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體育 > 正文

足協曾掌握大量賭球證據 冷漠謝亞龍刺痛記者心


謝亞龍


三年前,本報記者隨神秘賭球人赴上海暗訪,取得足以震驚中國足球圈的賭球證據。而後本報記者帶著搜集掌握到的證據,連夜進京奔赴中國足協。不過在同當時的中國足協專職副主席謝亞龍十分鐘談話後,我們不難發現,謝主席面對我們所提供的「賭球鐵證」說了許多的「套話」,似乎足球圈的眾多賭球事件並沒有引起這些頭頭腦腦們的足夠重視。現在回頭一望,也許正是足協的「冷漠」,加速了中國足球的沉淪,讓黑哨、假球、賭球滿天飛……


南勇邀請很想看看賭球證據


  2006年是世界盃年,對於每一個「關注足球」的人群來說,這個春天的到來,都意味著夢想不再遠踞天涯、激情正在加速萌芽。但是在我的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卻是那個春天有著超乎往年的料峭之寒。天地間一派肅殺之際,瀋陽警方推出了震驚全國的「春雷行動」,打響了中國司法介入地方足球圈黑賭毒行為的第一槍。

 那一年春天,《遼瀋晚報》根據一位神秘舉報人提供的大量線索,搜集到了一批具有「直插心臟力量」的鐵性證據,並連續推出一系列大型組合拳報道,狂風暴雨一般狠狠傾砸到中國足球的假賭黑幕上。報道一經推出,便引發重大反響,全國幾十家媒體紛紛站到《遼瀋晚報》舉起的打假大旗下,一個規模前所未有的 「媒體反黑聯盟」在72小時內就迅速顯出雛形。

  就在這一關頭,我接到了時任中國足協專職副主席南勇的電話。南勇早年畢業於瀋陽體育學院,又是2002年在瀋陽五里河沖入世界盃決賽階段的那支國家隊的領頭幹部,因此對於瀋陽、對於遼瀋、對於東北,他一直有著特別的情懷和關注。「你們《遼瀋晚報》這幾天的報道引起了很大的關注,如果你們真的掌握什麼假球賭球的黑證的話,那就來一趟足協吧,我們一起探討探討,看看下一步應該怎麼辦才好。要不然,光是媒體在呼喊,也很難有什麼實質性的推進。」南勇如是發出了 「邀約」。

  中國足協這種積極應對的態度,超越我們的想像。體育部負責人郝老師當機立斷,讓我帶著我們搜集掌握到的證據,以及全國數十家媒體的共同態度,連夜進京,前往中國足協進行遞交,並正式提請中國足協作出官方表態。

  謝亞龍扔「套話」不希望媒體打草驚蛇

  就這樣,十個小時的夜車後,我踏著第二天的晨光趕到了中國足協所在的龍潭湖路。與《遼瀋晚報》另外兩位在京出差的同事姚廣安及董麗娜會合後,我們一行人趕到了中國足協的小樓下。

  在整整十年的專職足球記者生涯中,我曾經至少二十次進入過中國足協在龍潭湖路的那座舊辦公樓。那裡警衛力量幾乎沒有,但是一道鐵柵欄和一個看門的老大爺,就足以讓大多數意圖進到這個中國足球核心決策地帶的人(尤其是媒體記者)被拒於牆外。

  不過這一次,我們的通關異常順利,顯然「南頭兒」的邀請指令已經下達到了入門處,老大爺一聽我報上《遼瀋晚報》的名頭,立刻抬手開閘迎我們進入,「快上去吧,都在三樓等著你們呢。 」

  順著狹窄的樓梯向上走的過程里,我腦海里不斷設想著會即將發生的場景:中國足協的官員們,群情激昂,個個漲紅了臉,狠狠拍著桌子,南勇的眼睛射出騰騰殺氣,謝亞龍常年掛在嘴角的標誌性微笑轉變成刀鋒般的凌厲,我們氣憤卻又振奮,首都司法部門的相關人士隨即把我們請到現場,大家在這個孕育著希望的春天裡,共商為中國足球掃黑除毒瘤的大計……

