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讓子彈飛》為何能通過審查?

—讀者推薦原標題:《讓子彈飛》神一樣的影評

作者:

筒子都到齊了!玩家集體扮「麻匪」出鏡雷到眾人

 

讓子彈飛,是什麼意思?說全了,就是讓子彈再飛一會。如何理解?我已經開槍了,你什麼都沒有看到,不要著急,讓子彈再飛一會,你就會看到結果。給我時間。 
  
   事實上,這部電影就是子彈,電影的上映,就代表了姜文已經開槍了,也許只是第一槍,也許還有第二第三槍。他想要擊中什麼?他想要什麼結果?現在你們看不明白,不要著急,就讓子彈飛吧。 

   事實上,這部電影中鮮明的對現實的影射,是任何一個對現實有所了解的人都很容易觀察到的。 

   最直接的最明顯的就是,縣長買官,上任後再玩命撈錢。縣長想的只是和當地惡霸同流合污,欺壓百姓,然後分贓而已。而故事就是從這個買官的縣長開始的。 

   而故事的發生地,為什麼叫鵝城呢?雖然只是一個個小小的縣城,不過象徵的正是我們的祖國啊。我們的版圖是什麼樣子呢?是啊,我們常說它是一隻雄雞,不過,我想事實上它並沒有那麼威風。與其說是雄雞,不如說是肥大呆滯的一頭蠢鵝吧。我們也正是生活在這樣一個鵝城之中。 

   在這鵝城中,有縣長,有惡霸,還有無數渾渾噩噩的百姓。而縣長,惡霸,這些有錢人靠什麼發家呢?他們靠洗劫老百姓的財富發家。他們把老百姓當做廉價勞動力,販賣到美國,掙得美元供自己揮霍。不由的讓人聯想到我國高企的外匯存底,兩房和美國債券的巨額虧損,已經無以為繼的出口導向型經濟。 

   這時,一個天不怕地不怕,在電影中有著無比強大實力和對窮苦大眾慈悲的惻隱之心的亦雄亦匪的救世主式的人物,也就是姜文所扮演的張麻子來到了這裡。徹底打破的鵝城往日的「和諧」。 

   他感到奇怪,為什麼我要賺錢,不去富人身上賺,卻要在窮人身上賺?師爺告訴他,現實就是這樣的,依靠著的鄉紳,富豪的支持,他這個縣長才有油水撈,他所能欺負的也只有老百姓而已,否則,他的位子也就不保了。師爺告訴他,縣長從來是沒有膽量去剿匪的,不過卻很有膽量以剿匪的名義來收錢。正如,從來沒有膽量去降房價卻有膽量以將房價的名義來收稅,從來沒有膽量去抓賊,卻有膽量以維護治安的名義去掃黃,從來沒有膽量去挑戰美國,卻有膽量以美國的量化寬鬆來解釋國內的通貨膨脹。 

   不信邪的張麻子[姜]不想這樣。師爺告訴他,要想賺錢,必須跪著。可是他想站著把錢賺了。這其實是姜文的內心獨白。姜文的電影多次被大陸禁映,因為他喜歡挑戰權威,喜歡叫板,可能有人告訴他,想賺錢,你就要認慫,就要妥協,就要裝孫子,就要主旋律,可是他在這裡告訴所有人,我不跪著,我要站著把錢賺了。 

   如何站著,也即是有尊嚴的,把錢賺了,也即是維護自己的權益,電影告訴我們,槍和醒木,就是有實力對抗,有合法的身份和地位。 

   接著,姜文說,我要給所有人公平,有名無實的冤鼓,不能只是一個擺設,要讓大家來鳴冤,要給大家主持公道。這就好像上訪制度一般,只是一個好看的擺設,卻沒有人有機會通過它來洗刷冤屈。 

   老百姓看到張麻子[姜] 的鐵面無私,一起給他下跪。張麻子罵到,早他媽沒有皇帝了,沒有人值得你們下跪,我也不值得!他是想說,不要做奴才,不要給任何人下跪。人應該是平等的。看得出,對國人的無奈。 

   張麻子[姜] 教育六子,有出息不是當官,也不是當匪,不是有錢,也不是有權,而是讀書,留洋,學知識,學文化,去了解莫扎特的音樂。這一段,看得出姜文對知識和藝術的嚮往,對錢和權的鄙視。他希望人們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可以了解人類已經擁有的文明。去真正陶冶自己的心靈,去追隨自己的精神。 

   接著,胡萬在陷害六子的時候說,縣長的兒子,吃了兩碗粉卻只給一碗的錢,這就是不公平,我們要公平,要公平!雖然電影中的六子並沒有以權謀私,不過現實中,我們不是恰恰需要吃一碗粉給一碗錢的公平嗎?而這看似簡單的公平,離我們卻最遙遠。 

   六子被誣陷,倍感冤屈,他的選擇是切腹以證明自己的清白。就好像那些被強拆被侵犯的受害人選擇自殘來抗爭一樣。 

   接下來,張麻子[姜] 和黃四爺正式展開了較量,張麻子搶來富人的錢,發給窮人,這是一段浪漫主義的暢快淋漓的發泄,打破這世界的不公平,不合理,不正義,讓無恥的剝削者付出代價,讓善良的勞動人民得到幸福。不過,也只能在電影中得到短暫的宣洩罷了。 

