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主人去世三年 愛犬依然守候空宅

主人去世三年愛犬依然守候空宅(圖)
一見生人靠近,「大黃」就警惕地逃竄。

  主人去世了,房屋變空了,但它怎麼也不願離開。

  白天,它四處流浪覓食,夜晚,則回到主人留下的空屋前,守著家門。

  梁平縣雲龍鎮龍影路老街上,這一幕已經持續3年。

  它叫「大黃」,今年10歲。

  老街風景,土狗守候空宅

  梁平縣雲龍鎮離縣城10多公里,山清水秀。在場鎮邊,有條直通到頭的老街,街兩旁,是清一色的老木房。

  山村的夜晚總是來得早些,太陽才落山,街上的人們已回家準備晚飯,各種飯菜香從每個窗口飄出,一派溫馨祥和。只有121號房門緊閉,冷冷清清,可能是太久沒人開過門,木門前已生出青苔。

  冷清的房門前,趴著一條全身通黃的土狗。它身上有毛髮脫落的痕迹,一動不動盯著前方通往老街的小路,似乎在等待什麼。也許是盯得太久太累,土狗眼神透出不知是疲憊還是失望的東西,慢慢閉上眼睛,睡去。

  「老楊,回來吃飯了!」隨著一聲長長的吆喝,鄰居開始吃晚飯了,土狗睜開眼睛,鼻子動了動,似乎聞到飯香,從地上爬了起來。但它抖了抖身子,換了個方向,繼續趴到門前。

  土狗叫「大黃」,在老街已住了10年。

  鄰居肖啟秀說,「大黃」的主人叫汪倫才。10年前,它剛來汪家時,還是一條幾個月的小狗。那時,家家都興喂狗看家,但一般人家沒把狗當回事。可汪倫才一家對「大黃」很是上心,每天先給「大黃」倒飯,然後自己才吃,「大黃」也很粘主人,主人走到哪,它就跟到哪。

  5年前,汪倫才突然生病去世,兩年後,汪妻周國玉也因病去世。因兒子、兒媳早已分家,且長年外出打工,汪家老宅從此大門緊閉,成了空房。

  主人走了,房子空了,本以為「大黃」也會「自謀出路」。但辦完周國玉後事不久,鄰居們發現,「大黃」並沒離開,不管颳風下雨,每天晚上,它都雷打不動守在汪家門前。這一守,就是3年。

  生存秘密,餓了翻垃圾堆

  沒了主人,再也沒人喂「大黃」吃飯,它是如何活下來的?老街的鄰居都對此充滿好奇。一個周末,一群同樣好奇的小孩揭開了謎底。

  10歲的楊強說,那天,他和一幫小夥伴決定跟蹤「大黃」。那是一個夏天,早上7點過,天已放亮,人們都出門幹活了。趴了一夜的「大黃」站起來,抖抖身子,迅速向老街盡頭跑去。

  它穿出老街,跑過幾條田坎,很快到了老街背後一小塊平壩。那裡,有一個小小的垃圾堆,平時,街上的人們習慣把垃圾扔到那裡。到了垃圾堆,「大黃」放慢腳步,圍著垃圾堆轉了幾圈後,好像盯准了目標,走進垃圾堆中間一個塑料袋處,嘴腳並用,很快打開塑料袋,裡面是一包剩飯菜。「大黃」很興奮,將頭埋進塑料袋裡……

  垃圾堆里的飯菜,似乎沒法讓「大黃」吃飽。楊強說,離開垃圾堆,「大黃」去了附近的場鎮,街上,偶爾有趕集的人們扔下沒吃完的饅頭和水果。「大黃」在不大的場鎮上來來回回走了好幾趟,每遇到餐館,就停下來,望了又望。有的食客見它可憐巴巴,便會將碗里的肉間或扔它一片。

  街上,不時有撒著歡的小狗跑過,有時,幾條狗聚在一塊追來追去。但「大黃」總是遠遠地看看,然後獨自離開,不去湊熱鬧,它好像明白自己和那些狗命運不同。

  「那天,我們跟了它大半天,『大黃』一直這樣到處找吃的。」直到傍晚人們回家,「大黃」也結束流浪,回到汪家門前。

  3年過去,它的守候不變

  「大黃」的秘密,被孩子們在老街傳開了。善良的鄰居被「大黃」的忠誠打動,開始隔三岔五給它端來吃的。有了鄰居的「救濟」,「大黃」更忠實地守在主人門前,成了整條老街的守護者。

  夜晚,只要有生人獨自進老街,「大黃」准追個不停。住在汪家斜對面的鄰居鄺聖芳說,幾年來,老街從沒發生一次失竊事件。

  沒有主人,「大黃」吃了不少苦。近來,一到冬天不少餐館就賣狗肉,由此催生了「打狗隊」。去年冬天,老街也來了「打狗隊」,專打沒主人的狗賣。

  知道「大黃」沒主人,「打狗隊」好幾次追得它四處亂逃。鄰居們只要碰到「打狗隊」,就劈頭蓋臉將其罵走。60歲的鄺婆婆更是不惜「利誘」:「你們打條狗也最多賣20塊錢,大不了我給你20,別打『大黃』了!」這樣,「大黃」才保下命來。

  儘管撿回命來,但「大黃」從此也對人失望了,只要有生人靠近,就膽怯地開始逃竄。鄰居們端的飯菜,它也不再輕易吃掉,總是聞了又聞,待人離開,才一點一點試著吃掉。

  見「大黃」實在可憐,街上好幾家人想收養它,但怎麼喚,「大黃」也不願跟人走。有年冬天,隔壁的老楊想方設法將「大黃」引回家,還備了狗窩,但門一開,「大黃」又沖回汪家門前。

  現在,儘管不願意接近人,「大黃」每到夜晚還是會回到老街,守在汪家門前。鄰居張蘭說,去年有天半夜下大雨,她出門收衣服,發現「大黃」全身毛髮被淋濕,它只是使勁往門前縮,卻沒離開。

  轉眼3年過去,隨著防盜門的興起,老街上原來家家戶戶都養的狗現在只剩下「大黃」,有的居民也搬離了老街。老街變了,「大黃」也慢慢老了,不變的只有「大黃」每天如一的守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重慶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