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石濤:九一一十周年與江澤民遺囑

幾乎所有的朋友肯定能確定我這期節目要講什麼,上周是九一一的十周年,我們要談的就是這件事情。這件事情本身網上的評論相對也比較多,我覺得現在大家看到的角度反思的情況非常清晰。

九一一當天的活動我也看了一些,給我的感觸確實挺深刻的。我看到一些片子,關鍵就是在紐約十周年的紀念,整個過程都非常簡單,簡單到讓我覺得就是說,這難道是美國,難道是九一一完全改變了美國人生活的這麼一件事情,就以這樣的方式來表達他們的哀思嗎?但是反過來再去看的話,我覺得它反應出了一個真實的人的社會,真實的正常人的社會的反應,一個真實的國家的一個正常的反應。

我印象很深,當時在八點四十五分的時候,紐約市的現任市長布隆格就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十年前的這個時間,象今天一樣藍的天,每一個人都在忙著自己的工作和上班,就在八點四十六分的時候,第一架飛機撞到了世貿中心,這是八點四十六分,所以大家集體沉默一分鐘,表示自己的哀思,就這麼簡單。

緊接著歐巴馬發表講話,歐巴馬的講話在他通篇的講稿當中,我們看到了,特別是他引用了聖經裡面的話,他祈禱著、期盼著,神會保佑整個美利堅的。作為美國人民生活在這個土地上,他們絕不會屈從於任何的這種壓力,神對美國的保護將是永遠的。

而作為美國人來講,作為美國總統來講,對神的這一份敬仰和敬意在這樣的活動當中,在這樣的紀念當中盡顯出來。一個有信仰的人,一個有信仰的社會一個國家,把神放在至高無上的位置的時候,把自己作為神的子民的時候,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之下他表現出來這個國家的社會價值。

緊接著的活動就是把當時在紐約九一一事件當中所有死去的人,他們的名字,他們是誰,多大年齡,男的女的,住在哪裡,把他們一一念出來,有些是死難者家屬念的,有些是當年還是很小的孩子,今天已經長成了人,有些是太太,有些是父母,各居角色,但他表現出來的卻是一個一個具體的人名,多大的年紀,是哪裡的人。他表現出來的是對這一個人最簡單,最真實的那種尊敬,那種紀念。

也就在同一天,九一一紀念建築物已落成了,它是一個人工的水潭,四周刻上整個遇難者的名字,年齡,他是哪個城市來的,哪個州的,這是讓我非常非常觸動的。其實這樣的概念在我來到北美之後我早就具備了,但是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依然覺得觸動。

這一份觸動就是說,我們是個人,正常的人,我們只求一個正常人的生活。每一個人都會死去,當我們死去的時候,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家屬能夠知道在哪找到你的名字紀念,追思我們曾經在一起的時光,追思我們曾經度過的生活的那一段。這是對死者的尊重,對活著的人的尊重,對所有人的尊重。

同一天,九一一,二零零八年奧運會的時候,毒奶粉事件在那一年,二零零八年的九月十一號被揭示出來。我問你,我問我們所有的朋友,上千萬個孩子吃了毒奶粉,我們今天在哪,在什麼地方,你能夠找出來這些被毒奶粉傷害過的孩子的名字,多大年齡,哪個城市。當我想到這一點的時候,我覺得這是極其悲哀的,作為中國人這是極其悲哀的。更悲哀的就是對今天你自己的孩子遭受了毒奶粉這樣的傷害的,今天在大陸依然生活的那些個做父母的,這難道不是一種悲哀嗎?

艾未未因為要想拿出類似的東西,象今天美國人九一一事件當中,美國人做的這樣的簡單的事情,去統計在零八年五月十二號大地震當中死去的那些學生的名字,哪個學校,多大年齡,是男是女,他住在哪裡。艾未未就想統計這個,這就是今天艾未未遭到迫害的一個直接的原因。

而零八年中共要老百姓記住的是什麼?奧運會,號稱百年奧運,那不是胡說八道嗎?你共產黨建立你獨裁的政權那不是才六十年嗎?你有什麼百年奧運?百年奧運關咱們老百姓屁事啊,你今天想想不是嗎?

