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中國為何無緣世界盃足球賽?

 
作者 紐約特約記者 倪安

正當世界盃足球賽在全世界發燒之際,紐約時報日前在言論版設專題討論為什麼中國與世界盃無緣。編者按說,甚至連北韓都能前往南非參賽,中國隊卻無緣世界盃。腐敗和幾個教練與球員被逮捕這些都使作為國家經營的中國足球隊增加了羞辱。編者問道為什麼中國在許多奧林匹克運動項目中能夠有亮麗表現而在足球上卻遠遠落後呢?

對此《奧運夢:中國和體育,1895-2008》一書的作者,美國卡拉馬祖學院(Kalamazoo College)歷史學教授徐國琦撰文認為,中國足球的糟糕表現有太多因素促成,包括政治體制、缺乏優秀的足球隊員的選拔基礎、中國家長將讀書和考試看得比什麼都重要,當然也包括足球,因此很難解決中國足球的問題。他說,看上去中國人只願意看足球比賽,卻很少有人願意玩或讓他們的小孩去踢足球。中國一句俗話描述了這種難度:「比登天還難。」另外他說,就世界盃的夢想而言,也許對中國來說登上月球的可能性要更大於中國男足在最近的將來走入世界盃賽場。徐國琦曾說過:「鄧小平能夠拯救中國經濟,但即使像他這樣的天才,也救不了中國男足。」

密蘇里大學聖路西分校的人類學教授布勞耐爾說,2009年1月專業足球俱樂部發生的猖獗腐敗部分地回答了為什麼中國足球隊在2008年奧運會表現得那麼差。評論員承認腐敗的原因之一是足球只實現了部分市場化。中國足球協會,作為國家體育總局的一個機構,負責行政;足球管理中心—理論上是一個公共機構—負責公司合夥關係和商業管理。但事實上,它們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即一個人負責兩個機構,權力和金錢都集中在同一個人手上,這種體製為腐敗敞開大門。

她認為中國足球隊無緣世界盃的原因在於中國的國家贊助體制只狹隘地注重於奧運會獎牌,而非草根群眾體育。體育運動的體制—其中中國足球尤如此—是中國目前半國家計劃半市場經濟處境的一個縮影。

雷土山是麻省理工學院亞洲辦公室負責人,在中國和日本領導數個跨國技術公司,也是福布斯雜誌中國跟蹤者博客的供稿人。雷土山說,足球發展的歷史在英國和巴西其源頭是城市工人階級將其當作街坊或地區中心,不僅為青少年教授足球技術,而且還教他們體育精神、勇氣、紀律和忠誠。他說,奇怪的是,中國作為一個將自己的國家視為由農民和城市工人階級創造、珍視團隊精神,並以此為傲的國家,卻並沒有強調一些團體運動項目,如足球,就是一大遺漏。他說,幾十年來,中國建立的體育「精英」體制阻礙了地方體育的自治發展,尤其是獨立的足球俱樂部,這種俱樂部可以形成訓練青少年選手的基礎。他說,也許中國政府害怕小型足球俱樂部遍布全國會形成一種自下而上的社會運動,挑戰中共。他說,足球作為一項家長參與、有助於兒童健康的體育運動,在精英體育發展的同時卻如雪中凋謝的牡丹花。

羅文∙西蒙是北京萬國群星足球俱樂部—中國第一家由外國投資的業餘足球網路—的創辦人和董事長。著有《足球無疆》(Bamboo Goalposts)一書。他說,中國足球無緣世界盃與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和教育等所有這些挑戰有關。他說,從政治上說,根據世界足聯章程第17條,要求足球組織獨立於國家政府之外,的規定,中國足協是一個非法組織。中國1994年的《體育法》清楚規定中國足協受政府的控制。這些相互排斥的規定構成了重大問題。這種倒金字塔體制產生了幾個基本的缺陷,無視必須的長期草根解決方案。中國體育仍在跟隨蘇聯模式,將兒童置於精英學校。他說,足球是一項群眾參與的體育運動,最好的球員可能要到較晚時才會出現。這一簡單的真理是,中國必須有一個以社區為基礎的俱樂部體制,這一體制由民間管理,目的是為人民服務。他說,中國足協甚至都沒有一個部門是為業餘足球服務的。而他創辦的萬國群星俱樂部現在在中國有10萬足球支持者、2千兒童課後課目、100支成年人足球隊。他說,如果這種沒有政府資助的成功經驗可以在每一個中國的大城市複製,中國最終會從它偉大的足球優勢—其人民中獲益。

但是,斯蒂文322在跟帖中寫道:所有這些都不能成為中國無緣世界盃的原因。他舉例日本和南韓有著與中國類似的家長,但是他們的足球隊一樣進入了世界盃;政治體制問題也無法說明為什麼北韓這種國家控制程度更高、人口少而營養不良、又無強大財政支持、更無國內俱樂部的足球隊為什麼也進入了世界盃。他的觀點得到了許多讀者的支持。很多讀者在跟帖中都贊同腐敗和體制的問題是中國足球無緣世界盃的最主要原因。同時提到的原因還有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缺乏設施、東方人的素質等原因。紐約時報的這一討論至截稿時有132個跟貼參與討論。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