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周曉輝:中共三個愚蠢舉動讓西方更警惕

近一段時間,中共官媒、軍方、外交部的三大舉動引起了外界的廣泛關注。

9月23日,中共英文官媒《中國日報》在愛荷華州發行量最大的報紙《得梅因紀事報》(Des Moines Register)買下了4個版面,其中包括批評美國總統川普(川普)發起貿易戰的內容,稱川普“愚蠢的行為”給美國種植大豆的農民造成了嚴重損失。愛荷華州是美國大豆產量第二高的州,也是傳統的共和黨票倉。

中共如此毫不避諱地利用美國的新聞自由,在美國中期選舉之際,直接批評川普,可謂是大膽至極。川普隨後在9月26日的聯合國安理會上表示,中共正企圖干涉美國中期選舉,其官媒之舉就是最為直接的證據。

而彭斯副總統在10月4日的演講中,也直言不諱,稱中共正在以“更加主動和強制的方式干涉美國國內政策和政治”,他指責中共正在瞄準“將在2018年大選中發揮重要作用的行業和州”,作為對川普貿易關稅的回應。

顯然,中共此舉效用是適得其反,不僅落下了干涉美國選舉的確鑿證據,而且招致美國上下的反感,更談不上影響多少選民了。

在中共官媒的愚蠢行動後不久,即9月30日,中共軍方又有意識地在南海挑釁美國軍艦。當日,美國海軍驅逐艦“迪凱特”號在南中國海域行使例行“自由航行”,駛入了中方聲稱擁有主權的南沙群島的南薰礁和赤瓜礁12海里範圍內。中共驅逐艦隨即靠近美艦船頭,相距僅41米,迫使“迪凱特”號“採取技術動作以防撞擊”。中共國防部10月2日也承認,中方曾派出軍艦靠近美艦,以“警告”其離開。

對此,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的葛來儀(Bonnie Glaser)認為,中方的命令應是中央軍委直接下達的。此前,中共軍委要求艦長在跟隨美艦的時候,不要靠得太近,而此次事件顯示,中共的“規則”似乎發生了變化。葛來儀錶示這是“中共決定藉此機會向川普政府發出一個信號;這也是一個地區的緊張態勢擴散到另一個區域的證據”。

這樣的信號美國自然接受到了,除了南海未來可能將迎來美國規模不小的軍演外,彭斯演講中還對北京之舉進行了譴責,並明確表態:面對中共在南中國海的恐嚇行動,美國不會退縮。“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利堅合眾國以新的美國力量捍衛我們的利益。”

也是在9月30日這一天,中共央視女記者孔琳琳在英國保守黨年會上大打出手,上演了一出鬧劇。隨之,中共駐英國大使館力挺孔琳琳,並要求會議組織者道歉,與之前的中國遊客瑞典“碰瓷”一樣,事件最終釀成了外交風波。其後,孔琳琳過往不當的一些行為被曝光,更有分析指她是希望透過這場刻意安排的表演,為自己更好的前途鋪路,至於中共為其撒謊、力挺其,在外人看來也是愚蠢透頂。

無疑,上述中共三個愚蠢舉動背後隱藏的都是一個“斗”字。人所共知,共產黨的哲學是鬥爭的哲學。共產黨的統治也是建立在一系列對內對外的“階級鬥爭”、“路線鬥爭”、“思想鬥爭”之上的。中共不僅與所謂的“外部勢力”斗,還在中共內部斗,還要斗人民,從這一點上看,無論是在美國報紙登載干預美國選舉的文章,還是中共軍艦挑釁美艦,乃至央視記者罔顧記者行為準則發飆與中共力挺,都是中共對外“斗”的具體表現,也是其本質所決定的。因為在中共的思維中,沒有比“斗”可以更好彰顯自己的意圖,可以彰顯自己“威力”、藉此愚民的方法。

一個問題是:中共愚蠢舉動背後的考慮是什麼?是想讓美國和世界看到在“強權”和極限施壓面前絕不屈服的姿態?還是外厲內荏,以此來掩蓋內心的慌亂和慌不擇路?筆者認為,這兩點考慮當局應該都有,只是不願承認後者罷了。

現在,世界都已看到,中美關係正走向日趨緊張的局面。川普上台後,曾向北京高層釋放出善意,希望共同解決美中不公平貿易問題,但一路走來,北京出於維持政權的考慮,始終不願信守當初加入世貿時的承諾,不願改變自己的經濟結構,積極開放市場,反而從口頭“奉陪到底”到使用陰招,終致川普划出底線:“要麼中國開放市場、實行公平貿易,要麼我們不跟他們做生意。”

美國的強硬讓中共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應對,但迄今不願改弦更張的中共更不願在世界丟了臉面,挑釁美國軍艦,替蠻不講理的記者撐腰,都是此種心理的折射。只是沒有底氣的愚蠢舉動,除了讓美國及其它西方國家更加看清中共,更加警惕中共外,還能起什麼作用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