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胡平:李銳的一生是一個奇蹟

李銳仙逝。深切悼念。

李銳這一生多災多難。59年廬山會議後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發配北大荒,時值大饑荒,險些餓死。文革中更被關進秦城監獄長達八年之久,還是單身監禁。一個人的身心遭受如此嚴重的摧殘,還能活下來就很不容易了,還能像一般人正常工作就很不容易了,李銳不但活下來了,而且越活越健康;李銳不但能正常工作,而且成就非凡,越做越輝煌。李銳的一生,越到晚年越精彩。李銳竟然活過百歲,而且不像其他百歲老人那樣悄無聲息地走向死亡,在臨近人生終點之時,仍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看李銳今年4月13日在北京醫院病榻慶祝101歲生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視頻,那炯炯有神的目光,那敏銳的思維、犀利的見解與清晰的表達,真令人嘆為觀止。人活到這份上,那便是臻於至境了。這樣的一生就是一個奇蹟。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李銳講到:“中國這個國家,本來,五四已經解決了缺乏什麼(的問題),就是人權,同科學。五四運動已經解決了,結果又來了一個馬克思。馬克思是一個空想的社會主義。”短短一句話,表明李銳已經告別馬克思,回歸人權與科學。對於一個有81年黨齡的老共產黨員,這是一個很了不起的自我超越。

李銳還對記者說:“有一次大概是習上台不久,我與一位老朋友的女兒在一起閑聊,她講了一句什麼話呢?她說,現在網上就有這樣的話——毛病不改,積惡成習。(這樣的話)傳到美國去了,美國把它公開了。搞得我很麻煩(笑)。知道嗎?”記者問:“你對他(習近平)有沒有什麼忠告?”李銳沉默片刻然後說:“做不到,我也做不到嘞······這個人他現在能接受。(搖頭)不可能,不可能。”此前一個月,習近平修憲取消任期限制,李銳當時就直指“習近平要搞終身制”;“現在哪一個省的幹部不擁護習近平?報紙上天天吹捧,我看都不看”。寥寥數語,擲地有聲。

李銳晚年力主民主憲政,“唯一憂心天下事,何時憲政大開張”。從這裡我們可以知道,當李銳說“對得起黨”、“為黨好”,那絕不是為了維護一黨專政,而是希望中共順應歷史潮流,接受普世價值。和我輩體制外人士不一樣,李銳仍是體制內立場,然而他這種體制內立場卻是指向從根本上改革體制的。我們之間的差異不重要,我們之間的一致才重要。

******

5月21日,我打開電腦,看到李銳之女李南央發出的一封簡訊“約字”。信上說:

一般的習慣做法是等某人走了以後,由親友們為逝者出本‘紀念文集’,以表懷念和追思。

剛剛過去的四月,我在北京醫院陪伴父親的日子裡,痛切地體會到,他對所在的黨將他這個有著八十多年黨齡的老黨員劃入‘另類’,將他為了老百姓、為了國家,苦口婆心地對接黨班的後來人說的那些泣血之言看作‘不穩定因素’,是梗在心頭的。因此我想以違反傳統的方式,現在就開始向你們約字,在徵集到十幾萬字時立即成書,讓父親在世時能夠看到人心的公道。我覺得這會比他走了以後再做這件事有意義得多。讓父親在世時能夠看到人心的公道。我覺得這會比他走了以後再做這件事有意義得多。

所約之字形式不拘:一個字、幾個字、一行話、幾行話,一副輓聯、一首詩詞或是一篇文章都行。

······

李南央又說:5月19日杜導正老和王彥君去醫院看了我爸,他們感覺不太好。我爸的主管醫生每周五告知我一次我爸病況,我的感覺還能維持一陣,但是頭腦還能有多長時間清醒則很難說了。盼能早點得到您們的”贈字”。

我立即給李南央回信:遵囑。儘快。

記得14年前,楊小凱病故,我代表《北京之春》給小凱的妻子吳小娟發去一封慰問信,其中表達了我們的後悔,後悔沒有在小凱活著的時候,讓他知道我們對他是何等的敬重,何等的欽佩。4年前,我們在紐約舉行陳子明追思會。會上我總在想,如果子明能聽到朋友們的這些話,那該多好;如果我們能在子明生前就對他講出這些話,那該多好。這也難怪,小凱和子明都走得太早了,我在和他們最後一次通話時心裡總還想“這不是最後一次”。再有一種糾結,明知對方時日不多,有些話再不說出來,以後就沒機會了;可現在就說出來吧,那好比對一個活人念訃告,合適嗎?

台灣一位女作家曹又方身患絕症,一天,她給朋友們送上一封請柬,題目是“曹又方快樂生前告別式”。曹又方說:

“人一死,大家去致辭,

都會說很多好話,

這個人突然偉大了很多倍,

這些好話我想活著聽到。”

這真是一個好主意,幹嘛不呢?

李南央提出的違反傳統的方式,對李銳尤其合適。且不說李銳的達觀,就憑他連101歲的生日都過了,生命早已嚴重超標,想必早就把生死之事看透了,想必會對親友們表達最後的敬意笑而納之,不會見怪的。

我寫下這篇短文,希望李銳能看到,能聽到。

2018年5月23日於美國紐約

出處:《縱覽中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