我說百年奧運關你老百姓屁事,有人不高興,但是零八年毒奶粉事件卻關係到你家的孩子,你鄰居的孩子,你同事的孩子,你親屬的孩子,關係到我們每一個普通的中國人,這件事情絕對關你屁事,但你敢說嗎?這是悲哀,這是今天中國人被侮辱的一個最關鍵點,這是今天中國人沒有尊嚴,沒有一個基本的道德準則的一個直接的表現。

為什麼說是沒有一個基本道德準則的一個直接表現?因為道德被這個體制扼殺掉了,那作為這期節目的開頭,我講的這些我覺得作為對比來講,還是那句話,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沒吃過豬肉還沒有見過豬跑嗎?這樣的對比之下我相信我們就知道我們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所謂的國度裡頭,那不是我們正常人生活的國度,那不是我們人應該有的環境。

反過來說,今年我看評論我覺的非常的成熟,就是說很多人在評論當中都意識到跟中國人有關係了,就是都意識到兩點:一個是很多朋友對當年九一一發生事情的時候,自己作為普通的中國人的表現今天他感到恥辱和道歉;另外一個回顧這十年裡美國政策的行為造成了中共今天的局面,跟美國人反恐的行為直接相關。

那我們就從這兩點說,首先在美國之音就有一篇文章叫做,九一一事件從幸災樂禍到誠心道歉。他採訪了一些人,比較有名的就是現在在網上比較著名的維權人士屠夫,屠夫在接受美國記者採訪時是這麼講,說我請求美國人原諒,當年我是在中共的政府部門工作,是體制內人物,那我現在是活躍在維權活動的第一線。

他自己在微博上直接發表意見說,當年我跟不少的普通的中國人一樣,為九一一擊掌叫好,我現在為我當年的無知向美國人民道歉,請原諒。他跟美國之音的記者說,是有幾個原因促成的,第一,他當時就在體制內,因為他是中共政府裡面的官員;第二中共政權傳遞的信息,他通過對網際網路的封鎖,通過對真實情況的屏蔽,這是有很大關係的。

而我們自己生活在一個被灌輸,被教育的一個環境當中,這種環境使我們形成了狹隘的民族主義。原來我用過一詞,狹隘的民族主義給它解讀成所謂的愛國主義,其實就是殺人主義,狂暴的一種瘋狂的一種邪惡的一種心態。他也講這些造成了我們對這種人為的災難形成一種狹隘的看法。

網上還提到,很多網民在網上都以對不起的說法來請求或者說向美國人民道歉,請原諒我們當時的無知。其中一個網民還這麼講,十年前我很興奮,像吐了一口惡氣。咱也不知道這口惡氣從哪兒來的,你說你又出不了國門,你又上不了美國,你把能上美國作為一種事業的成功,多少普通的中國人是這樣的,作為一種真正人生的轉折點,是一種成功,那自己上不了美國,美國關你屁事,跟你挨不著,你有什麼一口惡氣呢?

今天我相信很多朋友還心裡有一口惡氣,你這口惡氣從哪來的?但你兜里存的又是美金,你這到底是為什麼?就像卡扎菲一樣,罵美國人,罵這罵那甚至去殺這些歐美人,可是他把自個的錢都放在美國,放在瑞士,放在英國,放在法國。所以不在官大官小,而是在這個體制可以把人的基本的道德人性扼殺了,這是關鍵的。

而這種體制是什麼體制,是偉大的共產黨握有權力的這一些極少家族的人以這個黨的名義維護著統治,扼殺我們普通中國人的道德人性,甚至說摧毀掉我們傳統的文化,真正的是這個。有人經常說我們中國民族偉大,有五千年文明,跟你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什麼關係,跟你中國共產黨有什麼關係。你中國共產黨是馬克思創造的,那是個德國人,是個歐洲的幽靈,他跟中國人一點關係都沒有。

所以你今天再提五千年文化,你是盜用五千年文化,長著中國人的人皮,說的是來自歐洲的幽靈那種邪惡的話,因為中國五千年文化傳遞的是人們對神佛的敬仰,對人的那種關愛,而黨的理論是槍桿子裡頭出政權,永遠有一小撮兒人是妄圖顛覆黨的領導,要把這些人幹掉,以鬥爭作為生存的哲學,難道不是嗎?包括現在很多聽眾聽起來覺得怎麼怎麼樣,你想想我剛才說的道理對不對。

這個網民接著說,他說十年前很興奮,像吐了一口惡氣,真叫活該。可見天朝,就是中共今天的政權,天朝政權的政治洗腦,連起碼的人的道德和人性都給喪失了。我覺得他反思的非常的好。

屠夫在接受採訪時接著講,美國的價值觀為什麼跟我們所關注的價值觀完全不一樣?但我們現在已經認識到了,西方的價值觀就是普世價值,是對人的生命的基本的尊重,比如美國九一一之後,遇難者的名單都要去紀念,而我們的汶川大地震或者毒奶粉事件以及動車事件大家就去對比對比,我們是生活在人的世界嗎?

