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搞笑:《魯豫有約》李安訪談錄

 

陳魯豫:觀眾朋友們,大家好! 《魯豫有約》又如期跟您見面了,我是陳魯豫。
  
  (觀眾席中掌聲四起)
  陳魯豫:今天我們請來的嘉賓是一位令每個中國人都倍感驕傲的著名華人導演,他,美貌與智慧並重,儒雅而又不失瀟灑;他是英雄與俠義的化身,他是改變社會風氣,風靡萬千少女,刺激電影市場,提高年輕人內涵,玉樹臨風、風情萬種的當代電影藝術大師。說到這,我想大家已經猜到了,(沖觀眾席)那就請大家大聲告訴我:他——是——誰?
  (現場觀眾頓時群情振奮激動異常異口同聲地大喊:周——星——馳 。)
  陳魯豫:(微皺眉頭,咳嗽一聲,對導播做個手勢:把這段掐掉。然後面對鏡頭重新擺好姿勢微笑)好,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有請——李安導演。
  
  (在觀眾稀稀落落的掌聲中,李安面帶微笑健步走上台來,一不小心腳下絆了一下,差點跌倒,於是趕緊入席坐好)
  陳魯豫:李安導演,您好!首先恭喜您又一次在威尼斯拿到了金獅大獎。
  
  李安:謝謝,謝謝魯豫,謝謝大家,同時借這個機會再次向張藝謀導演表示我最衷心的感謝 。說實話,這次如果沒有張藝謀導演的鼎力支持,〈色戒〉要拿金獅大獎幾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陳魯豫:為什麼這麼說啊?借用張藝謀導演的話說「電影沒有十全十美,但〈色戒〉已接近完美」。儘管我還沒完整地看到〈色戒〉,但我看了很多相關的報導和影片片花,真的很喜歡,特別是對片中的床戲部分我更是充滿了期待。不光是我,現在全世界都在說〈色戒〉是今年最值得期待的影片 ……
   李安:(驚訝)什麼?全世界?這個說法未免有點太誇張了吧?(笑)〈色戒〉其實是部非常私人化的影片,是完全按照我個人對張愛玲作品的解讀來拍的,根本沒考慮太多外界因素和觀眾的欣賞口味,只是想拍一部純粹的李安電影,也根本沒敢奢望有多少人能真正欣賞和喜歡。不要說全世界,哪怕只有一小部分觀眾甚至沒有觀眾認可它,我都不會感到意外,至於它能在威尼斯獲大獎,那倒真是件大出意外的事。不過,能獲獎總是好事……
  
  陳魯豫:怎麼?您不相信我說的話?(轉頭向 後台喊)導播!導播!你過來下。小全,這位就是你最崇拜的李安導演,你自我介紹下。
  
  導播:(由於興奮和緊張說話不免有點結巴)李李安導導演,您您好,我我我是您最最最忠實的的影迷,我姓姓全,名叫全全世界。我的的確說過您導導的色戒是是今年最最值得期待的影影片……
  李安:啊?!…… 原來這麼個全世界啊!(苦笑) 恩,你看過我的哪些影片?最喜歡哪部影片?
  導播:只要是您您導的影片我我全看過全全喜歡 。比如〈英雄本色〉系系列、〈喋血雙雙雄〉、〈辣手神探〉、〈縱橫四四海〉,還有〈喋血街頭〉〈變變變臉〉都都非常喜歡,還有……
  
  李安:(再次苦笑並打斷導播)恩,你說的那些片子我也很喜歡,但那都是吳宇森導演的,跟我是沒什麼關係的。
  
  導播:(一臉茫然)啊?弄錯了啊?原來那都是那吳什麼森導的啊?(呆立半晌)但〈色戒〉是您導的這這我沒弄錯吧?
  
  李安:(點頭)恩,這沒錯。
  
  導播:(如釋重負)啊,那就好。我真的非常非常期待您的〈色戒〉能早日在國內上映。聽說裡面有大量的激情戲,聽說梁朝偉和那女的在裡面把能露的不能露的都露了,而且花樣繁多、姿勢多變。當然,人那都是為藝術獻身,跟一般的耍流氓還是很不一樣的。


  陳魯豫:(幾次都欲言又止,這時禁不住皺起眉頭打斷導播)小全!小全!全世界!你快去後台工作吧!簽名?恩,等下錄播完了後再簽。快去工作吧!
  
  導播全世界怏怏不樂地走向後台,嘴裡還嘟囔個不停。
  
  李安:呵呵,這位全世界先生還蠻好玩,名字也真夠嚇人的!
  