  但是這一切最終停留於我的「設想」,並永遠地成為一段支離破碎卻又讓我會經常想起的臆想畫面。

  謝亞龍、南勇、楊一民,當時的足協三巨頭聯袂接待了我們,這算得上是一個很大的場面,可以顯示出,中國足協對於我們帶來的「炸彈」還是非常重視的。謝亞龍和南勇認真地看了我們帶來的證據,楊一民則在一旁簡短地問了幾句,隨後我們的謝亞龍主席便講了大約十分鐘的「官話」。

  具體講話內容我已記不太清楚了,但是他這套講話的脈絡大致上是「感謝《遼瀋晚報》所做的努力——中國足協對於治理足球環境一直非常重視——媒體有什麼捕獲最好應該先與中國足協通氣,自行發布的話,既難產生效果還容易打草驚蛇——中國足協將認真研究這批證據並迅速提請司法介入」……我記得清楚的是,謝亞龍在講這番話時,臉上是少有的嚴肅和凝重。

  後來,我們從會客室轉移到了謝亞龍的辦公室,又聊了一會兒。本報記者董麗娜一直試圖用數碼相機記錄下會面的過程,但一直受到新聞官董華的委婉制止。臨告別時,謝亞龍說,我們照張相吧。於是董華從董麗娜手中接過數碼相機,親自為我和謝亞龍拍合影,還拍了兩張,橫的一張,豎的一張……

  拿了賭球證據足協還是沒下殺手

  告別時,謝亞龍從抽屜里拿出一張名片,遞給我:「再有什麼情況,歡迎你隨時給我打電話。我幾乎沒給媒體朋友留過名片,對於你們《遼瀋晚報》,這算是破例了。你們的舉動,我們深深贊成。 」

  一晃幾年過去了,電腦硬碟多次壞掉,我和謝亞龍的合影照片早已經找不到了,但是謝亞龍給我的那張名片依然靜靜地躺在我書桌上的名片盒子里,而我和謝亞龍在告別之際相互承諾式的「鏗鏘話語」也時不時會躍到耳邊。

  那名片、那承諾,總是在提醒著我,中國足協在拿到我們遞交的證據之後,其實並沒有什麼切實的後續行動跟上,尤其當時當初和我們會面的謝亞龍,如今已經不在中國足協工作了。

  如果不是年輪轉到2009年,如果不是新一輪整治足球環境的行動由司法部門挑頭掀起,也許,2006年時那些辛苦得來的證據,那些熱血堆砌出的正義,都將在不了了之後,隨風消逝……


  深足或成掃賭風暴中心

  繼廣葯足球俱樂部前副總楊旭被宣布刑拘之後,橫掃全國的掃賭風暴繼續向縱深發展。昨日,有消息稱,警方正在根據線索對南方几傢俱樂部進行調查。其中,2004年奪得首屆中超聯賽冠軍的深圳足球俱樂部或許是協助調查的對象之一。

  伴隨著楊旭以涉嫌行賄被刑事拘留之後,有關廣葯俱樂部的調查也基本告一段落。從目前的調查行動和來到瀋陽協助調查的人員構成來看,大部分是以王鑫和王珀兩條線獲得。除了俱樂部官員、足協工作人員和前球員之外,一些經紀人也被列入協助調查範圍。

  此次掃賭行動從王鑫和王珀這兩個確定的點發散出去之後,在北方的調查行動緊鑼密鼓地進行,據傳原大連長波隊的部分工作人員和球員被要求協助調查,而前瀋陽金德隊、前遼寧隊的部分相關人士也在協助范調查圍之內。但目前,大多是以說明情況或者提供證據,還沒有傳出某人被刑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沈波 來源:遼瀋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