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歐洲政策轉向習將尷尬面對三首腦

歐盟、歐洲大國領袖紛紛在習近平訪歐前和期間,就歐中關係發聲,無疑並不尋常,或許此時的他們,在義大利宣布與北京簽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後,才意識到「魔鬼」已對歐洲滲透得多麼嚴重,才意識到美國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調整的意義所在。如果歐洲再不聯合反擊,再不發力,任由北京分化歐洲,歐洲喪失主權,成為北京的附屬並非是天方夜譚。

義大利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在歐盟內拉響了警報。法國總統馬克龍周五(3月22日)表示,歐洲對中共的“天真”時代已結束。他表示,歐盟需要拿出一個統一的對華戰略,而不是個別國家的政策。

按照北京官方公布的行程,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在3月21日至26日對歐洲的義大利、摩納哥和法國三國進行訪問。如果說在義大利訪問期間的高規格接待讓習近平一行很有面子,那麼接下來的法國之行卻面臨著尷尬的處境。

因為就在習近平啟程訪歐之際,法國宣布,法國總統馬克龍將於26日與習近平、德國總理默克爾、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在巴黎舉行會談。會談將集中在貿易和氣候議題上。法國官員表示,基於捍衛多邊主義,與習近平的會談必須提升到歐洲層面,藉此向中方表達歐盟的策略,而不僅僅是中國與法國的關係。《日經亞洲評論》稱,中方首腦與歐盟三大領袖一起會晤,實屬罕見。

的確,在一國首腦對另一國進行國事訪問時,安排其與其他國家或組織的首腦會晤,在筆者的記憶中,也是相當少見,而且筆者確信,如此要求的提出者絕非中方,而是法國或者歐洲國家。3月23日,習近平在法國《費加羅報》發表的題為《在共同發展的道路上繼續並肩前行》的署名文章就可以加以佐證。

文章首先稱習近平是應馬克龍總統的邀請,而對法國進行第二次國事訪問的;接著回顧了5年前的首次國事訪問,稱“開創了緊密持久的中法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新時代”。隨即談到此次訪問自己的期盼,一是希望在已有的合作關係上繼續前行;二是希望共同利益的蛋糕越做越大,在此特意強調了以往的雙邊經貿合作;三是希望兩國友好的根基不斷加深。

如何做到呢?習近平給出的答案是“把握好4個關鍵”。第一個關鍵是“獨立自主”,要“繼續做不同社會制度、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發展階段國家友好合作的引領者”。筆者對此的理解是北京暗示法國不要在政策上追隨美國,不要推行保護主義,不要糾結於中共的意識形態。

第二個關鍵是“開放共贏”,“願同法方繼續旗幟鮮明反對保護主義,支持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推動經濟全球化朝著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方向發展”,“願同法方深化核能、航空航天等傳統領域全方位合作,積極發展農業、科技創新等新興領域合作,推動共建‘一帶一路’和第三方市場合作邁出更大步伐”,“歡迎更多法國企業到中國投資興業”。筆者的理解是北京向法國拋出了誘惑,希望在高科技領域加強合作,希望法國可以加入“一帶一路”。

第三個關鍵是“包容互鑒”。筆者的解讀是北京希望與法國擴大人文交流,要在歐洲起到“帶動作用”。大概孔子學院就是北京希望推廣交流的一個重要部分。

第四個關鍵是“責任擔當”,即希望與法國攜手改變世界。筆者的理解是北京暗示,中法可以聯合對抗美國,畢竟法國也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顯然,從文章中,我們絲毫看不出習近平預定與歐洲三大領袖同時會晤的計劃,反而看出的是其法國之行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進一步發展中法關係,並藉此對抗美國。估計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習近平此行應該帶了一些訂單。