  陳魯豫:呵呵,他還有個弟弟,名叫全中國,他父親的名字更嚇人,叫全人類。
  
  李安:呵呵,希望〈色戒〉不會被他父親看到,內地的老年人恐怕很難接受〈色戒〉,否則被港台的狗崽隊知道說出去就真成了「全人類都大罵李安的《色戒》是在耍流氓了」,呵呵
  陳魯豫:呵呵,確實是這樣。恩,剛剛導播提到〈色戒〉在國內上映時難免要做刪剪,對此您怎麼看?
  李安:恩,這個是在我的意料之中的。鑑於大陸現在尚未建立影片分級制度,對一些有色情鏡頭的影片做必要的刪剪的做法,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畢竟《色戒》中有很多鏡頭是不適合未成年人看的。當然,這樣做無疑會大大消弱影片原有的藝術魅力,剪的不好還會使劇情變的語焉不詳不夠流暢甚至不合邏輯不可理喻。但好在是由我本人執刀來剪,我會努力將損失降到最少,儘量保持影片劇情的完整流暢,不至於使其面目全非。
  
  陳魯豫:自己來剪自己的作品心情恐怕也不會很輕鬆,特別是這作品在自己看來已經是接近完美的時候。一個人的作品就如同是自己的孩子,您又怎麼忍心向自己的孩子動刀呢?
  
  李安:(笑)剪的時候確實很感為難,總是感覺哪一段也捨不得剪掉。雖然沒有向自己的孩子動刀那麼殘酷,但的確有種為練葵花寶典不得不揮刀自宮的無奈。不過又一想,你自己不去剪而讓別人來剪的面目全非更是對不住影片,也是對觀眾的不負責任。

   陳魯豫:聽說〈色戒〉裡面涉及性愛的場面加起來長達數十分鐘,而且在整部影片中所起的作用也是至關重要不可或缺的,如果把這些鏡頭一下全部剪掉,那您將如何才能保證影片的完整性?更重要的是,沒了這些性愛場面您又如何去體現影片所要表現的情慾的力量呢?
  
  李安:恩,這個問題問的好。我當然不會簡單地將那些性愛場面一刀剪掉就完事大吉了,為此我特意為國內版本補拍了大量鏡頭用於替代剪掉的部分。
    
  陳魯豫:我還有一個問題很想問你:在我們的印象里,您似乎一直都是位溫文爾雅親近隨和的謙謙君子,這次為什麼會突然想起拍這樣一部瘋狂而大膽的影片?
  
  李安:呵呵,確實很多人都說我文質彬彬有儒雅之風,整天不慍不火的就像一碗溫吞面。其實骨子裡我是個很倔強很任性很瘋狂很大膽的人,從小就很頑皮很搗蛋很討人嫌。……
  
  陳魯豫:是嗎?這還真看不出來。您能給我們具體說說嗎?
  
  李安:我不滿周歲時就會罵人,兩歲時就偷父母的錢買糖吃,三歲時就組織其他小朋友成立青龍幫並自封老大,四歲時就開始到處收保護費,五歲時街坊鄰居見了我都躲著走,六歲時便偷看對面的阿姨洗澡……
  
  陳魯豫:行了行了行了,您這哪是調皮啊?您整個就是個犯罪天才啊!呵呵。恩,那您後來又是如何變文雅的呢?
  
  李安:恩,我25歲的時候,酒醉捅傷了台灣竹聯幫的老大,台灣我已呆不下去了,只好借讀書之名去了美國。在那裡一直沒能找到工作,幸好後來認識了一女孩並很快與她結了婚。婚後的幾年,幾乎完全靠妻子微薄的薪水度日,我則每天在家裡帶帶孩子、練習廚藝,當起了「家庭煮夫」。我這人天生聰明又愛吃,所以沒多久便廚藝大增,幾乎已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陳魯豫:你請繼續講。
  
  李安:恩,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整天在家裡洗衣做飯靠吃軟飯過日子畢竟是件可恥的事,因此心情一直非常沮喪。有一天,我懷著極度沮喪的心情給自己做了一碗黯然消魂飯,吃了之後,我感覺自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一直驕躁不安的內心突然平靜下來,開始利用閒暇時間嘗試構思並寫作劇本。一年後,我寫的劇本《推手》獲台灣優秀劇作獎,翌年我又親自執導將其搬上銀幕,影片大獲成功,從此也開始了我的導演生涯。
  
  陳魯豫:啊!真想不到您的導演之路竟是這麼的離奇!那,讓我們再把話題回到《色戒》上,您為何會拍《色戒》?
  
   李安:其實我很小的時候就看過《色戒》這部小說,當時完全是衝著這個「色」字去看的,看完才發覺自己上當了,小說里沒有一點性愛描寫,於是大失所望,感覺自己被張愛玲給騙了。因此,從那時起我便對張愛玲恨之入骨,並鄭重發誓:早晚有一天我要把《色戒》改寫為一部充滿性愛描寫的色情劇本並將其搬上銀幕。——現在,我做到了(眼中淚光閃動)。
  
    陳魯豫:在節目的最後,您想對電視機前的觀眾說點什麼?
  
  李安:希望大家都去看, 看完千萬別罵我!
  
  陳魯豫:好,各位觀眾,本期〈魯豫有約〉節目就到此結束,下次再見。
  
  李安:再見。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yahoo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07/1006/586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