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伊利夏提:「新疆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嗎?

復旦大學特聘教授(歷史地理)、全國政協委員葛劍雄教授:「如果以歷史上中國最大的疆域為範圍,統一的時間是八十一年;如果把基本上恢復前代的疆域、維持中原地區的和平安定作為標準,統一的時間是九百五十年。這九百五十年中有若干年,嚴格說是不能算統一的,如東漢的中期、明崇禎後期等。」

新疆“七·五”事件五周年紀念日當天,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在位於安卡拉的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外抗議。(法新社資料圖片)

自進入今年夏季,黔驢技窮、疲於應付國際壓力的中國政府,開始不斷推出各類有關維吾爾人、東突厥斯坦(中國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白皮書,試圖以強詞奪理、胡攪蠻纏繼續欺騙文明世界,繼續其對維吾爾等新疆突厥民族的種族滅絕法西斯暴行。

上個月中下旬,中國國務院發布了以《新疆的若干歷史問題》為題的白皮書,白皮書無非是以陳詞濫調重複編造的維吾爾歷史,篡改東突厥斯坦(新疆)歷史,歪曲維吾爾及其他生活在東突厥斯坦的突厥民族信仰、文化、傳統等。

儘管該《白皮書》一發表就引起了國際社會極大的輿論反響、批駁,當然也包括維吾爾學者、人權活動家、各維吾爾團體領袖等的言辭指責;但是,大多數的批判,僅停留於就事論事的簡單批駁;缺乏系統性的、有理有據的逐條反駁,因而,我以為,對《新疆的若干歷史問題》白皮書,我應該再說點什麼。

我的批判,就從《白皮書》的第一條開始:“新疆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的《新疆的若干歷史問題》白皮書(視頻截圖/路透社

華語世界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三國演義》,開篇便說:“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儘管說的是遠古至近代中原王朝的分分合合;而且這分分合合說的是還沒有出現民族、國家概念時期的王朝天下;但細讀那些所謂的分分合合歷史,絕大多數的分分合合是發生在中原,長城以內,與蒙、藏、東突厥斯坦,沒有任何關係;這說明一個鐵的實施,天下沒有不可能的事,更沒有“不可分割的領土”這一說法。

中文所謂的天下(中國),按中文史書記載,自盤古開天至堯舜,自殷、商、周至春秋戰國,自秦滅六國至始皇一統中原,自漢至三國、南北朝,自隋唐至五代、南北宋、遼、金,自蒙元至明,自滿清至北洋、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各朝各代的土地邊界,自始至終,變幻不定,有大有小;翻遍中文歷朝歷代史書,除了中共國,未見有任何過去朝代史書記載哪一塊兒土地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成吉思汗蒙古帝國征服土地縱橫亞歐大陸,中原只是其以異族身份征服的最後一塊兒土地;在蒙古帝國征服中原之前,現在的內外蒙古、圖伯特(西藏)和東突厥斯坦都與中原是分割的!就歷史上蒙古帝國而言,要說哪一塊兒土地是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大概只有現代蒙古國可以說中原(現在的中國)是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何來“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一部分”?

朱元璋的大明,中文史書白紙黑字記載,將近三百年的國祚,其閉關鎖國,安於自嘉峪關至玉門關的長城以內;大明這三百年,東突厥斯坦、蒙古、圖伯特(西藏)都與中原大明朝各自為政,是分割開了的列國;何來“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滿清,繼蒙古帝國之後,是另一個以異族身份於1644年入關,以幾千鐵騎擊敗大明朝殘餘,以“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揚州十日,嘉定三屠”等血腥手段,臣服了中原及其居民。

據梁啟超的《戊戌政變記》記載,滿清末年,滿清大臣剛毅曾對要前去與列強談判的代表說:“寧予友邦、不予家奴”,意思是征服的土地是滿清王朝的,給予誰是自己的事,與被征服中原大明遺民無關。

當然,家奴指的是包括現在要認賊作父的共產中國之先輩曾國藩、左宗棠、林則徐及後來的改革派康有為、譚嗣同、梁啟超等戊戌六君子。

滿清是在征服了中原一百年之後,於1755年才征服準噶爾汗國,再順手牽羊,將東突厥斯坦南部也一塊兒收為藩屬,與蒙藏一起歸理藩院管理;在東突厥斯坦還未被滿清征服這一百年期間,東突厥斯坦是和滿清中原是分隔開的!

