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國大陸艾滋病患暴增 高校淪為重災區

圖為2017年11月15日,北京大學內放置的艾滋病匿名檢測包(HIV尿液匿名檢測包)的自動售賣機。

近日,在中國大陸“第5屆艾滋病學術大會”上,專家披露,僅2018年第2季度,中國大陸新發現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40,104例,其中性傳播佔93.1%。

艾滋病在中國大陸傳播的速度之快令外界震驚。知名評論家周蓬安撰文分析,近年來,中國大陸新發現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呈暴增態勢。

該作者以從事經濟工作三十多年的經驗,根據已有數據,分析了艾滋病在中國大陸發展的大致趨勢。

截至2018年6月30日,全國報告現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82萬0756例,報告死亡25萬3031例。其中,既往感染者本季度轉化為艾滋病人7,389例,本季度報告死亡8,018例。

根據中國大陸疾控中心此前公布的數據,截至2016年9月,中國大陸報告現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65.4萬例,累計死亡20.1萬例,也就是說,自2016年10月至2018年6月底共7個季度,死亡約為5.2(25.3-20.1)萬例。如果相對勻速死亡,上半年死亡約為1.5萬例。

以每季度增加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4萬例為計,今年上半年就有8萬例,可得出去年年底的數據是75.57(82.07+1.5-8)萬例,報告死亡約23.8(25.3-1.5)萬例,合計99.37萬例。

即使今年後兩個季度的新增量仍按照保守的8萬人計算,到今年年底這兩個數據(99.37+8)相加,就是123.37(82.07+25.3+16)萬例,較去年同期增長24.15%,而中國大陸GDP的增長速度還不到7%。

周蓬安指出,艾滋病以高於GDP幾倍的速度增長,給人以洪水猛獸正在襲來的感覺。如果得不到更為有效的控制,幾年後,中國大陸就有可能成為名副其實的“艾滋病大國”。

對於造成艾滋病感染者和艾滋病人可怕增長態勢的原因,周蓬安認為,一是中國大陸從2010年4月開始取消了對患有艾滋病、性病、麻風病的外國人的入境限制,允許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入境。

二是與大量非洲留學生湧入有關。據有關方面披露,世界上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十幾個地區都是非洲,全球超過70%的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毒攜帶者都集中在非洲國家。

而中國大陸是這些國家最大的留學生市場,很多留學生來華前就已經感染上艾滋病毒。中國大陸每年為這些國家的來華留學生提供每人近10萬元的資助,這些留學生除了日常開銷外l,還有餘款嫖娼甚至“包養”中國大陸女孩,“這應該是近年來中國大陸新發現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暴增的主要原因。”

三是“基情”傳播。BBC報導說,大多數新案例是通過性傳播,標誌著傳播途徑已有所改變。過去,在中國大陸某些地區,艾滋病迅速傳播主要是因為輸血感染。

中國大陸高校已淪為“艾滋重災區”

近年來,在教育領域,對外辦學、招收外國留學生成為很多大學的辦學目標。中共教育部計划到2020年全年中小學校留學人員達50萬人次,高校留學生15萬人。隨著開放辦學的加快,也帶來了很多負面因素。

某大學輔導員在網上爆料說,非洲留學生私生活混亂。“男性黑人留學生置身校園,如同置身於皇帝的後宮一般,這絕不是危言聳聽,據我觀察,我們班的一個男性黑人留學生平均每月都要換一個中國大陸女大學生女友。”

2015年,重慶某高校兩名黑人男性大學生夜晚帶三名女大學回到寢室,當晚五人發生不正當性行為,因動靜太大,被寢室隔壁的韓國留學生舉報,當時在校內引起了強烈反響。但是校方考慮到男方是非洲留學生,不想將事態擴大,此事後來不了了之。

去年4月,湖南長沙嶽麓區大學城爆出106名大學生艾滋患者事件引發社會關注。

今年5月26日,艾滋病匿名檢測包(HIV尿液匿名檢測包)自動售賣機在上海高校部署完成,上海同濟大學的艾滋病匿名檢測包,僅用時6個小時即宣告售罄。去年,清華大學等11所高校均為24小時宣告售罄。

中共國家衛計委2015年的數據顯示,我國年度新增15~24歲青年學生艾滋病感染者在相應年度青年感染總人群中的佔比已由2008年的5.77%上升至2014年的16.58%。這一數值,已經超過了國際艾滋病10%的“重災區”認定感染紅線值。

據《中國青年報》報導,中國大陸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主任吳尊友透露,“2011年到2015年,我國15~24歲大中學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凈年均增長率達35%(扣除檢測增加的因素)”,且65%的學生感染髮生在18~22歲的大學期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