   在最後與黃四爺的決戰中,張麻子[姜] 只有勢單力薄的四個人,而黃四爺則有數百之眾,實力對比如此懸殊。張麻子向民眾發錢,可是第二天民眾乖乖把錢交給了黃四爺。張麻子問手下人為何?答曰,怕。張麻子說,怕之中有的是怒。我們要把這怒引出來。我想,這也就是讓子彈飛的真實意圖所在。它要煽動要挑動的正是觀眾心中壓抑的怒。這怒指向誰?我不必多說。 

   於是,第二天,他們不發錢,而發槍。給人民抵抗的力量。不過,人們依然無動於衷。於是他們四人騎著馬在空蕩蕩的廣場上一遍遍吶喊,卻沒有回音。這裡姜文想告訴我們他的孤獨和寂寞,頗類似魯迅所說的吶喊。想喚起民眾的覺醒,不過收穫的只是淒涼。沒有人響應。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麻木冷漠忍耐受欺,這就是中國人。 

   張麻子[姜] 說,他們只幫助贏了的人。於是他們四個人繼續前往黃四爺的堡壘。某種勢力的大本營。他們四人勢單力薄,形單影孤,面對的是黃四爺家門口的一扇大鐵門。嚴絲合縫,透露出威嚴和強大,將他們死死擋在門外。 

   於是他們向這扇大門發起了瘋狂的進攻。這扇大門象徵了什麼?也許是現行體制的壁壘,也許只是最令姜文憤怒的審查制度的束縛。總之,它代表了權威,而這時,姜文肆意的向這權威的大門發起進攻,它要在這大門上打出一個大大的驚嘆號,不過,最終卻只打上了省略號和問號,是說他感到無奈何無語嗎? 

   而黃四爺,也即是高層人物,對於他們這種不自量力的進攻卻頗有些不屑。顯示出某階層的傲慢和自以為是。 

   最終,靠著替身的幫助,他們終於發動了群眾,暴怒的人群,降黃四爺的鐵門沖的粉碎。人們肆意的宣洩,拿走一切本該屬於他們的東西。 

   張麻子[姜] 問黃四爺,你重要,還是錢重要?黃四爺說我重要。張麻子說,你再想想。黃四爺說,錢重要。張麻子說,你再想想。黃四爺說,那還是我重要。張麻子說:沒有你,最重要。 

   這裡姜文想說的是,權重要,還是錢重要。他最終說的是,沒有不受監督的、凌駕於人民至上的權力,才是最重要的。 
  
   全片凌亂而隨意的向我們暗示了很多東西,影射了很多東西。除去這些,其他時間是姜文的自由發揮。包括展示他的男人風采,不失時機的搞些冷幽默逗大家一笑,來盡情宣洩,體會造物主的無所不能。 
  
   總之,這部片子是融合姜文的抗爭,憤怒和吶喊於一體的顯得有些雜亂無章,浪漫主義,而又充滿了隨意和肆意的作品。 
  
   我的感受就是,姜文想說的東西太多了,想表達的東西太多了,他也有太多的不爽和憤怒了,他也太想喚醒出一些東西了。 
   
   他開槍了,他需要時間,他要讓子彈飛。 
   
   最後,於姜文而言,比起已經徹底淪為靠忽悠觀眾來騙取票房,詛紂為虐之流,他至少還想說些什麼,還想表達些什麼,這也算難能可貴了吧 。


    這片子能過審核不能不說是一大奇蹟。陰錯陽差,此天意也。

1樓 Qzone用戶 評論時間:2010-12-26 05:21:30
能通過審核確實是TM的一個奇蹟
 
2樓 Qzone用戶 評論時間:2010-12-26 05:47:59
無厘頭和荒誕是通過審核的法寶,即便他們只是替身。替身的力量很大!忽悠的方法不可小視!
 
3樓 Qzone用戶 評論時間:2010-12-26 08:01:20
姜文才華橫溢,看得出來在片中賦予他太多的想法,整個故事情節緊湊,扣人心弦,贊!
 
4樓 老金 評論時間:2010-12-26 22:04:18
我想 那一天不會太久遠了 越積累越多了現在
 

阿波羅網編後按:網友大都把《讓子彈飛》中的馬拉列車解讀為「馬列」,黨媒北青闢謠:馬拉火車早就有,慈禧搞出來的,在中南海。問題是《讓子彈飛》和慈禧不沾邊。

以下內容摘自北青關於《讓子彈飛》的文章:

知識篇 馬拉車 aboluowang.com

《讓子彈飛》中的馬拉火車想像力超強,很抓眼球。事實上,馬拉火車是火車最早進入中國的方式,由於清朝統治者認為蒸汽機車「破壞風水」,故當慈禧太后欲游北京城時,李鴻章就沿北海公園西路修築一條通往中南海的「鐵路」,讓白馬拉著火車帶慈禧遊玩,博得歡心後才得以獲旨修唐胥鐵路,用於運送北洋煤炭。

www

責任編輯: 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網友在水一方推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1/0102/192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