再想啰嗦一點滿清的藩屬;理藩院和滿清管理中原漢人事物的其他內閣六部是同等機構;有意思的是,理藩院不僅管理滿蒙藏維吾爾事物,而且還包括俄羅斯事物;而且理藩院的文書只用滿蒙藏維吾爾語,不用中文,這也突顯滿清對其藩屬的管理是和對中原漢人的管理是有極大區別的。

儘管東突厥斯坦土地和人民被征服了,但在行政管理上,顯然,在滿清統治者眼裡,東突厥斯坦還是和中原是有區別的,所以要分隔開!

以上是過去,再看近代歷史,辛亥之前,孫中山的“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口號,顯然,就沒有包括東突厥斯坦、圖伯特(西藏)、蒙古等藩屬,也就是說國共兩黨都認可的國父在當時,已經明確確認東突厥斯坦(新疆)不屬於中原本土,是可以分割的一部分!

辛亥革命爆發後不久,孫文在巴黎發表談話:“中國於地理上分為二十二行省,加以三大屬地即蒙古、西藏、新疆是也,其面積實較全歐為大。各省氣候不同,故人民之習慣性質亦各隨氣候而為差異。似此情勢,於政治上萬不宜於中央集權,倘用北美聯邦制度,最為相宜。每省於內政各有其完全自由,各負其統御整理之責;但於各省之上建設一中央政府,專管軍事、外交、財政,則氣息自聯貫矣。”

上引孫中山的話再一次證實,東突厥斯坦不屬於中國,是中國領土可以分割的一部分,何來“不可分割”之說?

實際上,自1911年辛亥革命之後,直到1944年盛世才被迫去重慶就任農林部長為止,東突厥斯坦事實上是與中華民國處於分割的!何來“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盛世才政變上台當上督辦之後,投靠蘇聯斯大林懷抱,邀請蘇軍紅軍機械化加強團第八團進駐哈密,守住了東突厥斯坦的東大門,使得靠蘇聯征服了中原各省就任了中華民國總統的蔣介石望西興嘆;那三十三年,東突厥斯坦是和中原分割的,何來“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自1944年至1949年,共產黨在蘇俄斯大林援助下侵佔東突厥斯坦為止,東突厥斯坦西北部三區,在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民族軍保衛下,星月藍旗高高飄揚,各民族自己當家作主;那時的東突厥斯坦,是與中原政權分割的,何來“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同為滿清藩屬的安南、高麗獨立了,還有其他滿清征服土地劃歸了其他國家,包括香港割讓給英國,也分割了一百年,何來不可分割一部分?

現在,香港回歸還不到30年,香港的反“送終中“已突顯,香港也只是土地回歸了,人心並未回歸,還是分割的,何來“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最後,以復旦大學特聘教授(歷史地理)、全國政協委員葛劍雄教授的話作為結語:“如果以歷史上中國最大的疆域為範圍,統一的時間是八十一年;如果把基本上恢復前代的疆域、維持中原地區的和平安定作為標準,統一的時間是九百五十年。這九百五十年中有若干年,嚴格說是不能算統一的,如東漢的中期、明崇禎後期等。”(《中國歷史的啟示;同意與分裂》商務印書館,65頁)

千年歷史長河中,滿蒙藏、東突厥斯坦只有八十一年藩屬於征服中原異族統治,就敢大言不慚“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邏輯何在?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