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任賢齊:我想殺了杜琪峰 自曝在片場乾等了一天



  《火龍對決》IC 資料


  


  與陳慧琳合作《大事件》

  


  


  專輯《心太軟》

  


  


  與張柏芝合演《星願》

  


  當你看過昨日公映的《火龍對決》後,那個戴著偽善面具的任賢齊恐怕會讓人覺得很陌生。但對任賢齊而言,「新好男人」才是一個偽裝,在杜琪峰電影中出演的一系列角色更接近以前的他。也許是感於杜導的「相知」,所以即使沒錢賺,小齊也要拍杜導的電影。

    「新好男人」曾經很好鬥

  今年44歲的任賢齊說,他性格里的叛逆和「好鬥」,都來自於他早年運動員的生涯。連續幾年大學重考失敗,任賢齊最終在21歲時進入中國文化大學體育系就讀。在他看來,運動員必須具備的就是「斗」的意識。所以,那時的他很愛非法賽車,「基本上路上有人油門踩得大聲一點,我就會被挑釁到,就會比!」

  1990年,還在念大四的任賢齊成為簽約歌手。一開始很不順,任賢齊說:「我滿懷著抱負理想,但是前途總是坎坷,老覺得沒有人懂我,沒有人懂我的音樂。」為了最初的三張唱片,任賢齊不僅延遲畢業一年,還推遲入伍時間,但他的音樂並未像他想像的那樣受到關注。

  「跌跌撞撞之後才體會到現實和夢想需要有一個銜接。」任賢齊說。1996年,服完兵役的任賢齊回歸音樂圈,並推出他賭上前途命運的「最後」一張專輯《心太軟》。說「最後」,是因為任賢齊當時暗自決心,如果這張專輯再賣不動,他就轉投體育記者的行列。

  隨著《心太軟》在大街小巷放個不停,任賢齊也被貼上了「新好男人」的標籤。此時的他,開始懂得旁人的告誡:不必要跟所有人對視時都充滿敵意,偶爾微笑,會覺得對方也和善許多。

  「放下武裝其實很輕鬆。我以前就是因為太武裝了,所以才累。但我蠻慶幸有那樣一個過程,以前總覺得世界要以我為中心,但現在就懂得站在別人的立場為別人想。」逐漸開始走紅的時候,任賢齊接觸了真正的賽車,但他在馬路上開車的速度卻讓身邊人「鄙視」他居然是個賽車手,「因為我懂得,要飆速度,直接去賽場……在街上,還有許多『別人』,你不能因為自己一時的意氣,去傷害別人。」

    心甘情願被杜琪峰欺騙

  《心太軟》、《依靠》、《愛像太平洋》……一系列苦情歌把任賢齊包裝成「新好男人」。在演藝道路上,一部馬楚成執導的《星願》更讓他成為女性心目中的絕種好男人。「我覺得『洋蔥頭』 我演得很好,完全可以拿金像獎……」任賢齊笑說。

  捕捉到任賢齊憨厚笑容背後冷靜和冷酷的是導演杜琪峰。2004年的《大事件》讓大家對任賢齊有了另一番認識。而任賢齊也慢慢成為了杜琪峰電影里的「常客」。前不久在香港寰亞電影巡禮上,任賢齊兩度隨杜琪峰上台。「其實我私下跟杜琪峰說的是:我去年就該站在那個台上的……」任賢齊抱怨的自然是杜導的「慢工出細活」。杜琪峰最近的一部《奪命金》,任賢齊已經拍了半年,但依然不知道自己在拍什麼,而他很自得其樂地說:「我不是最慘的,劉青雲拍了一年,還是不知道自己在拍什麼。」任賢齊眼中的杜琪峰是個真正的藝術家:「你如果給他限定一些框框,可能他就變成一個工匠,他需要揮灑……」所以,任賢齊會遵從杜琪峰的要求,半夜坐火車從內地趕到香港,只為杜琪峰說「我明天一定要拍到你」,「結果,第二天,我在片場坐了一天,什麼都沒拍!」

    「不恨他嗎?」早報記者問。

  「我想殺了他!」任賢齊回答。


  是不是因為拍杜琪峰的電影片酬高一些,所以任賢齊如此賣力?「拍他電影你還想片酬?」任賢齊一副被折磨得沒力氣發脾氣的樣子,「他的戲經常拍很久,我住酒店、吃飯貼的錢就要好多,而且常常是年頭定了要拍他的戲,我商演都不敢接,怕耽誤他的檔期。想想年底開演唱會總沒問題了吧?他說年底一定拍完……結果到了年底,杜琪峰說,『不行,還要拍,不如你不要開演唱會了……』我哭喪著臉跟導演說:你知道那樣我要賠多少錢嗎?」

  即使跟杜琪峰合作有種種的「不便」,任賢齊每次聽杜琪峰說「我們最重要的是拍好電影」時,還是會心甘情願被騙,等著被召喚,「電影是我的夢想,我還是想好好呵護的。如果說,我今天只是拍個片子,把你忽悠進電影院,即使票房很高,你心裡還是會有被騙的感覺。」

   盡量低調保護家庭

  2002年與學妹結婚,目前已有一子一女的任賢齊,從不避諱自己已婚的事實,但他很少談到自己的家庭,「我覺得盡量少說就是對家裡人一種保護的方式,因為不管你說什麼,都會被放大,說多了對他們而言是種壓力。」但在娛樂圈,避諱不談,有時也會招來罵聲。對此,任賢齊的態度是:「都是私事吧,應該低調一點。但也不需要把家裡人刻意藏起來,大家都知道了,反而也不會有人去挖掘。」

  任賢齊覺得自己挺幸福的,因為狗仔即使偷拍他們全家人出遊,也會給他打電話致歉。對此,任賢齊也往往以寬容的態度回應之:「都是工作需要。」會不會覺得把家庭曝光了,也是一種避開緋聞的方式?「其實能跟很多漂亮女明星合作,我很開心!但只是拍戲,戲外就盡量不要騷擾人家啦,免得大家都困擾。我覺得當好朋友可以一生一世,如果你這次去騷擾人家,下次可能就少個好朋友啦。我還蠻享受與紅粉知己聊天時的快樂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東方早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