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為地主70年沉冤一辨(圖)

地主是傳統文化的載體

地主,是鄉村有產者,土地耕耘與經營的優秀者,更是皇權不下縣自治社會倫理的維護者,以及傳統文化與文明的傳承者。他們絕非赤色文人插幾個虛擬的標籤,就都變成了黃世仁、周扒皮及劉文彩這樣被醜惡化了的群體。中國幾千年的農耕文明,包括今天正在尋根的傳統文化,能否認地主士紳乃其代表與載體嗎?

(網路圖片:鬥爭地主)

以反封建為借口被打倒,在農民運動,其實是“痞子運動”,被暴力消滅了的地主,其代表人物很多還是民族的棟樑。如紓財抗日的李鼎銘先生,其名字曾在毛澤東那篇《為人民服務》文章里被稱頌,而且他還是陝甘寧邊區抗日愛國的代表。還有辛亥革命前可歌可泣的為民犧牲的譚嗣同,及魯迅在小說《葯》中悼亡的秋瑾烈士等人,不都是地主士紳中的精英嗎?

兩千年來,地主中士紳、鄉紳、商紳及縉紳,還有1927年被老毛稱讚“好得很”的痞子運動殺了的葉德輝,絕非什麼劣紳。葉德輝只不過領導了自治型鄉村,以陏農運動否定痞子運動。他是著名大收藏家、文字家,辭了吏部主事官職,回歸故里做學問的學者。他在日本也有不少弟子。傳說清華國學導師王國維的跳昆明湖,也與葉被殺受刺激有關。而清末首創中國現代產業、為同光中興中堅人物的曾國藩、李鴻章等,不都是湘湖江淮的地主士紳家庭出身的讀書人嗎?

在兩千年皇權不下縣的鄉村,社會秩序由士紳維護,家族倫理由宗族裡的鄉紳守護。江湖上的忠信規則,結社袍哥規範,各類工商行業自治自律的同業公會,都遊離在皇權之外。甚至人的靈魂,也交學校老師與廟宇僧侶分管。自從赤色運動興起,這種分權的自治,改為一統的統治,就算是同為蘇聯血脈的國民黨都沒有專制到如此絕對的地步。共產之風興起後,將這一切有信譽與威信的鄉村士紳鄉紳商紳全革了滅了,由支部建在連隊擴大到鄉村基層來統管一切。講禮義與忠信的地主士紳被剝奪財產和人身自由,甚至被虐殺,農村改為無法無天的痞子們管理,他們穿革命外衣壟斷鄉村黨政財文等一切權力。今天,那些打著紅旗的村匪鄉霸,不正由這些下三爛人物誕生,其劣性被權力豢養的霸氣,不正由專制獨裁邪化到極致嗎?

土改後,阿Q分到秀才娘子寧波大花床了,權傾一方了,還去找吳媽求愛么?今天民謠嘲諷他們已是:“夜夜都在做新郎,村村都有丈母娘”,比西門慶娶李瓶兒、潘金蓮等幾個小妾,更荒淫無度。這無度,就是權力無限缺乏民權監督造成的吧?

讓我們看看地主自治的鄉村,跟阿Q等痞子們黨治鄉村的區別。自治時,有亊由士紳、鄉紳、宗族首腦、袍哥大爺及一些社會賢達充安理會常務理亊,坐茶館當會館,共議共管共決。多少民間糾葛,不必驚動官府,就消化於民間。哪是今天黨在基層權力儘是不講理的暴力,還製造出無窮無盡的冤民與訪民?再衍生出層層疊疊的維穩機關與鎮圧的警察與協警,乃至維穩費超軍費了,也不穩。這就是滅了地主士紳的鄉村自治,弄出絕對權力的黨治的惡果。現在還在天天喊加強黨的領導,對比一下自治與黨治的利弊,就知道再喊也沒有用。再看看改革開放的成果,恰是放鬆了黨的領導,解放公社農奴,有了有限打工、經商自由才取得的。

今天,自治被黨治滅絕幾十年後,不僅鄉村秩序難恢復,地主士紳耕讀文化流傳的傳統文明,也難恢復。叫穿起西服的現代阿Q們尊孔讀經,也只會弄些《三字經》《弟子規》等贗品,已無真儒,只好用犬儒、陋儒來充夫子了。

筆者上街,見民主、自由等24字湊成的核心價值,只是裝門面的辭彙粉飾。沒有選票的社會,有民主嗎?新版的學生字典里連“自由”這詞條也刪除了,教授講課略抒胸臆就失去教職,有自由嗎?筆者居這城巿,貼滿街衢的口號是:“文明,是城巿之魂,道德,是立身之本”。但這些魂與本,幾十年前就被老毛鬥爭哲學瓦解粉碎。過去地主們遵從的“溫良恭儉讓”,不就被老毛的語錄批判,還被升級版痞子運動,也就是紅衛兵運動,由那“打砸搶抄殺”破壞乾淨了么?文革中,朋友10歲的紅小兵女兒,見我一把多功能小刀眼紅,她便微笑說:伯伯,你這刀,我給你軍管了。“軍管”一詞,不是她這紅小兵向哥姐紅衛兵學習使用“搶奪”的代名辭么?中國野蠻的叢林法則,正由老毛槍杆子暴力打江山開篇,再由他們兒女用槍杆子暴力坐江山繼承。即便找回地主的文化傳統,也是裝門面救急的贗品。

今日世襲制在重建封建

中共稱土改為反封建,而封建是古代帝王分封親屬與勛臣予采邑,世襲的封位,為秦代以前的制度,秦朝已放棄世襲,是按殺的人頭數論功了呢。

《禮記·王制》說:“王者之制祿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天子之田方千里,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讀至此,聯想到筆者家譜,先祖便是夏朝分封的五十里於魯南的鄫國,秦滅六國前幾百年,被杞國兼并後,先祖逃魯囯做了家臣。封建分封制,在秦以前,即在解體,最後滅於秦的一統。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周朝建立的是這親戚為屏的封建體制。公元兩千多年前,秦始皇開井田,實行郡縣制,就亡了封建,到民國之前許多朝代,土地早就可以自由買賣流轉,成了巿場資產要素。給地主插一封建標籤,不過是奪產、奪財、奪命的借口,地主不是很寃嗎?土地私有變公有,實是官有黨有。公社書記與大隊長,管有一鄉一村土地,其實就是不稱地主的紅色地主。中共打下江山,變天下為一黨之私,後來演化成幾家之私,不仍採用周天子的分封么?毛的親信,分封為西南王、東北王。那滅高饒集團,與漢初滅韓信英布、明初滅徐達胡維庸何異?官吏按行政28級領償,不仍是舊的一品到九品的官階重複?坐車,也同前清官員坐轎分等級,由美製蘇制來分坐藍尼轎與綠尼轎區別。官死了,骨灰進八寶山也分公侯伯子男等級待遇,他們寫在核心價值的“平等”何在?他們紅色權貴継承前清八旗制,紅二代也是紅色貝勒與福晉,最近有海外紅二代齊小平也著文批評這種封建世襲制的遺孽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