同樣在被採訪的人裡面有人就直接提到毒奶粉事件,有一個網民叫做郭彩虹,他(她)說我覺得知道的人還是太少了。郭彩虹說毒奶粉事件大家想一想,今天在大陸在九一一這天,有什麼樣的報紙,有什麼樣的網站,有什麼人在提出這件事?已經沒了。

郭彩虹說,我覺得知道的人還是太少了,有三千萬個家庭,三千萬個孩子受到了毒奶粉的影響,但從目前國內的食品的安全來看,對事件的警覺還不多,因為三年來不斷出現食品安全,並不是說食品安全有所改善。

我跟你講不是食品安全的問題,是人在黨的教育下全都缺德了,不是人了,因為共產黨就不是人,你聽我罵得狠,它就是這樣,所以你今天只要維護黨的統治,共產黨存在一天,毒奶粉事件不好的這種食品一定是存在的,因為共產黨就是幹這個的,損人利己,最大限度的利用權力獲得最大的利潤,扼殺別人不惜生命,因為是槍桿子裡頭出政權,因為紅旗是人的血。它就是以這樣的最基本的理論和道理支持著人們以殺戮的方式來獲得自己的利益,所以毒奶粉在他們的眼睛裡面算個屁呀,這個要明白,這個代表了相當普通中國人的一個概念。

另外一篇文章也很到位的就是BBC的一篇文章,這是紐約城市大學的教授夏明,我覺得他寫的這個非常的到位。題目就叫《九一一十周年祭詞》。他文章本身很長了。從他的文章里大家能體會到西方社會為什麼叫做言論自由,為什麼叫做人權的一個基本的自由。

夏明教授在文章里首先實際是抨擊了小布希政府和小布希本人,他直接提到說,九一一事件這件事情極具戲劇性,在他個人看來,2000年大選是美國政治上的一個悲劇,小布希以不太光彩的小動作和大僥倖當選,讓很多美國人很鬱悶。在合法性的角度來講,民選政府的角度來講,小布希政府的合法性就遭到了普通老百姓的質疑。但是九一一事件使得小布希去順應美國國民憤怒的民意,進攻和摧毀阿富汗塔利班政權,以及攻入了伊拉克。這件事情是順應了當時美國人的民意了。

他接著說,這樣的隸屬於正義的自衛戰爭,但是小布希在堅持十年這麼長時間的這種反恐戰爭中使得美國在國際社會當中犯了一個很大的一個錯誤。他主要提到小布希的錯誤有幾點,他說,第一,小布希用了假情報,把美國拉入伊拉克戰事。第二,為了謀求連任,布希不顧戰爭突發所需要的開支,繼續兌現他給富人減稅的這種許諾。第三,為了填補財政開支,布希要求國會連續七次提升了借債的額度,獲得五萬多億的借債額度,從而向中國大舉借債。中美債務關係一度迫使美國對中國做出戰略性讓步、放棄支持中國人民的人權自由運動,給陷入自身合法性危機的中國當局予以某種所謂的合法性;另一方面,美國對中國外匯存底的依賴消減了美國自己的自信,還造就出了在國際舞台上對抗普世價值、與流氓邪惡政權混為一體的這種對中國的這種新的外交政策。

所以他認為布希最大的錯誤就是就是使得中共在九一一之後出現所謂大國崛起的這個概念,那個時候恰恰是江澤民的時候。那我這裡也提醒一下,也就是那個時候,二零零一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加劇,二零零一年年初製造了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二零零一年春夏之際中國大面積很多醫院出現這種活體摘器官進行器官移植,那個數字就在那個時間是暴漲的。而整個的這種對自己國民的摧殘是在美國戰略性的反恐的說法下放縱了中共的邪惡,而當時這種邪惡就是江澤民一手操辦的。

