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體育 > 正文

謝亞龍懷疑被領導犧牲:為何只查到我們這一級

以南勇和謝亞龍的審判為標誌,這場起始於2009年底的足壇掃黑反賭風暴,正接近尾聲。這場延續半年之久、規模達七八十人的大審判,讓我們看到了過去無法了解的中國足球內幕,也折射出許多前所未見的深層次問題。

首先是足球產業鏈的全面淪陷:從主管官員,到俱樂部老總;從球員教練,到裁判;從掮客,到商人……足球圈內的各色人等,都有代表出現在這場世紀大審判中。惟一缺席的,就是恨鐵不成鋼的中國球迷。

著名體育主持人劉建宏說:「我和這78名接受審判的人因為工作關係都有過接觸,有的人還非常熟悉甚至是朋友……是體制、是過去錯誤的思想和錯誤的行為導致這些人可能要為中國足球去背負更沉重的一種責任。」

這次審判,是足球權力結構及含金量的大曝光。以南勇的17項指控為例,148萬多元的金額,相對於很多地方貪腐官員而言,數量並不驚人,然而,聯繫到南勇的職位——他只是一介體育運動協會的官員,就有些意思了。

權力,能變成金錢。這是權力尋租,是常見的腐敗形式之一。而這,也是中國足球癥結之一:體制不明——足協就是一個典型的半官、半商、半民的四不像;定位模糊,導致其不官、不商、不民的身份模糊,以致監管缺失,權力大肆尋租。

這些,已經不是足球的問題了。在中國貪腐官員遍地的背景下,南勇,不過是他們中的普通一員。

所以,南勇說,「我負責足球工作後,該做的工作都做了,但沒有做好,球迷不滿意領導也不滿意。所有的人都不滿意,出了這個問題,我又在這個位置上,既然歷史選擇了我,責任就由我來擔。」何其傷感!

不過,南勇的話里又點出了中國足球的一個特殊性:領導不滿意。常規來說,足球是一項最大眾化的體育運動,與領導無涉。現實是,中國已經湧現出很多個「足球市長」、「足球書記」,以足球為政績和名片,追名逐利。

於是,曾為廳級幹部的謝亞龍,在法庭上大聲揭露刑訊逼供的事情,讓人震驚:這樣的名人也會受到刑訊逼供?!事實上,謝亞龍捉摸不定的是,他是不是被更高級別的領導給「犧牲了」。他的邏輯之一是,為何只查到他們這一級別,難道沒有更高級別的體育系統官員涉案嗎?

當然也是中國特色。

所以,在離開足壇的時候,這位浸淫體育多年、上任足協後被諷刺挖苦無數的掌門人,曾經寫過一封言辭懇切的萬言書,他說,足球之亂,亂在三點;足球之難,難在三個方面:第一,體制問題;第二,人的問題;第三,大環境問題。

的確,舉國體制下成立的管理體育運動的機構是政府組織,體育只是政治砝碼而已,無法得到充分公平的市場競爭,政府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管辦分離被呼籲了很多年都無下文。足球聯賽最早進入市場,卻又顯示出最先被拋棄的衰態。

現在,除了被審判的這幫人進了監獄、足壇換了一些新面孔之外,其他一切照舊,足協在那裡發號施令,權力的陰影依然籠罩著足球界,足協小體制沒有任何改變,足協以外的大體制也沒有任何改變。或許,轟轟烈烈的掃黑反賭起到的最大作用,就是威懾與恐嚇——讓現有的腐敗變得更隱秘,更難為人所知。掃黑反賭風暴無法解決中國足球健康長遠發展的諸多問題。

南方人物周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