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新農村」背後的貧富差距:窮人賤賣宅基地 富人建5棟別墅4棟空置

歷時十個多小時,記者驅車從深圳回到了江西農村老家。率先進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整齊劃一、時尚前衛的別墅群。

始於2016年底的“新農村”建設,給家鄉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在感慨的同時,卻更有感於一棟棟別墅背後折射出的貧富差距問題。小小的農村,其實也是個大社會。

喪失勞動力的建軍叔,賤賣宅基地

▲▲▲

年齡將近六十歲的建軍叔,屬於村裡赤貧一族的人。早年搬到臨近鎮子工作生活的他,並沒有享受到城鎮化帶來的好處。而隨著年紀的增長,建軍叔的身體也每況愈下。

“養兒防老”的傳統也沒能眷顧建軍叔,反而成為其沉重的心理負擔。早年由於家庭經濟原因,老李叔的兩個兒子都沒能在適婚年齡成婚。而隨著年齡的增大,農村女孩兒愈加稀缺,加上江西原本就普遍高昂的彩禮,建軍叔兩個35歲以上的兒子至今尚未娶妻。

他們的宅基地,最終以50元每平的價格被村委收回。對於建軍叔來說,這或許已經是個不錯的結果。

有些經濟不寬裕的家庭選擇借債建房

▲▲▲

據記者了解,村裡的別墅(毛坯交房)建設成本均攤到每棟是780元每平,上下兩層樓合計面積是240平左右,扣除政府補貼(土房每平補貼100元,現澆房每平補貼200元),據此計算,每棟別墅的價格分別是139200元和163200。即便按照最普通的裝修費和部分傢具家電費用,每平米300元計算,一棟別墅的總支出超過20萬元。

為了面子問題,有些經濟不寬裕的家庭,有的選擇借債建房,有的還要多建房。比如,家庭不寬裕的兩兄弟,其實建一棟房即可,但事關面子,最終選擇建了兩棟。這種現象並不鮮見,而裝修費也往往大超預算。

幾十萬元對一些家庭來說,在當地是一筆巨大的財產。據記者所知,目前多數村民的水稻田已經以每畝500元承包給外地人,村民按照自己分配到的農田折算收入,戶均為1000元-2000元/一年。

靠農田吃飯已經成為過去,普通村民的經濟來源主要依靠外出打工。以目前尚未交清建房款的老楊叔為例,兩口子一年下來凈收入僅僅是維持生計。老楊叔兒子小偉,則在外幫人做司機,月收入在3000左右。除掉開支,她們家庭一年的凈收入在3萬元左右。

部分收入一般的村民家庭,因此背上較大負債。

4兄弟建5棟別墅常年空置,只有父母在住

▲▲▲

早年出去謀差事的人,則相當部分成為了土豪。在面對著“新農村”建設,他們成為最賣力的人,衣錦還鄉、報答家鄉,是連劉強東都跳不過的“傳統”。

記者所在的江南小鎮,是排名全國前1000名的富有鎮子,主要有三大經濟來源,一個是高粱酒企業,一個是曾在2008年奧運會露臉的煙花產業,再一個是醫療器械,後者成為私營經濟的典範。北至齊齊哈爾,南至深圳,都有老鄉從事這個行業。

打從記者上小學開始,西村的國飛四個兄弟就去了新疆從事醫療器械銷售行業,至今已經有二三十個年頭。由於敢打敢拼敢喝酒,他們幾個兄弟成為村裡首批富人,不僅把村裡的各種親戚輸送到新疆區域,而且早早地在烏市買到了房生了娃。

早幾年前,鎮里房地產已興起,國飛四兄弟也紛紛在鎮子購買了房。此次“新農村”建設,或是由於面子問題,或許是農村人對宅基地的渴求,他們四兄弟建了5棟別墅。據記者所知,目前四兄弟只有老父母在家居住,平常4兄弟大多數年份都是過年住幾天。

短短十幾二十年,村民從同樣的一窮二白,到如今巨大的貧富差距。而在未來,又會有什麼樣的滄海桑田在等待著人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數據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