而今天在大陸很多普通老百姓承受痛苦的過程當中,包括被強拆的人,你們是當初的那個時間兩千零一年左右開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是整個今天普通國民承受的災難的開始,而對法輪功的迫害,大家寧肯著被欺騙,甚至助紂為虐保持沉默,也就助長了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去對普通百姓的這種欺詐。

對外的這種貿易以出口作為基礎,以出口作為發展的動力的說法,而這整個的過程中,廉價出口以這種完全傾銷的方式占據國際市場,中國製造,中國成為了整個世界的工廠,那誰是工人呢?我們普通的老百姓,我們掙著錢了嗎?我們沒掙著錢,只有握有權力的人和政府的所謂的公務員才掙錢,而那是在中國大的基數當中的一個極少數的一部分,這就是現狀。

這篇文章里他又提到另外一點,他就直接抨擊布希的政府,他就說布希政府的政策造成了今天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的形成,整個過去的這個時間裡造成這種局面。但是作為美國人民和美利堅來講,他是不變的,政府可能會掌握在某些人手裡,他會有問題,但是美利堅合眾國的精神卻是不變的。

我看過另外一篇文章就提到美國憲法的締造者傑弗遜,他是美國第三任總統,他就曾經明確說,你是不能相信政府的,政府一定是不可靠的,如果你讓我選擇是要政府還是要報紙的話,因為當時只有報紙,我一定會選擇報紙,而拋棄政府。這就是傑弗遜說的話。

那怎麼叫不變的美利堅?夏教授在文章里是這麼說的,他說,我們仔細想想:一個不能容忍三千平民被恐怖分子屠殺、卻又選擇了寧肯犧牲兩倍於這個數字計程車兵為平民復仇的國家,定會得到它自己國民的尊重和全球的敬畏。美國人為了同胞的生命的尊嚴可以選擇死亡,可以選擇十年的征戰,因為在他們的生命之上,他們有著更偉大和崇高的東西,這就是美利堅的價值、理念和信仰。如果說,九一一在許多層面上改變了美國,但有一點,他們任何的改變都是在驗證著美國人的精神。

他這個說的就是非常的到位,這個國家是服務於美國人民的,美利堅合眾國是屬於美國人民的,他不是布希總統的,也不是歐巴馬總統的,總統是為美國人民服務的,他們可能是會犯錯誤的,他們犯了錯誤就會有所改變的。

文章里接著講,還有一點是九一一無法改變的,那就是拒絕做仇恨的奴隸。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將軍曾經說過:在反恐戰爭中,我們不能把仇恨變成我們的高參。面對仇恨,我們很容易讓心智脫韁,強化我們的恐懼,培育國民的仇恨,用武力、暴力和謊言來達到復仇的目的。美國人對伊拉克戰爭的大規模的反對和對布希的拋棄就是拒絕用仇恨和謊言來驅動政治。在整個圍繞九一一的各種的紀念活動當中,我們目睹的是悲傷和哀痛,但在主流政治和媒體中我們看不到任何的煽情和仇恨。

那在這一段話當中,在鮑威爾的這段話當中,在美國人拒絕做仇恨的奴隸的這種描述當中,拒絕使用武力、暴力和謊言達到復仇的目的的這些說法,今天在大陸完全是反的。大陸就是靠武力,靠暴力靠謊言,而他屠殺的是咱中國人,黨的領導們所壓制的一切,要壓制的對象是你我他咱普通的中國人。三千萬普通的毒奶粉受害孩子的父母就像被閹割了一樣,他不敢吱聲,他沒能力出聲,別人出了聲,他敢說那人是缺心眼,難道不是嗎?

你說這樣的一個民族,這樣的一個國家,從這樣的國家出去的普通的中國人你能讓別人尊重嗎?你怎麼樣去讓別人去尊重?當你從這樣的國度出去之後,你又高喊著說,我愛這個黨國,你說你是什麼?你又如何在另外的土地表現出讓別人尊重,表現出自己的尊嚴?這是非常大的悲哀。

所以這篇文章里他接著說,我們明白美國人對個人價值的看重、對民族尊嚴的呵護,已經到了不惜生命代價的這種地步,對於他們內心的創傷,我們會有惻隱之心。但是美國還是美國他拒絕廉價的可憐。他只是一隻受了傷的雄獅,不久我們就會聽到他的震山之吼。

