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趙發琦實名舉報袁純清、趙正永、劉娟全文

我叫趙發琦,1986年在老山前線負過傷,1992年自謀職業,現為榆林市凱奇萊能源投資公司法定代表人。2006年5月16日,為與陝西地礦局西安地質勘查院(下稱西勘院)探礦權糾紛事,我公司將西勘院起訴至陝西高院。該院一審判決我方勝訴。對方上訴後,最高院在陝西省政府「密函」干預下,於2009年11月裁定發回重審。2011年3月,在省政府操縱下,陝西高院判決我方敗訴。我方隨即上訴,又一個5年過去了,仍然未有判決。

實名舉報陝西原省長袁純清、省委書記趙正永夥同陝西省政協常委劉娟盜取國有資產

王滬寧、栗戰書同志

並呈政治局:

我叫趙發琦,1986年在老山前線負過傷,1992年自謀職業,現為榆林市凱奇萊能源投資公司法定代表人。2006年5月16日,為與陝西地礦局西安地質勘查院(下稱西勘院)探礦權糾紛事,我公司將西勘院起訴至陝西高院。該院一審判決我方勝訴。對方上訴後,最高院在陝西省政府“密函”干預下,於2009年11月裁定發回重審。2011年3月,在省政府操縱下,陝西高院判決我方敗訴。我方隨即上訴,又一個5年過去了,仍然未有判決。

本案的實質,是榆林橫山縣波羅井田15.6億噸優質煤田探礦權的歸屬。過去的十年間,該宗探礦權市值曾高達數百億,我公司匹夫懷璧,合法擁有的探礦權成了官商豪奪的獵物。十年間久審不決,根源在於陝西省省長、書記袁純清、趙正永等,假手奚曉明等腐敗分子操縱司法。據統計,捲入本案的高官,至少有時任省長的袁純清、副省長趙正永(後任省長、省委書記)、副省長洪峰、勞動部部長鄭斯林(原陝西省副省長),和現已落馬的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等。

2003年,我公司和西勘院簽訂《陝西榆林橫山波羅—紅石橋地區煤炭資源合作勘查合同書》,在向主管部門報備後,我方履行了合同義務,支付了勘查費用,探礦權轉讓事實上得到了省國土資源廳批准(陝國土資辦發【2005】65號文)。合同在正常履行,雙方並沒有糾紛。但袁純清和趙正永,為了自身仕途的“進步”,竟通過副省長洪峰強令西勘院將波羅煤礦“一女二嫁”,安排西勘院與鄭斯林的密友劉娟旗下皮包公司“合作”,以攫取我公司合同利益,並鯨吞巨額國有資產,最終將波羅煤礦轉賣給境外公司,獲利21億元。據了解,這位神通廣大的劉娟,在化身“港商”前,曾供職於安康地區文工團,1990年代初才調入省政府辦公廳為領導服務,司職打字員。

2006年10月19日,陝西高院一審判決我公司勝訴,認定合作勘查合同有效,應繼續履行,判令西勘院將探礦權轉到我公司名下。西勘院上訴後,在奚曉明干預下,最高院放下身段,“誠邀”陝西省政府派員來京“座談”。2008年5月4日,袁純清簽發了給最高院的陝政函【2008】54號文件(機密),認為雙方合作勘查合同應屬無效;一審判決對文件的理解不正確;合作勘查與探礦權屬無關。該“密函”強調,最高院若維持原判,將產生嚴重後果:一是對煤礦開發正常秩序造成混亂,二是造成國有資產流失,三是不利於陝西省委省政府對煤炭資源“三個轉化”原則的落實,將對陝西的穩定和發展大局帶來消極影響。袁純清要求最高院一定要“充分考慮和重視陝西來之不易的良好發展大局,作出公正判決。”最高院心領神會,2009年11月4日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案子回到陝西後,袁、趙等人的干預越來越得心應手,也越來越肆無忌憚。

繼任省長的趙正永,對凱奇萊訴西勘院勘查合同糾紛案,事無巨細事必躬親。重審開庭前,趙先於2010年8月30日和11月3日兩次召開省政府黨組專題會,直接認定民事合同無效,並簽發了文件。他指令省和榆林工商局撤銷我公司的工商登記,嚴令省公安廳和榆林市公安局偽造“證據”曲解法律,置我公司對西勘院付出上千萬元的事實於不顧,用涉嫌虛報註冊資本罪對我立案、通緝、抓捕和審判。在他的壓力下,經手合同行政流程的各部門十幾位公務員被處分和處理,省國土廳被迫秘密發出陝國土資發【2010】67號文,悄悄撤銷了陝國土資辦五年前公開發出的【2005】65號文。在替法院預先作出了判決結論後,趙正永又安排省紀委和監察廳督戰陝西高院。2011年3月30日,陝西高院一審判決我公司敗訴。我方隨即上訴,案件又回到了最高法院。此時,距我方起訴維權,已經過去了整整5年,公正遙遙無期。

