級官員,如外務部副部長沃維、信息部部長符寧等。罪名通常是叛國或通敵。

1975年至1979年間,估計總計有1.5萬至2萬人被囚禁在S21集中營(也有說總數超過20000人的)。最終存活下來的,僅有7人。其中有個畫家,後來將所見所聞用油畫進行了記錄。

S21集中營實際上是個中轉中心,主要任務是對犯人進行審訊。犯人們在集中營里,進行了照像存檔,今天,這些照片都掛在房間里,一個挨著一個,密密麻麻。犯人們被脫去所有衣服,無時無刻都被拷著。不是用手銬銬在牆上,就是幾十個人被銬在一根大長鐵條上。

審問中,犯人先遭受的,是各種各樣的酷刑。拔指甲、剁手指、灌辣椒水都是正常的酷刑,甚至還有一種屎刑。把人頭朝下倒掛起來,衝著一口糞缸吊下去,把頭埋進糞里,然後再拉出來,如此往複。沒有人能扛得住這裡的酷刑。

犯人們首先會被要求說明他們的個人成分以及家庭背景。假如他們是紅色高棉成員,則必須要說出他們何時加入革命以及在黨內的職務。接著犯人必須按照時間先後招供出叛國通敵活動。最後,犯人要供認出一份名單來指認同樣是叛國分子的朋友、同事或是熟人,有些名單上的人名甚至多達上百個,而名單上的人通常會被抓進集中營接受審問。

在這裡審訊完之後,犯人們就被送往位於金邊郊區瓊邑克的殺人場予以處死。這裡離市區有15公里。到了殺人場,同樣是一副平靜而美麗的場所,裡面各種果樹林立,樹木參天,前來參觀的人雖多,但卻毫無生氣,安靜得令人窒息。

進入殺人場,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座高高的靈塔,靈塔是信仰小乘佛教的柬埔寨人存放死者靈骨的地方。這座靈塔,有17層,每一層都堆滿了在這裡發現的頭骨。許多頭骨上有鈍器擊打出的大洞,這是為了節約彈藥,看守們用棍棒或者砍刀活活砍死犯人的鐵證。

一些小孩,則被摔死在一棵質地堅硬的榕樹樹榦上,這棵樹,現在叫殺人樹。樹上掛滿了祈福的手串,人們流連在這棵樹下,眼含熱淚,無法想像孩子們的絕望和恐懼。

這裡,到處都堆滿了行刑的工具,死者的衣物,有些女性的衣物,甚至還很絢麗,在玻璃櫃里,沒有受到灰塵的侵擾,就像新的一樣。可以想見,當年穿上它們的女孩子們,是多麼青春美麗。然而,所有的生命,在她們最美麗的時候,化成了一個個枯骨,一件件遺物,在玻璃櫃里發出無聲的控訴。

土斯廉和殺人場,是金邊附近兩處紅色高棉的罪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這裡設立了博物館,並將其作為人類共同的歷史遺產。其實,除了這兩處,在紅色高棉統治時期的柬埔寨,還有大量的類似集中營和殺人場。

柬埔寨歷史資料收集中心在全柬170個縣中的81個縣進行了勘察,在9138個坑葬點發掘出近150萬個骷髏。這些人死於處決、勞累、飢餓、營養不良和疾病。

紅色高棉內部的韓桑林、洪森等人發動叛變,聯合越南反對波爾布特,越南軍隊基本沒有遇到抵抗,輕鬆佔領金邊。這一天,被稱為"解放日",他們至今還作為國家重要紀念日,僅次於"獨立日"。這就是瘋狂迷信的力量,最終導致這種瘋狂的行徑。而瘋狂的行徑,最終人心喪失。

可以想見的是,當波爾布特下決心用消滅肉體的方式來消滅城市階級,這個國家實際上和現代文明之間,形成了斷層。柬埔寨花了40年,還遠未能彌補這個斷層。文明一旦中斷,要接續起來是很難的。缺少了一整個精英階層的引領,這個國家很難從戰爭中恢復元氣。

與大屠殺相關的紅色高棉領導人逐漸受到審判。波爾布特倒行逆施,眾叛親離,1997年被手下逮捕,宣判無期徒刑,次年病死。農謝和喬森潘分別被控反人類罪、謀殺罪、政治迫害和攻擊人性尊嚴等多項罪名,被判無期徒刑。S21監獄長康克被判35年徒刑。

(被囚禁的波爾布特,死在一張骯髒的席夢思上)

(柬埔寨特別法庭庭審現場)

遺憾的是,在這裡,基本上只能看到來自歐美或者東南亞其他地方的遊客,中國遊客相當稀少。翻遍留言簿,也只有寥寥幾句中文。中國遊客,都被導遊拉去富麗堂皇的地方,不是大王宮,就是購物商店。這大概是旅遊模式的不同?亦或是旅遊需求不一樣?

有機會,去看看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