恐怖主義和對美國形形色色的仇恨,基本都是來自於大小專制者對自由和民主的反感和恐懼。十年的征戰,美國的民主自由的價值和體系根本沒有改變。民主制度的特性在於它承認、接受和順應開放社會在空間和時間上的無限性。而專制就像中共這種體制卻是一個封閉的,在時間和空間上都是有限的。

這就是BBC上寫的一篇文章,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法廣寫了另外一篇文章,他寫的很直接,中國是九一一事件最大的受益者,但未必是最後的贏家。他直接提到說,十年來,美國的國家安全政策可謂顯著,因此美國就沒有再遭受過真正意義上的恐怖襲擊,但是美國以及整個西方社會的民眾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他說這種沉重的代價就在於美國集中力量反恐的過程當中,給中共以才喘息之機,中共正是利用這個機會創造了它所謂的經濟奇蹟,所謂的大國崛起。但是他文章里也提到說其實最後它會不會能夠樂下去?他說不可能。

聯合早報就寫了這麼一篇文章提到說,今天中國在大國崛起的過程中,國內社會內部矛盾的極其深化和道德體制的權威是巨大赤字。我覺得根本就沒有道德可言了,所以當沒有道德可言的時候,人不是人的時候,那你說他會怎麼樣?當人已經不是人但有披著人的皮的時候,這是最大的問題。

所以在這個大的背景之下可以想像,當大家在不約而同出現這種類似反思的時候,我相信人們面對的也不一樣,而今天中國所面臨的我覺的是一種巨大的問題。我們舉兩個例子,就在九月九號,九月九號是毛澤東死的時候,九月九號在蘋果日報上寫了一篇文章,寫的很特別,他叫江澤民遺囑,要平反六四

文章提到說,江遺囑在網上傳的很火,提供的消息是某高幹秘書,或者是總參的某一個什麼諜報人員,而這個遺囑出現的時候恰恰是老江死去活來的時候,無論多個版本怎麼說,其內心的核心只有一個,就是中共內部派別之爭完全藉助小道消息在海外網站登出來,以此進行兩派或者多派之間的鬥爭。

寫這篇文章的人說,你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信,他引用了這句話。他說我信的一個很關鍵的原因就是今天中共完蛋了。文章講江澤民自知不久人世,年初的時候將一份政治遺囑轉交給了曾慶紅來保管,說要求在死後,或者是在他不成的時候加以公布,其中最中心的內容叫天安門事件是鄧小平下令開槍的,而六四必須平反,胡耀邦趙紫陽應該重新評價。

這個說法就極其卑劣了,六四事件江澤民是最大的獲利者,整個江家幫是六四最大的獲利者,六四必須平反,他卻藉助著六四完全悶聲發大財,在他今天苟延殘喘之時,在他身體上插滿了管子的時候,他扭臉說六四必須平反,這就是他極其邪惡的。當他完全掌握權力的時候,當他把陳希同關在監獄裡的時候,他為什麼不敢這麼做呢?他為什麼不提這話?

胡耀邦、趙紫陽應該重新評價,趙紫陽恰恰就是被他完全給軟禁起來的,今天他又說平反趙紫陽,什麼叫邪惡?什麼叫卑鄙?什麼叫上海的三兒?什麼叫厚顏無恥?這些詞你的孩子如果不懂的話,你就給他講江澤民的故事。

而為什麼這東西出來了?這東西出來就代表中共體制內部的整個的崩潰,而這樣的體制的崩潰,這樣體制的形成不就是在九一一這十年來,美國全力反恐,向中國舉債,向中國借錢,然後形成了今天的局面?到現在美國人開始反思了。

而中共,中共的高級官員們,各個家族們,四分五裂,完全處於崩潰的狀態,把本該掩在裡面的事情完全公開化,來爭取自己在未來的所謂的十八大當中握有實力,掌握權力,掌握機會。讓我說,天滅中共就在過程中。

所以,所有的朋友,還是那句話,如果真的你相信有財神的話,那就一定有其他的神,天上不可能只有財神一個神供你供,這是最簡單的道理了。你真的希望神佛會庇護中國人,那就跟黨說不,那一定要跟黨說不。要知道任何維護現在共產黨的人就是助紂為虐,一定會出現某些麻煩的。

那好,今天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責任編輯: 王和  來源:SOH石濤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1/0919/218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