但是,令中方沒想到的是,習近平的法國之行將面對的不僅僅是馬克龍,還有默克爾和容克。而筆者推測,這樣的安排也是臨時起意,與歐洲政策的突然轉向密切相關。

就在習近平啟程前,3月19日,歐盟委員會通過《歐盟-中國(中共):戰略展望》(EU-China: Strategic Outlook)報告,報告調整了對華政策,採取了強硬立場,將中共列為5G等關鍵發展領域的“經濟競爭者”,以及政治上的“體制性競爭對手”,並表示要對中國在歐洲的投資採取更嚴格的監管規定。報告中還寫道:“歐盟及其任何成員國必須在完全一致的情況下,才能有效地實現對華政策的目標。所有成員國都有責任實施與歐盟法律、規則和政策保持一致的措施。”

3月21日至22日,歐盟國家領導人在布魯塞爾舉行為期兩天的峰會,討論重點是對華政策,以便在歐盟4月9日與中共舉行峰會前,協調28個成員國的一致立場。這次峰會明確要求中共要促進“公平競爭和平等的市場准入”。據悉,針對歐中峰會,歐盟已經草擬了一份領袖聯合公報草案。根據公報內容,歐盟希望在這次峰會上尋求和北京就開放中國經濟的最後期限達成協議,并力求讓中共兌現支持自由貿易和全球化的承諾。

而在峰會後的新聞發布會上,歐洲理事會主席唐納德‧圖斯克表示,對於歐盟與中國的關係,主要目標是“專註於實現平衡,確保公平競爭及對等的市場准入”。“我們希望說服中國(中共)將工業補貼納入WTO改革的關鍵要素。”

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也表示,目前與中方的關係雖然良好,但並不是很好,中國市場不夠開放,使得歐盟處於不公平競爭的地位。歐盟希望歐洲公司能夠在大陸獲得參加政府採購的機會,如同中國企業能進入歐洲國家政府採購市場。

德國總理默克爾則表示,歐盟與中國的貿易關係必須是對等的。“我們不僅是合作夥伴,也是競爭對手”,“我們希望(與中國)建立對等的關係,也就是如果一方可以進入他方市場,那麼其應該同等對待他方。”這意味著雙方應給予彼此同等程度的市場准入條件。

此外,針對義大利與中共簽署的諒解備忘錄,默克爾認為,雖然歐盟其它國家沒有批評,但是歐盟成員國在與中共打交道時,“最好採取一致的行動”。

而馬克龍告訴記者:“歐洲(對中共)的天真時代已經結束。”“就新‘絲綢之路’討論雙邊協議,這不是一個好方法。”

荷蘭首相呂特也說:“我們不應該天真”,“你必須要考慮到中國(共)通過這些政策在追求其一些國家利益的可能性。”

歐盟、歐洲大國領袖紛紛在習近平訪歐前和期間,就歐中關係發聲,無疑並不尋常,或許此時的他們,在義大利宣布與北京簽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後,才意識到“魔鬼”已對歐洲滲透得多麼嚴重,才意識到美國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調整的意義所在。如果歐洲再不聯合反擊,再不發力,任由北京分化歐洲,歐洲喪失主權,成為北京的附屬並非是天方夜譚。

應該是基於這樣的認知,才有了馬克龍將與習近平的會晤提升到歐洲層面,才讓習近平訪法的既定計劃被打亂,而已無法改變行程的習近平也只能硬著頭皮去面對歐洲三大領袖。

根據歐盟和歐盟各國領導人釋放的信息,可以想見的是,雙方會晤中,就貿易問題,法德、歐盟一定會提出“公平競爭和平等的市場准入”要求,而結果極有可能是歐方表明了態度,但習近平基本會以太極手法應對,不會有什麼實質性的承諾。

要知道,歐洲的這個要求,也正是中美貿易談判中,美方要求北京進行“結構性改革”的核心內容。在北京幾輪談判下來,尚不願完全允諾美國的情況下,力保中共極權統治的北京高層又如何會願意向歐方做出承諾呢?

不過,歐方的聯合發力,對北京應是個沉重的打擊。習近平訪法幾大目標徹底落空不說,而且未來歐盟在貿易問題上與美國聯合起來,或者站在同一戰線應對北京,將讓北京更為恐懼和戰慄。北京有辦法應對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