我們沒想到,最高法院分管副院長還是奚曉明!陝西當局干預請託案件輕車熟路,行政勾結司法枉法裁判,鬧劇再次在最高法院上演。2013年6月25日開庭後,陝西高院副院長曹建國專程來京,轉達省委趙正永書記的意見,他代表省委省政府,要求最高院“務必按照陝西省委的意思判決此案”。於是,早就該及時出判的本案,一拖又拖了三年。但陝西當局和背後的利益集團,從未停止對案件的“關切”。我們深信,包括周強院長在內的最高法院現任領導人,都有可能受到了來自陝西省委省政府的壓力或者干擾:2016年,陝西高院曹建國再次銜命來京,重申陝西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原定的開庭計劃,被再次取消。

我堅持司法維權十多年了,還曾被榆林非法關押過133天,但沒有過一次上訪經歷。我相信法律本應公正,不想用其他手段干擾法庭的判斷。在漫長的訴訟過程中,我窮盡了一切可能,從身家巨萬的富豪,淪為債台高築的鬥士,我已經成了見證中國法治狀況的“磨坊主”!但是對誘惑對威脅,我堅決不低頭,不後退。所幸,我搜集並掌握到了袁純清、趙正永、鄭斯林等高官阻撓合同履行、插手民間糾紛、干預司法審判的大量書面文件,見識了奚曉明等干預案件的卑劣行徑,承受了從陝西到最高兩級法院枉法裁判的苦果。好在,白紙黑字鐵證如山,我相信今生後世,想研究司法如何腐敗和如何顛倒黑白,都可以從我的經歷中找到活生生的資料。既然,中央宣稱反腐敗“永遠在路上”,既然三種全會確立市場在配置資源中起決定性作用,四中全會號稱全面依法治國,六中全會聲稱全面從嚴治黨,而且就在11月2日,中央第十一輪巡視將對最高法院等27個單位開展專項巡視,我期待我的經歷和煎熬,期待我這樁歷時十年的案件,來檢測沒有了奚曉明的最高法院,究竟還想拖到什麼時候,到底還能不能給我個公正的說法。

為此,請求王滬寧、栗戰書並政治局全體,能為最高法院周強院長“撐腰”,為該院依法公正及時辦案,排除來自陝西方面和利益集團的阻力,共同捍衛法律的尊嚴。袁純清、趙正永、鄭斯林、奚曉明等高級領導幹部,應當對中央說明情況,中央應當給我一個說法。

下文論述的糾紛事實、相關證據,乃至袁純清、趙正永等干預司法的過程,所依據的主要是官方文件。本人願對材料的真實性負責,也願意根據巡視組查辦案件的需要,隨時現身說法配合調查。

榆林市凱奇萊能源投資公司

趙發琦

電話:18210833665

zhaofaqijubao@163.com

livommn@gmail.com

2016年11月3日

案件綜述

這是由陝西省主要領導們製造的一起破壞經濟合同、並以“女港商”的名義盜取國資的大案。首先,簡單地說,在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之間,並沒有糾紛。它是有關領導為了把國家利益輸送到“女港商”名下而強令阻止西勘院和凱奇萊之間正常履行合作的行政權力所製造的“糾紛”。

這個簡單的民事案件,兩次在最高法院二審八年半,至今沒有作出一個生效判決。最高法院不僅在2008年主動邀請陝西省政府發機密函干預案件,更是在十八大之後,仍然心甘情願地接受陝西省政府的“干預”。

期間,陝西省兩任省長袁純清、趙正永為了本案費盡心機,先後訂製了4個秘密文件(包括1個機密文件),其中兩個秘密文件直接關係到判決結果,且最高法院和陝西省高院都深度參與其中。

在這個民事案件的審理過程中,趙正永不僅讓陝西省政府黨組替代法院判案,還炮製出一系列行政、刑事案件。這些案件從基層法院、中級法院、高級法院到最高法院,一路打遍中國各級法院,打遍了民事、刑事、行政各類訴訟。

在這場馬拉松式的訴訟中,一些政府官員和法院展現了難能可貴的良心,榆林市、榆陽區兩級法院在省委書記趙正永的淫威下仍然作出公正判決。即使是陝西省高院在原一審判決時,官員沒有插手的情況下,也能秉公判案。還有陝西省國資委,在袁純清、趙正永一力要把上百億資產送給女港商劉娟的情況下,還有勇氣去制止延長石油巨額國有資產的流失。但是,更多身居高位的人用他們的醜陋和顢頇飾演著本案中的丑角。他們的這種裸奔行為對國家組織機體的破壞,遠比私下腐敗更為嚴重。

本案是中國司法體制現狀和尷尬的生動寫照,同時反映出在權力夾縫中掙扎的“市場經濟”的真實地位。作為親歷十年訴訟的我,希望給中國法制史留下一個里程碑式的案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法律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